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一百零五章:和我王七郎有什么关系

第一百零五章:和我王七郎有什么关系

 热门推荐:
    鲁王一死,朝堂之上便掀起了波澜。

    第二天早朝,百官纷纷进言。

    首先一位言官跳了出来:“陛下!太子虽然失德,但无大过。”

    “如今太子已经在山海观思过数月,是否让太子重回东宫。”

    “东宫空置,因此近来妖孽横生,朝堂不稳啊!”

    其刚说完,又有人站了出来。

    一瞬间接二连三有人上奏保太子,说便是因为太子之位不稳,京城乱象横生。

    当然,人群其中还有不少推楚王当太子的。

    李玄锐利的目光看着下面,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举楚王当太子的人竟然比保太子李煌的要多得多。

    自己这个儿子,看起来手插得够远够深啊!

    两帮人马吵得不可开交,朝堂之上乱成了一窝粥。

    龙椅之上天子李玄骤然发怒。

    “够了。”

    “百官为天下表率,尔等现在这副模样可对得起天下表率这四个字。”

    所有人立刻安静了下来,退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虽然百官沉默,但是不是不说话了,而是所有人都在等着李玄表态。

    这个关键时刻,李玄正准备着自己的长生不死之法,哪里有过多的精力和这百官,还有一帮儿子纠缠。

    一个鲁王就已经不安分,另一个楚王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如让太子出来,和其接着斗去。

    “那便让太子回东宫吧!”

    几日间。

    太子李煌从思过,到被囚禁监视命悬一线,到重回东宫。

    大起大落,莫过于此。

    其站在东宫之内,李煌突然哈哈大笑,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说过什么?”

    “这位子就是个样子货,能不能坐,该怎么坐。”

    “完全看需不需要你,你实力够不够。”

    李策:“还是爹您棋高一着,找来了长生仙门。”

    “要是没他们,咱们这一次恐怕就是真的危险了。

    但是经此一事,李策也成长了许多。

    他小心翼翼的说道。

    “爹。”

    “咱们这次回来,就绝对不能再走了。”

    “再出去,就真的全家老小都要没命了。”

    太子李煌点了点头:“你找时间,再和王道长见个面。”

    李煌没有说见面什么,但是李策已经知道自己老爹的意思。

    圣人已经疯了,这个位子该换个人坐了。

    -------------------

    王七郎盘坐着静室中央,醒神香在神魂之中转了一圈又一圈。

    他距离开阴神五识的第四识味识,已经不远了。

    带着白猫面具的青年出现在门口。

    行礼之后说道:“金角大人。”

    “人都到了。”

    王七郎穿过密道,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地下空间。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件防守布置严密库房,此刻被清理出来,当成了密会之处。

    此刻里面已经站着数十位带着天阙面具穿着天阙弟子袍的人。

    王七郎一到,所有人激动的站了起来。

    然后一同跪下,叩首。

    “拜见金角大人。”

    王七郎目光扫过下面跪着的每一个人。

    虽然他们都带着面具,但是每个人的名字,都在王七郎看过的名单之上。

    其中有人是朝堂之上的官员,有人是宫内的内侍,有人是赫赫有名的将领。

    他们大部分都是昔日天阙台明里暗里的棋子,也有不少王七郎他们抵达京城之后,营救出来的天阙弟子。

    掌握了他们,再加上太子的势力。

    王七郎对于昌京的影响力,也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例如。

    今天朝堂之上的推波助澜,便是王七郎和太子联手安排的。

    要不然哪里多出来的那么多楚王党。

    王七郎看着下面跪着的所有人:“观心真人还在,天阙也还在。”

    “如今正处于大变之局中,还望诸位齐心协力。”

    众人答曰:“一切谨遵金角大人之命。”

    王七郎接着说道:“来昌京之前。”

    “观心真人让我替他传一句话给大家。”

    这一下,所有人抬起头来看着王七郎。

    观心真人的威望,可不是金角能够比拟的。

    王七郎肃穆的说道:“天下将乱,唯有吾天阙方能定山河,挽天倾。”

    “尔等身处绝境依然不负天阙,往后天阙也绝对不负尔等。”

    所有人再次激动的高呼:“吾等一日为天阙弟子,生生世世便是天阙弟子。”

    没有多久,所有人便沿着密道散去。

    今日会见他们,便是给这些人一个主心骨,让他们知道天阙还在,天阙还没有放弃他们。

    王七郎穿过密道,声音从极远处传入王七郎的耳中。

    “金角大人可真是忙啊。”

    王七郎听到这声音,面露喜色。

    其从密道之中走出,就看到了陆长生坐在了自己原本坐的位子上。

    王七郎便坐在了一边:“你怎么来了。”

    “来看我?”

    陆长生依旧用着传音入密的手段:“师父让我来的,气运金龙锁住整个昌京,只能由我来传信了。”

    王七郎笑着问道:“师父有什么法旨要下?”

    陆长生:“夺取妖龙之身,那将是你第二次因果轮回之身。”

    王七郎抬起头:“这因果如何偿还得起?”

    陆长生好像早就知道王七郎的问题:“师父说。”

    “龙气乃众生所念,气运乃天下所向,”

    “其因果说难也难。”

    “说易也易。”

    “扶持一位有为仁慈君王上位,便是因果偿还。”

    王七郎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但是也有些激动。

    这是要动真格的了啊。

    但是这如何进入气运龙柱之下,如何靠近妖龙之躯,如何在清净天广寿仙尊的手下夺走妖龙之躯,都不是一件易事。

    看向了陆长生:“你可准备好了。”

    陆长生点头:“天阙早已经都准备好了。”

    “只要你需要,随时便可配合。”

    王七郎皱起了眉头:“还不够。”

    “元神再多也没有丝毫作用,至少得需要一位仙人的力量。”

    陆长生:“如今十大仙门尽数退出中州,哪里去找仙人。”

    “总不能现在就请师父上京吧!”

    “师父一动,全局皆动,变故就太大了。”

    王七郎笑了起来:“不。”

    “京城可是还有着一位剑仙呢!”

    陆长生想了一下,就明白王七郎说的事谁了。

    “就是那个恨你入骨,说踏九霄破幽冥也要逮住你的女人?”

    “你还要和她合作?”

    王七郎不乐意了:“别乱说啊!”

    “她恨的是徐云。”

    “和我王七郎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