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86章 巧了我也不是呢

第86章 巧了我也不是呢

 热门推荐:
    ( )沐浴水声停下来之后过了良久,电吹风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远辉一直就站在原地,脚步挪离不开,电吹风的声音没有那么地撩人,却又似乎带着了催促的意味。

    其实,也许根本就是他的心早就已经有些乱了节奏。

    有人说过,只是喜欢就会随意放肆,若是真爱就能时常地克制,可是,时时克制终究是太不容易,感情它又不是一个水龙头开关。

    只是,如果说,他的爱人,她也完全地愿意呢。

    他为自己找到了理由,也找到了勇气,走过去敲了敲门,“颜颜?”

    没有听到回答,门却直接被打开了,只见舒颜就站在门边,身上只拢紧了一块大浴巾。

    他目光灼热,喉结滚了滚,推门走进去,长手一伸就扯过了架子上的干毛巾往洗漱台面一铺,然后一把就把她抱了上去。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碰,然后双唇才缓缓地合在了一起。

    他正要抱起她往外走,她这时却突然地移开了自己的唇瓣,轻轻地推开了他。

    “是弄疼了吗?”,他以为是自己吻得太过用力,拇指在她微微肿起的唇上轻轻地摁了摁。

    她摇了摇头,把右手放在他坚实的胸膛之上,细细地感受着他心脏每一次的跳动,“我,不是第一次。”

    他刚刚原来是有了一些迷茫的,不过听了她的话之后却又瞬间地如释重负,说到底他不过就是最害怕听到了她的拒绝,他真地一点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如果她真地是拒绝了,他该要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他把她拉了回来,在她的耳珠子上轻轻地咬了一口,同样轻声地告诉她:“巧了,我也不是呢。”

    他不是纯情无知少年,却也肯定不能算是高深老手,他只不过是真情尽露,在向她坦承自己越来越无边的迷恋。

    “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啊,颜?”

    *

    他一直都在看着她,没舍得入睡片刻。

    她睡得很安静,红唇微开,他到底忍住了没有再吻上去,给她枕着的那只手臂早已经僵硬,另一只手臂也一直没有随意去动作。

    她为什么要在意这是不是第一次呢,真是个小笨蛋。

    他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十年前他们就走到了一起,那么当时的自己有没有能力去维护好他们的那份感情呢?

    而每一次,他都是得不到一个很肯定的答案。

    这些年他一直在帮别人打官司,见过了各种的互相伤害和太多的分离,他也并不就是害怕自己会爱得不够深,只是当时年轻的自己终究还是太弱小了,面对世事只怕不得不妥协的时候会有太多,最终只能是护不住最要护着的人。

    如今的他已经有了底气,所以他能够肯定的就是现在,现在的他已经能够给予得更多,也同样能够抵挡得更多,无论以往自己曾经是多么地怯懦和笨拙,他如今要成为她最好的男人。

    他轻轻地转头,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小闹钟,想着今天就先不回父母家去了。

    然而她却醒了,强行睁开的眼睛很干涩,眉心跟着就皱了起来。

    他笑着用手指轻轻地在她的眉心上抚了抚,“嗨,舒颜!”

    “嗨,林远辉……”,她的声音有些软糯糯地。

    她的这一副有些小迷糊的表情特别地可爱,他还从未见到过,好在他此时也无需再忍着了,直接就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

    “我睡了有多久了?”,她问。

    “没多久,勉强一个钟而已。”

    “哦”她笑着动了动身体,感觉到微微的凉意,小脸就往薄被里缩了缩,她一向浅眠,还不习惯示果睡,刚刚竟然就睡得这么安稳。

    为了掩饰羞赧,她急急地翻身转到了另一边,背对着他,他却立即又靠了过来,下巴抵在了她的后颈处,属于他的气息和体温,又再次包围住了她。

    她极轻地吸了吸鼻子,全是他那安稳的气息,悄悄地弯了弯唇。

    “再睡一会吧,嗯?”,他轻声说。

    “嗯。”,她还是又翻身回来,找回了刚才的那个姿势。

    他抬了抬下巴让她更好地靠着,被枕着的手还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了拍,直到她不再动作,他才也闭起了双眼,嘴角一直扬着。

