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99章 第一次出门旅行(三)

第99章 第一次出门旅行(三)

 热门推荐:
    ( )一行人是说走就走,开车回到南城已经是凌晨。

    舒颜跟着宁慧心一起下了车,“我陪你一起上去吧,慧心。”

    “不用的,颜颜。”

    “你要拿的东西不少哦,反正我们不着急。”,舒颜说。

    “没事的。”,宁慧心说着伸手把自己的物品接了过去,“颜颜,时间很晚了,你们俩快回去吧。”

    舒颜也就没有再坚持。

    回到家里,宁慧心立即把被海北城小混混碰过的裙子换下来。

    她卷起裙子来到垃圾桶前面,却终是没舍得,这是自己很喜欢的裙子,周峻给她买的。

    她想着缓缓地转身,还是把裙子扔进了污衣篮里。

    之后她也没有赶着去洗澡收拾,只是坐到了沙发上面,对着手机屏幕良久地看着。

    最后她还是摁动了周峻的号码,却又没有等到他接起来就又急急地挂断了。

    那一边的周峻没有赶得及接起电话,连忙地回拨过来。

    宁慧心却又是不接了,因为她的心里实在是太过矛盾了。

    之所以会想给他打电话,是因为她想到如果今天周峻也在场的话,他一定也会像林远辉和陈奕峰那样挺身而出地,这个她其实从来就不曾怀疑过的。

    所以,她在此时此刻才会感觉到是有着一些什么,她是想要去跟他说一说的。

    只是,当电话打出去了之后,她才又发觉到自己其实并不确定是要从哪里说起才好,毕竟他们之间已经是有太久时间没有好好地说过话了。

    周峻紧接着又打了好几次电话,终是没有被接起来,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干脆就给舒颜打了过去。

    舒颜听周峻说起是宁慧心先给他打的电话,心中对这两人的复合又多上了一分把握,她把当天的情况大致地跟他说了。

    周峻立即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了。

    *

    “是周峻,问起慧心的情况。”,舒颜向开着车的林远辉解释到。

    林远辉问:“他知道我们今天去了海北?”

    她摇了摇头,“不知道的,对于今天的事情慧心可能觉得有些委屈和后怕,就给他打的电话,却又没等他来接,之后他给慧心打过去,慧心又不接了。”

    “哦,慧心心里还是比较纠结。”

    “是啊。”

    在地下车库停好了车之后,林远辉竟然就笑了,“你看,跑过了几百公里的路,你还是得跟我回家来。”

    舒颜说:“哦……原来你这一次出门是这么地不情愿的啊?”

    他抓住了她的左手,“一点都不是,我只是觉得,只要跟你在一起,最后无论是什么都总是不会差的。”

    她想了想,竟然迅速地就被他的话说服了,“有点道理,那我们俩以后就找个时间,带上舒太太一起再去一趟海北城吧。”

    “不过,那家酒店不会再住了,不吉利。”

    “都没有问题,我和舒太太就听你的。”,他说。

    她笑着用两只手捂住了他的手掌,“让慧心受惊了当然是不好,但我实话告诉你哦,今天看到你们俩揍那些渣渣,我心里其实是觉得挺痛快的。”

    他侧着身体,用左手去蹭她的脸颊,“你看打架看得还挺过瘾的,嗯?”

    她点了点头,“嗯,你打架的样子也很帅。”

    他说:“其实我们在那边的巡捕房是有关系的,只是并不想随便地就去找人家帮忙。”

    “这么小的一个事情,欠了人情不说还要浪费自己的精力。”

    “最为关键的其实还是你们,我们丝毫不想让你们三个人因为这事情有任何地牵连,如果我们实在是搞不定了,那就再说。”

    她又是点了点头,“跟我当时猜测的差不多,那今天的事,我们还是别跟舒太太说了。”

    林远辉笑着挠了挠她的头发,“知道了,我们下车回家吧。”

    *

    周峻回到了自家的门口,又一次拨打了宁慧心的电话,这一次她竟然接了。

    “心心,是我,我回到家门口了。”

    “你要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

    宁慧心的眼泪竟然就这样涌了起来。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地矫情起来了,明明也没有多大的事情的,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我没什么事,刚才只是拨错号了。”

    “哦,这样,那也没有关系的,心心。”

    然后两人是一片的沉默,周峻想着老婆大概是不会给他开门的了,他正想着要道别离开,却听到老婆先挂断了自己的电话。

    接着的就是自家的房门打开了,宁慧心站在门边对他说:“你进来说吧。”

    “好的。”

    看到宁慧心想要去泡茶,他说:“你在睡前还是喝一杯牛奶吧,就别喝茶了。”

    宁慧心的手顿住了,侧头看着他问:“那你也要一杯吗?”

