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97章 第一次出门旅行(一)

第97章 第一次出门旅行(一)

 热门推荐:
    ( )周五的晚上。

    舒颜说:“本来我订了三个房间,可是现在赵玫又说去不了了。”

    “嗯,所以呢,其实想要说的是?”,林远辉说着,伸手把她的肩膀揽住。

    她的手也自然地环上了他的后腰,“所以,我是想说。”

    “到时候我就跟慧心住一个房间,你就自己一个人住,好不好?”

    他侧头看着她,故作严肃地说到:“你不用问都能知道的,我肯定不会觉得好的了。”

    “我们第一次出门旅行,你就要不管我了,嗯?”

    她停下来,拽了拽他的手,吧唧一声响地亲在了他的下巴上,“这样行了吗?”

    “那这样呢?”,看到他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她又再踮高了一些脚跟,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口。

    他笑着把她圈到了自己的怀里,“这么点的补偿当然是不够的,其实你可以给点别的我更想要的呢。”

    “比如说上车跟我一起回去,怎么样,嗯?”

    “又来了,再多等等啊。”,她贴着他的胸口,还是嘟了嘟嘴。

    他的手在她的脊背上轻轻地拍了拍,“那么说,是想好了,明天晚上狠了心跟我分居了是吗?”

    “嗯,本来也没有同居。”

    也对,措辞不严,他又在她背上拍了拍,“那,可不可以就让慧心她自己一个人住,我请她吃一个星期的晚饭作为补偿。”

    “只要南城有的她想吃什么都可以,怎么样?”

    她笑着推开了他,亏他想得出来,“我说林律师,你就不要再一心想着来翻案了,就这么定了。”

    他又把她抱了回来,“那我还是想要尝试一下上诉。”

    “立即驳回。”

    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怎么都不讲道理的呢,小坏猫?”

    她在他胸口咯咯地笑,“什么小坏猫啊,在哪呢?”

    “就是你啊,大眼睛,身体又软又暖。”

    她笑着把手伸进他的外套里,巴掌摊开贴紧了他的衬衣,“可是,我是想着你来暖我的呢。”

    他在她的头顶亲了一口,“我当然乐意至极,宝贝,每天都可以把你暖醒的。”

    “你怎么又绕来了啊?”

    “好吧,不绕了,再给我多抱一回。”

    *

    正如天气预报里说的,这真是一个适合出行的日子,风和日丽。

    国境之南,这一带的海边大致分属于三个相邻的城市。

    因为只是单纯地想要散散心,在海边晒晒太阳,所以舒颜选定的目的地是这当中最大的也最有名的海北城。

    车子驶上高速公路,两个小时之后抵达了预订的酒店。

    此时不是旅游旺季,价格很合理,舒颜预定的是三间最好的海景房,每个房间都能够看得到大海。

    林远辉打开了自己的车尾箱,和舒颜一起把饮料、水和零食拿了出来,大致按着个人的喜好分发了出去。

    宁慧心接过了一瓶奶茶,喝了一口,然后看到林远辉把一瓶橙汁拧开递到了舒颜的手里。

    舒颜接过去喝上了一小口之后又递了回去,林远辉就仰起头来喝了两大口,瓶子又被递回到了舒颜的手里,舒颜这才大口地喝了起来/

    他们之间的动作是那么地自然。

    宁慧心会心地笑了,感情这东西啊,对于明白的人来说它不是想要装就能装得出来的。

    舒颜的洁癖,她尤其了解,而如今两个人可以共用一个瓶子喝水,还显得是再和谐不过的事情。

    “舒颜,慧心,要不我们去沟通一下,我们三个人住一个房间,就让他们两个男人一起,怎么样?”,杨俐走过来,提议到。

    “好啊。”,舒颜觉得也挺好玩的,然后她转头去看着还站在车边的男人,嘴角弯起。

    男人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也向这边看了过来,也对她笑了。

    然而杨俐与酒店沟通的最终结果是,酒店已经没有三人间了。

    陈奕峰这才松下了一大口气,对于自己老婆这突如其来的怪念头,他只觉得自己特别地冤屈,他可是明媒正娶,合法合规的啊,怎么还要遭受这样的待遇啊。

    而林远辉,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一趟不会有什么优待的了,此时脸上倒是平静得很。

    *

    酒店的大门与海滩公园就隔了一条宽敞的马路,走过了马路不用多远,双脚就已经是踩在了白色的沙滩之上了。

    舒颜向远方看过去,在海的尽头,是蓝天,而在天的尽头,那里也是只有海洋,它们之间明明遥不可及,此时却成为了一线相连。

    接近正午时分的太阳暖暖地晒着,这个季节里海滩上,少了在水中享受清凉,尽情地嬉戏的身影,多的是在海浪冲刷过后的细沙里寻宝的人们。

    看到宁慧心和杨俐也加入到了找贝壳的行列,舒颜也跟着找了找。

    只是她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玩法。

    她踩出了好多的脚印,然后跑到一边等着,让下一次的海浪过来冲刷,接着她又走上前去重新印上了脚印。

    无论她弄出的是什么模样的印迹,最终都会被海水带走,而她也再踏不出一模一样的印迹。

    她又看了看远处的海天一线,那个遥远的地方,有着凡人总是参不透的神秘,那不重复的时间,还有生命。

    “舒颜,你看这边来,一、二、三,!”,宁慧心帮她拍下了好几张相片。

    然后她急赶了几步,走到宁慧心和杨俐的身边,三个人一字排开挽着手沿着海浪刚刚拍打过的边缘,一路悠悠地走着。

    她还不时地回过头去,去看她们留下的那些深浅不一的脚印。

    在一把蓝白色相间的太阳伞之下,两个男人有些懒散地坐在白色的沙滩椅上,他们看着沙滩上的人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其实从一开始,林远辉的目光都只是在追随着那同一个人。

    她今天穿的是深咖色的皮茄克和浅蓝色的小喇叭牛仔裤,戴着一顶同色的宽沿灯心绒棒球帽,脚上的短靴也是深咖色的,这一类偏中性的衣装是她最喜爱的,也确实总是能够把她的洒脱和利落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时海滩之上,有着那么多的,穿红又戴绿的娇娆女子,而他的目光却只会为她一个人所吸引。

    她时而抢在别人之前大步地走着,时而又若有所思地停了下来,看着远方微微地发呆。

    跟朋友们说话,她不停地笑着,灿烂的阳光刚好给她素净的脸上添加了最自然的明媚色彩。

    “那房子的主人还没回来呢?”,一旁的陈奕峰问到。

    他缓缓地收回了视线,喝了一口水,“说是下周,具体的没定。”

    “今年的分红不会少,马上就可以让你缓上一缓了。”

    “嗯,这次确实是要把手上的现钱全都拿出来了。”

    陈奕峰看着远处妻子的身影,有感而发:“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我们家的杨俐,我当初结婚可没有你今天这么地豪气。”

    “你当时要有也一定不会小气。”,他顿了顿,又说:“再说,你现在也一点没有迟啊。”

    他说着又把视线转到了舒颜的身上。

    她总是那么地好看,他真地是喜欢极了她那个个性昭然的样子了,多年之后也同样是确定无疑的。

    “也对。”,陈奕峰说着就站了起来,善解人意地说到:“走吧,我们俩也过去,跟我们的媳妇合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