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90章 生日里加倍想念(一)

第90章 生日里加倍想念(一)

 热门推荐:
    “生日快乐!”,林远辉一见面就说到。

    此时站在晨光里的他,那脸上的微笑就好像是一道彩虹,投印在了舒颜的心里面。

    “谢谢。”,她还是掩不住了欣喜于色。

    而她此刻脸上这一个灿烂的笑容,落在他的眼里,也同样成为了一道风景。

    “送你的生日礼物。”

    他手里的礼物盒,包装纸是用了深咖啡色的,一粗一细的丝带打上了两层,是浅灰色和深紫色的,这样的颜色搭配不是常见的,她却一眼就很是喜欢,深咖啡和浅灰就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她接过了礼物,手指在丝带上划了划,“这些颜色是你自己选的?”

    “嗯,看起来还行吗?”

    “非常好看啊。”

    她伸手去帮他理了理衣领,他的衣服其实一点都没有凌乱,她只是觉得自己给他选的这衬衣,他穿得真是好看。

    她把另一只手里的礼物拿过去比了比,几乎是一样的紫色。

    “选这颜色,是因为这衣服吗?”,她笑着问。

    “嗯,对的”他笑着点了点头。

    “真好。”,她轻轻地掂了掂礼物盒,“那,这次又会是什么呢?”

    他依然笑着,“你猜啊,上次不是一下猜就中了吗?”

    她又再掂了掂盒子,有一点沉,还是不能确定。

    “猜不出来吗?”,他帮她拉开了车门,“那就快点拆开来看了。”,语气里满是宠溺。

    “可是我想一个人的时候再拆开,好不好?”

    他伸手刮了刮她的脸颊,“当然没有问题啊,今天你最大了。”

    “嗯!”,她先是比了比,然后把礼物直接放进了袋子里,“你手上的工作忙完了吗?”

    “嗯,不用加班了,晚上我们带着阿姨一起出去吃饭吧。”,他说。

    她摇了摇头,“我们今晚就在家里吃火锅吧,这个冬天的第一次火锅,虽然说这天气还不像是已经到了冬天。”

    “好,都听你的。”

    来到办公室,李安琪还没有到,她坐下来就开始拆开礼物。

    他送的是一台微单相机,顶尖的品牌,最新一代产品。

    他送了她手表和相机,是在告诉她,就算她什么都不曾多说,他就是都能明白她。

    她笑了,竟然已经有些好奇起他明年会送什么礼物来了。

    她仔细地把相机放回到盒子里,轻轻地把它抱在了怀里,然后她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她决定今天就要任性一回,她先给林远辉打了电话,得到了他的答复之后,她就请了半天的假。

    中午下班,林远辉过来接她一起去吃午饭。

    一见面,她就说出了吃饭的地点。

    在她的小脑袋里一定是有着一个关于这个城市的美食大地图的,林远辉对此越来越深信不疑。

    *

    古城路在南城算是一条很有意思的马路,它地处市中心,路的一头人多车多甚为拥挤,本城最高档的百货商店就在那里,而在它的另一头却就安静好多了,这里有宽敞的人行道和高耸的常绿乔木。

    就在这繁茂的榕树绿荫之下,有一家开了好多年的老店,区记肠粉店,卖的主要是传统的广式布拉肠粉和牛肉丸汤。

    店里的厨房就设在门口,向着街道半敞开式的,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得到师傅在里面工作,设施虽然有些陈旧了却总是保持着干净。

    舒颜一直就很喜欢这样的店铺,它们有着浓浓的街坊邻里的感觉,最关键的是,它们总是轻易地让她回忆起小时候,父亲拉着她的小手一起去吃早餐的情景。

    小时候街上的早餐比现在要丰富得太多了,各式各样的小吃,并不是像如今非要上茶楼去才能够吃得到的。

    以前的人们也都还没有打包外带的习惯,大家都总是挤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慢慢地吃着。

    而现在,大家似乎只需要有一个手机就完全不会害怕有孤单了,也就因此不太愿意在手机里的世界之外多做一些停留,就算店铺里有的是座位,也还是更喜欢装起袋子一提就走。

    与科技时代和集团经营相对应的,就是传统的小店越来越少,城市的人情味早已经在远离。

    离得还有点远的地方,舒颜就看到店铺门边的显眼位置,挂着了一块写有“旺铺转让”字样的大牌子。

    走近了细看,白底红字的,色泽极鲜明,明显是新做的。

    而店里高挂着的价格表又是陈旧上了几分,价格略有上调,新价格打印成小纸片,直接就贴盖住了旧标价,像极了衣服上的补丁。

    她拉着林远辉一起站在玻璃墙之前,看着里面工作的师傅们,心情复杂。

    一门手艺的传承,在如今真地是那么地难吗?

    她想起不久前陪母亲去烫头发,那位以前国营理发店里当大师傅的老阿姨当时就对她们发过感慨,说自己儿子不愿意出去打工,也不愿意跟她学手艺来继承小店,三十岁的人了每天就窝在家里打游戏,让她来供养,要是哪一天自己做不动了,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只是,这样的问题旁人听到也就只能是苍白地安慰上几句了,答案到底还是得要自己去找,去等待。

    大概没有谁就特别轻松,比如这家粉店的老板一家。

    这时,林远辉拽了拽她的手,示意他们的号叫到了可以取餐了,然后他取过一个托盘,把他们的食物装在了一起。

    她跟在他的身后,找了一张没人的桌子坐下。

    她夹起粉条反复地蘸着酱汁,没有吃,还是忍不住情绪有些低落地看着他,“没想到,这里也快要没有了。”

    “想来也是奇怪,我今天就是特别地想要带你过来这里看一看。”

    “没想到还真是来对了啊,再晚一些日子就会吃不到了。”

    “嗯,好在你今天带我过来了,我认识了这个店。”,他也并没有刻意地去宽慰了她,帮她顺了顺耳边的碎发,说:“先趁热吃吧。”

    吃完要走的时候,她又是没有忍住,走过去问老板娘,这铺面转让指的是要搬迁呢,还是要关门了。

    老板娘有些淡然地对她说,这是要关门了,铺面的租金又上涨了一截,人工钱也是越来越高,挣不到钱,索性就关张回家休息了。

    她接着又说,店里的生意看着不是都还挺好的嘛,顾客不少的啊。

    老板娘扭过头,也去看了看自己店里的顾客,然后勉强地笑了笑,回答说那也只是看上去还算不错罢了。

    现在就都问清楚了也挺好的吧,以后看到店铺换上了新的招牌也不至于伤感得太过莫名。

    她抿着唇,走回到他的身边拉起了他的手。

    性格和职业,让他总是不会太过于情绪化,但是他非常希望以后她每一个多愁善感的时候,自己都可以陪在她的身边,让她放心地把手交给他。

    他把她的手更紧地握住了,带着她一起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