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 106、I have a cucumber,I have a Hulk.

106、I have a cucumber,I have a Hulk.

 热门推荐:
    ( )“这是什么?”

    布鲁斯·班纳接过试管,好奇地拿到眼前看了一下,试管里的液体看着不像是什么药剂,倒有点像是某种蔬菜汁,打开塞子轻轻嗅了嗅,也没能闻出这是什么东西。

    一旁的哈利·奥斯本抽了抽嘴角,那试管里的药剂他可熟悉了,侧头瞄了一眼身边的彼得·帕克,只见他正抿着个嘴,眼观鼻鼻观心地低着脑袋,显然也认出了试管里的药剂是什么玩意儿。

    哈利想了想,觉得多一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受害者也不错,然后果断地选择了保持沉默。

    “你喝了就知道了,”克拉夫特没有正面回答班纳博士的问题,“反正不是毒药。”

    “好吧,其实就算是毒药也无所谓,有浩克在,毒药根本弄不死我。”

    班纳博士瘪了瘪嘴,他猜测试管里的可能是某种镇定剂,不过那玩意儿他早就试过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效果。

    没报有一丝希望的班纳博士一仰脑袋,将试管里的液体给喝了个精光。

    “味道还不错,挺爽口的……”喝完之后的班纳博士评价了一下口感,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的皮肤正在变绿,他顿时脸色大变,“小心!浩克要出来了!……诶?”

    很快班纳博士就发现情况似乎不对,自己的皮肤变绿之后,身体并没有膨胀,衣服还好好地穿在身上,意识也仍旧是自己的,没有被浩克给压制住。

    “这就解决了?!”

    布鲁斯·班纳满脸惊喜地看向克拉夫特,连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古怪味道都给忽略了。

    “怎么可能。”

    克拉夫特翻了个白眼,他知道这是班纳博士给误会了,毕竟颜色上的确容易让人搞混。

    而且大概班纳博士不是因为外部因素想要自杀,所以他皮肤上那黄瓜的质感没有像哈利那样褪去,而是继续保留在了身上。

    只不过他的绝望程度大概不够,所以才没有完全变成黄瓜,而是变成了一个黄瓜人。

    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之前那个药剂的功效,真·一脸菜色的班纳博士有些哭笑不得,他可不认为克拉夫特的这种药水真的能将人变成黄瓜,因为那实在是太不科学了。

    “所以,你有成功地将人变成过黄瓜么?”

    一旁的斯塔克对此也是嗤之以鼻,他觉得这就是克拉夫特这个熊孩子的恶作剧。

    “没有,”克拉夫特无奈地摇了摇头,“疯狂想要逃避现实,对一切都绝望的人太难找了,一般情况下这种人早就已经自杀了。”

    “如果没有贝蒂的话,我大概能够符合你的要求吧。”

    班纳博士握住了一旁贝蒂·罗斯的手,和她深情对望起来。

    不过周围的几人不是有女朋友,就是夜总会常客,唯一的单身狗克拉夫特此时还没有开窍,所以这一口狗粮根本就没人吃。

    “对了,既然这个药水没用,是不是该将布鲁斯给变回来了。”

    贝蒂·罗斯和班纳博士对望了一会儿后,突然回过神来,主要是布鲁斯那一脸黄瓜绿太过扎眼,让她有点不能集中注意力。

    “不着急!”克拉夫特手臂一挥,然后扭头对马丁·李喊道:“老爹,给班纳博士来一发咸鱼能量!”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别给我的能力取一些乱七八糟的名字!”

    马丁恶狠狠地瞪了克拉夫特一眼,然后抬起食指对着布鲁斯·班纳就是一发绝望之力。

    一小团黑色泛着白光的能量在布鲁斯·班纳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钻进了他的身体中,然后本来就比较丧的班纳博士瞬间就抑郁了。

    “啊……好想死……”

    随着连续不断的绝望感袭来,布鲁斯·班纳感觉到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在放大,不过……

    那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现在只想一死了之。

    布鲁斯·班纳的衣服散落在了地上,而他本人则变成了一根带着五官的黄瓜,被一脸懵逼的贝蒂·罗斯握在手中。

    “噢噢噢噢!真的变成腌黄瓜了!”

