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92章 喝醉了的林律师(一)

第92章 喝醉了的林律师(一)

 热门推荐:
    ( )陈莉菲一直都不喜欢去工地,今天又是没有跟着一起过去,不过舒颜也依旧是对此毫不在意,自己一个人更自在。

    样板间的进度和施工质量都很不错,只是在装修现场的地面发现了不少的烟头,这原属于工程部同事的职责,不过安全意识人人应有,所以她还是当面跟不相熟的小工头多提醒了几句。

    从楼盘出来,到这个时间已不必赶回公司,她就坐上公车要直接回家,在车上就接到了林远辉的电话,说他晚上有应酬。

    前一天晚上吃火锅留下了不少的菜,所以母女俩索性又简单地烫了一次火锅。

    吃过饭,母子俩坐在一起聊天。

    有些犹豫,但颜素苹还是告诉了女儿,说有人想要介绍老伴给她。

    舒颜默了默,“妈,你是不是已经在想我以后搬走的事情了?”

    颜素苹却没有正面地回答她的问题,“人家好心提起,我也就是随便地听着,你也听过了就算了,不必放心里去啊。”

    舒颜却是握住了母亲的手,“妈,我带林远辉去看过爸爸了。”,她没有说明这其实就是昨天自己生日当天的事情而已。

    “我们俩相处的时间不长,彼此的感觉确实是都很好的,但是妈,我还是要说,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跟他会不会走到结婚的那一步。”

    “欸,颜颜!”,颜素苹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别再说这样的话,既然觉得阿辉他人是好的,那你们俩就要好好地。”

    “妈,我这就是实话实说啊。”,舒颜笑着拍了拍母亲的手背,她就知道母亲的讲究比较多,“你看,我都是过了二十八岁的人了,如果我看待问题还跟大学刚毕业时候一样,那不是白吃米饭了嘛。”

    颜素苹垂了垂眸,知道女儿说的是汪海平,其实汪海平在当时并没有对自己有过不敬之处,但是他真是时常表现得更像一个大孩子,让女儿夹在他们中间也是时常有所为难了的。

    “妈,我们家的情况就是这个样,我们母女俩相依为命,想要娶我的人他不可能对这个问题去回避的,选择不对的人我就会放弃。”

    这样的话真是让颜素苹着急了,“颜颜,你别总是这么任性,妈妈当然知道你孝顺,可是呢,妈妈会老,会……”

    她终是说不完整这个句话,“颜颜,以后陪着你更长时间的,肯定是你自己的小家,妈最希望的就是你们自己过得好好地。”

    舒颜却又是拍了拍母亲的手背,再次地强调:“妈,这些我全都明白,可是我刚才说的也全都是认认真真的。”

    “至于要不要再婚这件事情上,我也不想太过地干预了你,我只是希望,你一定是心甘情愿的。”

    “只要你是心甘情愿的,无论什么决定,那我就都会支持你。”

    在母亲的心里其实从来就没有放下过父亲,对此她怎么可能会不能确定呢,这么多年了,母亲根本都不去想过再婚的问题,现在想法却有了动摇,肯定就只能是跟自己相关了。

    毕竟正如赵玫说过的,如今的林远辉与当时的汪海平太不相同,汪海平是外地人,当时的经济实力也很欠缺,母亲当年对着汪海平想的多是汪海平大概免不了会让自己女儿去吃苦了,而如今对于林远辉,她已经认同了他,所以她的想法则就变成了想要女儿的姻缘是美满和长久的,她不能拖了他们的后腿。

    成长的过程中,有一份代价是那么地让人感到无奈和伤怀,那就是,那些看着你出生,又一直陪伴着你成长的人们,他们终究是在渐渐地老去,一直到某一天的清晨,他们不得不永远地离你而去。

    母女俩对视片刻,舒颜对着母亲笑着点了点头。

    颜素苹也是微微一笑,顺了顺女儿的头发,“算了,我刚刚说的那个事,大家都别再去多想了,啊。”

    “嗯。”

    舒颜给母亲递了一杯暖开水,手机上查了查,“妈,我查了,融江那边现在已经挺冷的了,你得带件大衣。”

    “嗯,好,不过,我们也就在那住一晚上。”

    “融江?我还没去过那个地方呢。”,舒颜说。

    “大山里的小地方,以前厂里有那个地方来的女同事,因为晕车,说起回家就会害怕,现在有了动车了,也就几个钟的事情。”

    “对了,颜颜,我今天还是去菜市场走了走,买了排骨放冰箱了,阿辉最喜欢吃你做的排骨。”

    “他喜欢吃的就多了。”,舒颜笑了起来,“可是,再喜欢也不能顿顿饭都给他做的啊。”

    “怎么不能,你就多给他做一点嘛。”,颜素苹说。

    舒颜还是在笑着,“妈,你还记得吗,我小时候一旦喜欢上你做的哪一个菜,你就总是接二连三地做给我和爸爸,后来我们俩都吃到有些厌倦了?”

    “你们父女俩的嘴巴本来就很挑。”,颜素苹想了想,问到:“那你以前最喜欢我做的什么菜,一直都没有吃到厌的呢?”

    舒颜立即说到:“酸菜肉末,红烧猪脚!”

    颜素苹笑了,“这两个菜,我现在是做得少了,都是听了那些宣传,说腌菜不要多吃了,饮食最好要清淡的。”

    舒颜咯咯地笑了起来,“妈,那你下星期就给我们做吧。”

    “嗯,行,那是要吃面条还是米饭?你以前喜欢拌面条吃的。”

    “那就面条!”

    *

    九点钟刚过,林远辉的电话打了过来,只是他说的第一句话就让舒颜感觉到了不对,“颜,颜颜啊……你是在家里吗?”

    “嗯,在家啊,你们那边散了吗?”,她问。

    他回答到:“散了,刚刚散了。”

    “你喝多了吧?”,她又问。

    “是有一点点地多了,不过我没有醉,要不然怎么还知道给你打电话呢,是不是,宝贝?”

    然而在舒颜的眼前,分明是已经可以看得到一个喝醉了的林律师了,“你这个状态可千万不能再开车,知道吧?”

    “嗯,知道啊,我不开车。”

    “颜,不喜欢喝酒,我难受,胃难受。”,他的声音变得有些软软地,“宝贝,你以后也别喝酒!”

    她心疼了,实在是不能放心,“那我过去接你回家吧?”

    “啊?颜,你是要来接我吗?”

    然后他笑了起来,“你说你是不是也在想我了,嗯?”

    “一定是的,我告诉你哦,颜,我也好想你啊。”

    “时时都在想,想停都停不下来,知道了吧,宝贝,嗯?”

    舒颜也笑了,你说这个男人啊,他怎么可以就算是喝醉了酒,也还不忘了要来撩动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