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85章 几近成为了胆怯

第85章 几近成为了胆怯

 热门推荐:
    ( )舒颜一个人在厨房里准备着午饭,心情很愉快。

    其实找得到一个会给自己做饭的男人应该也很是不错,但是她对此就不会去苛求了,她想,男人嘛,讲的还是要在家门之外的担当。

    她打算要做个小葱蛋花面汤,再炒两个菜,培根甜笋丝和油菜,不复杂的一顿饭,她却也不想太过地随意,所以也是要花上一点时间。

    她把所有的前期准备都做好了以后,思忖着不如就等一等林远辉,面条就是趁热吃才好吃。

    她走到走廊边上往主卧的方向看了看,依稀地听得到一些他淋浴的水声,她的脚步就这样靠近了过去,直到看到了那道浴室门,她才慌忙地掉头,快步地走回到了炉灶之前。

    她打开小汤锅的盖子,又盖上,拿起一棵青菜,又放下,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要让自己尽快地平静下来好好地做饭。

    当林远辉一身清爽地走出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去看他,“快坐着吧,马上可以开饭了。”

    “好的。”,他听话地坐下,盯着她的手在看,待到她一一地把饭菜都摆好了,他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辛苦了。”

    “不辛苦,就这么两个菜。”,她笑着说到,却仍是回避了他的眼光,只因为他发间和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气闻起来太舒服。

    她坐下来,先给他盛了面条,“先喝两口汤,我加了一点虾皮。”

    “嗯,好。”,他喝了一口,味道确实很鲜,“好喝。”

    她又把一块煎得微焦的培根片夹到了他的碗里,“再试试这个。”

    他却摇了摇头,非要她重新再夹一片喂到他的嘴里,她只得笑着照做了,他就有些小得意地嚼动起嘴巴,就像个大孩子。

    她喝汤和吃蔬菜,其它的吃得不太多,早早地就放下了筷子,“有个事情我还是想要跟你特别地说一下。”

    “嗯,你说。”

    “以后的集体活动,我还是会时常要叫上慧心和赵玫她们一起,这么多年的朋友了,特别不想让她们感觉到被我冷落了。”,她说。

    他笑了:“这很好啊,我都明白的,不会让你为难。”

    她伸手过去盖住了他放在桌面上的手,“谢谢。”

    他立即反握住了她,“怎么这么客气,嗯?”

    她把他的手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手指逐个地点在了他的小太阳之上,“其实吧,我就是觉得我们太好了,心里面很开心地,好想要让每一个人都知道的。”

    “可是我也很明白,未必是每个人都喜欢听到的,毕竟每一个人的情况都不相同,所以我就时常假装着自己很淡定地,并没有骄傲。”

    “你说,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假啊?”

    “我并不觉得啊,了解你的人一定也不会这样觉得的,而不了解的人再多说也未必是有用的。”,他说。

    她点了点头,“嗯,我自己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他再一次把她的手反握了过去,拇指在她的手背上划了划,“我想,这跟阿姨从小对你的教导有着极大的关系,其实你对于传统礼教有着许多认同的地方,最突出的就是善义和礼仪。”

    她又点了点头,“是,我妈比较注重这些,而且传统思想里确实还是有不少东西是值得延续的。”

    “嗯,不过我现在还想说点别的。”,他说。

    “哦?”

    “刚刚你说到了骄傲,我想要说的是,能让你觉得有值得骄傲之处,那也就是我最大的骄傲。”,他说着又捏了捏她的手指头。

    她笑了,看着彼此扣在一起的手,他这人现在可是太喜欢这个动作了,“你这嘴巴可真是越来越油滑了。”

    他闻言,竟然就嘟起了嘴巴,“那你就给我擦擦吧。”

    “是要得寸进尺了哦。”,她嘴上说着却也是笑着照做了。

    “好了,我吃饱了,我来洗碗,你去好好地洗个热水澡吧。”,他说着已经开始收拾起碗筷。

    “好吧。”,她站了起来,“那我是要在哪一边卫生间?”

    他放下碗筷,过来拉起了她的手,“当然是到我房间这边啊,更宽敞自在。”

    她看到此时卫生间里面早被他清理过了,地面,玻璃,镜子上全都没有了水渍,相当地干爽。

    “新毛巾和浴巾我都准备好了。”,他松开她的手,指了指置物架。

    “毛巾我自己有带的,跟衣服放在一起的。”,她说着转身去找自己的球袋。

    没料到他竟也跟了过来,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她只得用外衣把贴身的内衣包好了才转过身来,到底还是会有些不自然。

    而他却是很自然地要看她手上的衣服,她只得单手去推他,“你快去洗碗了。”

    他此时的心里其实真没有想得有她多,只是怕她拿东西不够衬手,才跟过来看看她要不要帮忙的,听到她要赶人,他就笑着把她拉了过来,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吻,转身走开了。

    只不过,当他把厨房收拾好了之后再走过来时,他的心里已经是想过了许多的了。

    他倚靠着墙壁,看着那道紧闭的浴室门,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水声,每一声似乎都在挠动着他。

    重逢已让他如获至宝,她分明也是爱着自己的,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就是陈奕峰所说的那个更卑微一些的人,但深知她的性格是又敏感刚强的,他就很在意她的感受和意愿了。

    今天之前,他确实也一直在想着要做到什么水道渠成啊,又是什么顺其自然啊的那一套的,他让自己安静地等待着。

    可是,此时此刻他越来越清晰地听得到的,只是自己一再压抑的冲动即将决堤而破的声音。

    *

    而浴室里面,雾气尚未散尽,舒颜看着大镜子,此时镜子中的自己容光焕发,每一寸清洗过了的肌肤似乎都在欢快地大口呼吸。

    她的手指从左到右地,在好看的锁骨上轻轻地划过,然后整个手掌心捂在了心口的位置上,她的心里也是一直平静不下来。

    她都明白的,他爱她,所以才会越来越迷恋上了与她之间的各种肢体触碰,而她也是爱他的,所以才会不想要看到他的这份迷恋再给到了其它的任何一个人的身上。

    只是,自己刚才为什么非要跟他去谈论什么传统礼教了呢,真是莫名其妙的事情。

    此时这门里门外的,当然算不得是两个心智完全成熟的成年人也许应该有着的表现,但是多年以来的求之不得,让他们都太在乎对方的感受了,过分地小心翼翼几近成为了胆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