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91章 生日里加倍想念(二)

第91章 生日里加倍想念(二)

 热门推荐:
    ( )此时的墓园里很安静,前来祭拜的人只有他们两个。

    今天是她的生日,因为她特别地想念父亲了,所以就直接过来了。

    舒颜把鲜花一枝一枝地插好,接过了林远辉递来的矿泉水,往小花瓶里斟满。

    墓碑上的相片,是从父亲去世那一年的春节全家福上裁剪下来的。

    “我每一次过来,买的都是黄色的菊花。”

    “它很明亮,就算是遇上了不好的天气,看着它就总是会觉得其实也还不错的样子。”,她说着缓缓地站起了身。

    那一年的春节刚过,父亲就又住院了,尽管情况不算是太好,可在她们母女俩看来那也绝不是到了十分危急的那一步,也就因为这样,当父亲真地走了,一开始她们才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在心理上,她们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如果说,这最后的离别,它是需要并且也可以在心理上做出一些准备的话。

    风吹动着树上的叶子,沙沙地作响。

    她指着山坡下,“以前,那里原来是一个大池塘,绿树环绕,种着荷花,池塘旁边的那个小山坡上有一个凉亭,当时周边的景致很不错的。”

    “后来池塘被填平了,成了现在的停车场,凉亭也是拆掉了,又建起了一片新的墓地。”

    她把视线转回到父亲的照片上,“我从小就深受我爸爸的影响。”

    “我爸他很会做菜,还有音乐,电影,摄影,侦探,他总是知道得很多,所以从小,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一个顶厉害的爸爸。”

    停顿了良久,她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天空,眼眶已经有些泛红。

    “你知道我自己做成的第一道菜是什么吗?”,她说着,一颗泪珠从眼角跌落。

    他明白她其实并不是真地在问他,只默默地握住了她的手。

    “那是肉末茄丁。”

    “那天傍晚,我等着爸爸妈妈回家。”

    “夏天天黑得不都是很晚的嘛,可是那天的傍晚就不一样。五点四十分的时候,天突然就变了,很阴沉,还刮大风,看着像是要下一场大雨的样子,只是雨却始终都没有下。”

    “然后就是妈妈打电话回家,说她刚接到爸爸单位的电话,爸爸突然倒在了地上,已经送到医院去了。”

    “我放下电话再看到窗外,大风已经停了,云也散了,就好像之前的所见只是我的一个错觉一般。我至今都解释不了,为什么自己总是要把爸爸生病的事情,去跟当时那个奇怪的天气联系到一起。”

    “当我看到病床上的爸爸,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的爸爸他也会病得那么地重,我很难过,却又并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表达出自己。”

    “我只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让妈妈分心来给我,我还要表现得更好才可以。”

    “虽然一直有跟在他们的身边在看,但在那之前,我从没有独立地去买过菜和做过菜,所以当我跟妈妈说,以后我会把饭做好了送到医院来,妈妈看着我一开始很犹豫地,最后还是同意了。”

    “她的犹豫并不是不信任我,她只是在想要不要让我去承担起这些。”

    “因为心里面没有底,我就把茄子和尖椒都切成了小丁,做成了一道肉末茄丁。”

    “妈妈说我做的菜很好吃,不过她也让我开学以后还是要以功课为重,我答应了,从那天起我自己去买菜,做好了饭菜就送到医院,一直到暑假结束。”

    “爸爸转好之后的一天,妈妈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我就是她的精神支柱,再难她也不会害怕。”,她说着两行泪水静静地滑落了下来。

    他伸手去帮她轻轻地擦了擦。

    “说实在的,那样的时候确实是最容易看清人心的,不过,人到底总是需要经历才能成长的,如果没有机会多去看上一看,那就不能想得更明白,我之后对家里亲戚朋友的态度也就在那时发生了转变。”

    “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可我现在仍然时常会想起家里的那一段日子,同时也时常地会为了妈妈说过的这一句话而感到骄傲。”,泪水有些管不住了,她不再说话。

    他疼惜地揽过了她,“颜颜。”

    她伸出手去抱紧了他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衣襟,终于是哭出了声来,“林远辉!”

    “嗯,我在。”

    “我想我爸爸了,我真地好想啊。”

    他轻拍着她的脊背,在安抚着她。

    待到她渐渐地回复了平静,他才缓缓地说到:“你也看到了,我和我姐,我们与爸妈之间的隔阂挺大的。”

    “我们不容易亲近起来,原因简单,不过就是在我们小时候我们彼此之间就从没有真正地亲近过。”

    “他们年轻时,抱负太大,总是以工作为重……为理由。”

    “现在,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起过以前的事情,我只确定的是当我们都已经长大,以前曾经想要过的许多东西,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嗯,明白。”,她在他的衬衣上蹭了蹭眼泪,转头换到了另一边的脸颊靠着他。

    “跟你说的学小提琴的事情,其实也并非是得到了有意地培养,那是小学班主任让我进了学校小乐团。”

    “当然,并不是说我就不喜欢小提琴不愿意去学,我是想要说,这件事情它并不是它应该看起来的样子。”

    他说着也在她的头发上蹭了蹭,“所以,其实我羡慕你,宝贝。”

    “颜,你以后多了我了,我都在。”

    “嗯,谢谢。”,她更紧地回抱着他。

    *

    离开了墓园,舒颜给颜素苹打了电话,询问说还需不需要他们俩再去采买一些。

    颜素苹连忙说不需要了,早上她是拉着小车去买的菜,要买的全都已经买有了,让他们直接回家就好。

    林远辉开车绕到了美点甜心面包店的总店,买了一个小蛋糕,她不在意是一回事,他还是要买的。

    正如舒颜所希望的,这是又一个简单而温暖的生日,妈妈,爱人,闺蜜,大家围坐在一起吃了今年冬天的第一顿火锅,大家的兴致都很高,吃得极尽兴。

    在生日礼物方面,早上李安琪送给了她小雏菊的干花礼盒,宁慧心送的是一支最经典款的口红,赵玫送了一件牛仔薄风衣,舒颜全都很喜欢。

    而除了丰盛的晚饭,颜素苹没有再给女儿另外准备有礼物。

    她无比虔诚地祈愿女儿的健康平安,却也态度极其地谨慎,不愿意太过张扬得意而招惹了天怒。

    母亲这又是与父亲生病的那几年息息相关的,尽管在那段时间里她频繁地四处求医和求神拜佛,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多留住了父亲,然而她的思想到底还是变化了,既然已经意识到人力如此地单薄无力,那么如果家人都可以得到安康,那么母亲她愿意向老天爷表现出自己最大的谦卑和弱小。

    当舒颜想明白了这些,母亲的生日礼物,她已经完全不会再介意,因为母亲对于自己的爱从来就是确定无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