    周峻立即点头,“嗯,好的。”

    宁慧心去热了牛奶出来,放下杯子,在距离他最远的沙发一角坐下,又一次瞥了瞥他下巴上的胡子茬,终是忍不住地问到:“你最近是有什么事吗?”

    周峻会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公司没什么事,只是我爸昨天住院了。”

    “哦”宁慧心闻言连忙放下了翘着的腿,“你怎么没有跟我说一声?”

    公婆待她都是很不错的,为了周峻他们俩还专门去到她家里,当面给她的父母道了歉。

    尽管当初她和周峻一直就是打算雇人回来的,但是两家父母还一起商量过大家以后怎么轮流帮着照看小孙子的事情,彼此相处得是相当融洽的。

    “我爸他没什么大事,还是老毛病,调理一段时间就好,我陪着他做了一天的检查。”

    “那上回给爸请的那个陈师傅,人挺好的,人家有空过得来吗?”,宁慧心问到。

    周峻看到老婆难得跟自己说了这么多话,兴致自然也跟着高了,“陈师傅下午就赶过来了。”

    “其实我爸妈都觉得这一次不必要请人,检查方面我也陪着基本都做完了,我还是找了陈师傅,我妈也就不用跑来跑去了。”

    “是啊,又不花什么钱,请个人陪着我们也能放心一些,主要是要防着别让爸摔倒了。”,宁慧心说。

    周峻闻言,心里面默默地有了一份欣喜,“今天陈师傅见了我,一开始有些吱吱唔唔地,后来才说了现在的护工费涨价了。”

    宁慧心就问:“那现在是涨到多少了呀?”

    周峻说:“像我爸这种轻症的是两百五,病情重的听说就是要到两百八了。”

    “那么说,不是很多人家要请不起护工了吗?”

    周峻点了点头,“应该对于许多人来说负担真是挺大的。”

    他说着摸了摸牛奶杯,“心心,先把牛奶喝了吧,要冷了。”

    “嗯。”

    夫妇俩同时拿起了杯子,把温牛奶一饮而尽。

    周峻轻轻地放下杯子,然后起身告别。

    宁慧心没有挽留,默默地送他走到门口。

    周峻迈出了家门,走向电梯,等待着身后的关门声响起,却一直没有听闻。

    要不要回头去看上她一眼呢,他极其地犹豫。

    电梯门打开,他还是头也没回地走了进去,心里默念一定得忍着,不能着急。

    就在电梯门快要合上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家房门关上的声音。

    他的心里默默地又添上了几分的欣喜,并且已经快要想去确认自己在老婆的心里还是很有希望的了。

    *

    第二天,在回家之前,舒颜先绕路去了一趟赵玫的家里。

    舒颜提着两箱海鸭蛋上楼,赵玫此时却并不是家里。

    赵妈妈看到她,即刻显露出了不解的表情,“舒颜啊?”

    “赵玫她不是跟你们一起去玩耍了吗,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舒颜虽然不明情况,反应却也是迅速,“哦……她公司临时有事,所以中途就下车了,我就先帮她把东西送回来了,阿姨。”

    赵妈妈一向也不是一个好管事情的人,听到了她这么地解释,也就不再多去问了。

    舒颜回到车上,立即给赵玫发了信息:你是上哪里去疯玩了呀?我刚送了海鸭蛋到你家里,没有你的提前通知,差点就在阿姨面前穿帮了。我跟阿姨说的是你因为公司有事半途就下车了,你回家以后说话注意点哦。还有啊,我看你肯定有古怪哦,我随时都有时间听你来说八卦的。

    只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的信息并没有得到赵玫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