    克拉夫特不知道从哪掏出了台相机,对着已经变成了黄瓜的布鲁斯·班纳“咔咔咔”地拍起照来。

    “布鲁斯!”

    回过神来的贝蒂·罗斯双眼一翻,直挺挺地向后倒去,一旁的佩珀·波茨快步上前扶住了贝蒂,然后满脸惊悚地看着她手里被变成黄瓜的布鲁斯·班纳。

    “不科学!”

    斯塔克双手抱住脑地,十指深深地陷入了头发之中,克拉夫特的这个黄瓜药水完全颠覆了他所掌握的科学知识以及世界观。

    哈利·奥斯本和彼得·帕克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哈利·奥斯本更是出了一身冷汗,之前他虽然也变绿了,但他同样以为那是克拉夫特弄出来的恶作剧药水,效果就是让人皮肤变绿什么的……

    没想到居然真的能把人变成腌黄瓜!

    魔鬼啊!眼前这个少年是个十足十的魔鬼啊!彼得他没有骗我呀!

    哈利心有余悸地和彼得对视了一眼,十分默契地往边上挪了一下位置,和克拉夫特拉开一些距离。

    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么做没有什么意义,但起码心里会好过一点。

    被斯塔克和小辣椒带过来安装义肢的米丝蒂·奈特打了个哆嗦,对之后移植义肢的事情突然不是很感兴趣了,其实独臂也没什么的,大不了改做文职工作……

    米丝蒂向来对“淑女”这个词嗤之以鼻,但就在刚刚,她突然有点想要了解一下淑女的生活了,打打杀杀什么的,其实并不太适合女性不是么?

    看着周围这些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马丁·李深深地叹了口气。

    终于有人能够体会到我的感受了……

    因为克拉夫特的发明,他的世界观都不知道崩碎过多少次了。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你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不科学了!”

    惊恐过后,托尼·斯塔克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研究之心,上前从贝蒂·罗斯的手中将绝望的黄瓜班纳抠了下来,一边仔细观察着他的情况,一边满是好奇地向克拉夫特询问道。

    “我一开始只是因为彼得的情况,想要试试能不能弄出个类似的玩意儿出来。”

    克拉夫特耸了耸肩,随口忽悠着。

    一旁的彼得一个激灵,又默默地向旁边退了几步,力求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克拉夫特没有察觉到他的小动作,继续忽悠道:“结果我多次试验后做出来的药剂,只会把小白鼠变成对应的生物……比如蜘蛛啊蜈蚣啊什么的。”

    “然后我就想,那是不是能把动物变成植物呢?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就把这玩意儿给做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变成腌黄瓜,就连必须要非常绝望这个条件,也都只是理论依据,班纳博士可是唯一成功的案例呢。”

    克拉夫特从斯塔克手里接过黄瓜班纳,十分兴奋地将其高高举起。

    “说起来,浩克还有彼得他们的情况,也科学不到哪里去吧?”

    将黄瓜班纳放到桌子上,克拉夫特指了指地上的黄瓜班纳还有和哈利抱作一团的彼得,对斯塔克露出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

    “不……这完全不一样好吧……”

    斯塔克木着张脸,觉得有必要和克拉夫特这小子掰扯一下。

    就在这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布鲁斯·班纳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了?!还有你们为什么看起来变大了好多?!”

    “呃……班纳博士,你先别激动……”

    托尼·斯塔克正在斟酌着语句打算委婉一点地告诉班纳这个不幸的消息,一旁的克拉夫特已经拿出一面镜子放到了他的面前。

    “因为班纳博士你变成黄瓜了啊,当然感觉不到四肢。”克拉夫特晃了晃手中的镜子,“看,我没有骗你吧?”

    托尼·斯塔克:“……你这个臭小子啊啊啊啊啊!!!”

    他托尼·斯塔克难得想要好言好语地安慰一次人,结果克拉夫特这个熊孩子都做了些什么啊!都不考虑一下人班纳博士受不受得了么?!