    *

    回到林家的楼下,舒颜意外地碰见了陈强。

    陈强也是刚停好了车,看起来明显颇为犹豫,却还是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舒颜暗暗在想,世界还真是小,原来陈强不仅是住在这个小区里,他跟林远辉还是认识的,彼此客套寒暄了一番。

    毕竟是一直呆在大单位里的人,陈强表面上还是很有分寸的,他甚至还邀请了他们俩到他的家里去坐一坐。

    这当然不过是标准的客套说辞,林远辉以要赶着回家婉拒了。

    陈强远远地看着两个人走在一起的背影,情绪在这时就慢慢地上来了。

    他是一早就看出来了,舒颜这人极为清高不可能轻易动了心的,可是她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自己,这事情到底是多少都伤及了他的自尊,更何况他就从没有觉得自己在哪里就特别地差劲了。

    当然他也就是自己生闷气,林老的儿子他还真是比不起。

    “你怎么会认得陈强?”,林远辉问。

    舒颜说:“我之前跟他相过亲,没想到会这样又遇见了他。”

    “其实在职人员都住在这里。”

    “哦。”

    “舅舅,舒阿姨,我跟妈妈在这里。”,曾子睿蹬着小单车正向他们这边骑过来,林远虹小跑着跟在了后面。

    林远虹站定了就说:“我正想打电话问问呢,你们今天晚了好多。”

    舒颜笑着抬手顺了顺耳边的碎发,没有说话。

    林远辉也没有接自己姐姐的问话,“姐,姐夫今天一起回来了?”

    “嗯,回了,我们快上去吧,这时间饭菜应该都做好了。”

    *

    听到门边有了动静,李兰华就走了过来。

    “阿姨好。”,舒颜先向她打了招呼。

    李兰华笑着说到:“小舒快进来,去洗洗手就可以吃饭了。”

    “好的。”,舒颜点了点头。

    李兰华对着落在最后的林远辉问到:“今天怎么这么晚呢,饭菜早就做好了,是加班了吗?”

    舒颜闻言,轻悄悄地回过头去。

    她越过了李兰华的背影,看到林远辉放下了曾子睿的小单车,淡定地回到:“嗯。”,不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李兰华也并没有问下去,看到他把单车随便靠墙一放,就非要让他摆放得跟平常一样才可以。

    舒颜看着林远辉一连摆放了三次才得到了满意,掩嘴偷笑,迅速地走开了。

    *

    林远虹正在给儿子擦着小手,看到舒颜就说:“舒颜,你教我做的那个糖醋排骨啊,我前两天学着做了,睿睿他们父子俩都喜欢,蛮大一盘呢,全都吃光了。”

    舒颜一边洗手一边说:“虹姐,其实这个菜还有一个小故事,上回我没来得及告诉你。”

    “是吗,那你说来听听。”

    “就是教我妈做这道菜的那个叔叔啊,平时生活上有点那个,那这排骨又是酸甜的口味嘛,所以我妈她们一帮姐妹私下里就又给这个菜起了个名字,叫做咸湿排骨。”,舒颜说着自己就先笑了。

    林远虹也笑了起来,“阿姨她们还真是挺幽默的。”

    “在笑什么呢,一个个这么高兴的?”,李兰华又是循声过来了。

    林远虹说:“就是一个小笑话而已,妈。”

    “睿睿,去跟外婆手拉手吧,我们要去吃饭了。”

    舒颜跟在他们的后面一起往外餐厅走去,而此时与众人迎面而过的林远辉一双眼睛只放在了她的身上,她对着他眨了眨大眼睛。

    今晚人聚得很齐,饭菜又很丰盛,林启庆的话就多了一些,不过他最关心的主要还是儿子和女婿工作上的事情,其它人也不太插得上话,但是气氛仍然很和睦。

    这是舒颜第二次来到林家,她明显地感觉到,虽然林家的父母与自己的孩子之间在感情沟通上是存在明显隔膜的,但是整个林家都已经很自然地接受了她,甚至于是第一次见面的保姆阿姨也不例外。

    她完全明白,起到最为关键作用的就是林远辉他一个人,是他的能力让林家所有的人都有信心,才不会对他的选择随便地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