    “吼——!浩克!生气!”

    布鲁斯·班纳的心态果然瞬间就崩了,一秒就切换到了浩克的人格。

    在听到浩克声音的一瞬间,之前在天空母舰被追着揍的哈利·奥斯本还紧张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发现,黄瓜班纳变成浩克之后,也不过是从一根普通的黄瓜,变成了一根比较大的黄瓜。

    “浩克!讨厌黄瓜!”

    地上的腌黄瓜又胀大了一圈,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浩克仍旧只能躺在桌子上无能狂怒。

    “嗨呀!果然班纳博士在变成浩克后,也会保持黄瓜的形态,这样一来,浩克的问题不就解决了么?!”

    克拉夫特兴奋地一拍巴掌。

    而另一边因为浩克的怒吼而清醒过来的贝蒂·罗斯听到了克拉夫特的话,看了眼桌子上的黄瓜浩克,再次一翻白眼,又晕了过去。

    只有熟悉克拉夫特的马丁·李和彼得·帕克知道这货又在恶作剧了。

    作为父亲的马丁抽了抽嘴角,觉得还是有必要管一管自家的熊孩子的,于是走上前去给了克拉夫特一个脑瓜崩。

    “别闹了,你这小子到底打算干嘛?”

    “我就是想测试一下浩克能否自主脱离黄瓜状态嘛,”克拉夫特捂着脑袋嘟囔道:“这样就能准确地知道浩克到底是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旁边的斯塔克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赞同道:“有道理,如果浩克是由伽马射线制造出来的,一种寄宿于班纳博士体内的奇特存在,那就不应该会继续保持呃……黄瓜的状态。”

    低头看了眼还在咆哮的黄瓜浩克,斯塔克的表情怪异。

    “现在看来,浩克和班纳实际上还是同一个人,他只是班纳的另一种形态,唔,就好像是虫子破茧成蝶,或者蝌蚪变成……”

    就在斯塔克打着不太恰当的比喻向众人解释着班纳博士的情况时,他突然瞥到一旁的克拉夫特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小刀,正对着愤怒的黄瓜浩克想要做些什么。

    “嘿!克拉夫特你在做什么?!”

    斯塔克激动地大喊着,伸出手去想要阻止克拉夫特的动作。

    “嚎什么?”克拉夫特不耐烦地一把拍开斯塔克的手臂,“普通状态下的浩克恢复能力超强,我想看看变成了黄瓜他是不是也能自主恢复,毕竟他在黄瓜形态下都能变大……”

    说着,克拉夫特就动手从黄瓜浩克的身上削了一小块下来,然后缺了一个小口子的黄瓜浩克怒吼着,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将被切掉的部分给长了回来。

    “哇哦……以后不缺黄瓜吃了……”

    克拉夫特一边调侃着,一边将切下来的黄瓜放进小罐子里封存起来,打算在之后拿去分析一下,看看和普通黄瓜有什么区别,为了防止素材不够,克拉夫特又连续切了好几块装好。

    再次清醒过来的贝蒂·罗斯还没缓过劲儿,看到克拉夫特那惨无人道的手段,第三次晕了过去。

    “浩克!生气!”

    黄瓜浩克长大了嘴巴想要咬克拉夫特,但他现在只是根黄瓜,除了无能狂怒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由克拉夫特宰割。

    “恶魔啊……这真是个恶魔啊……”

    哈利咽着口水,低声对彼得说道:“彼得,你居然能在克拉夫特手下活了这么多年,真是太了不起了!”

    “别烦我!我正在回忆自己有没有得罪过这小子得罪得特别狠的时候……”

    彼得·帕克擦了擦脑门子上的冷汗,盯着天花板努力回忆着。

    不过越是回忆,彼得就越是难过……记忆里全特么是被克拉夫特各种欺负的场景,偶尔几次的有限反抗,到最后也只会落得一个更加凄惨的后果……

    彼得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禁悲从中来。

    太惨了!我实在是太惨了!

    彼得就好像是中了马丁·李的负情绪能量一样,一脸绝望地流出了两行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