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一百一十五章:棋子观心

第一百一十五章:棋子观心

 热门推荐:
    &;;&;;神祇盘踞昌京中央。

    &;;&;;俯视人间。

    &;;&;;光芒逐渐蔓延,如同神灵收割性命的镰刀,浩瀚如海的魂魄之光从昌京之中冲天而起,环绕在神仙牌位周围。

    &;;&;;靠近甚至可以听到,那山呼海啸一般的祈祷声。

    &;;&;;“清净天广寿仙尊。”

    &;;&;;“请广寿仙尊护佑我小河村今年风调雨顺。”

    &;;&;;“请仙尊保佑我儿平安。”

    &;;&;;“仙尊啊!护佑我出行平安顺利。”

    &;;&;;“为仙尊奉上供品,请享用。”

    &;;&;;“……”

    &;;&;;广寿仙尊姜子高一手收走顾紫衣,一手按住移山宗虞洪。

    &;;&;;他目光看着从缺口冲出去的金龙身影,发出了一声轻笑。

    &;;&;;“呵~”

    &;;&;;“小孩子的骗人把戏。”

    &;;&;;哪怕对方已经冲出了初步展开的神仙洞府之内,作为十大仙门之首的人仙道,还是有着无数的办法可以隔着遥远的距离取人性命。

    &;;&;;神仙牌位前,一炷香燃烧而起。

    &;;&;;“金角大王。”

    &;;&;;“受我一柱香火。”

    &;;&;;广寿仙尊凑近,轻轻吹了一口气。

    &;;&;;燃香迅速燃烧,眨眼间从上头燃烧到下面,飞灰散入虚空。

    &;;&;;刚刚逃出生天的金龙身上,突然停下了动作。

    &;;&;;王七郎的目光化为了空洞,甚至从空洞之中绽放出淡淡的火光。

    &;;&;;他看到了无尽黑暗之中,一伟岸到看不清全部身形的神祇探出手来,将一柱香插入他的金龙神魂之内。

    &;;&;;香火燃烧,也在燃烧着他的金龙神魂。

    &;;&;;金龙浑身上下燃烧起了火焰,那不是凡火,也不是法术之火,而是香火。

    &;;&;;众生意念所聚,不灭不朽。

    &;;&;;这下,王七郎是真的遭了下重的。

    &;;&;;神通之眼内,王七郎的本命魂魄此刻突然动了。

    &;;&;;危机时刻,他一声高呼。

    &;;&;;“同命图。”

    &;;&;;“替命换死。”

    &;;&;;金龙神魂深处,悬浮着一神龛。

    &;;&;;神龛之上密密麻麻的符文和神咒同时亮起,其中供奉的八个傀儡随着王七郎一声呼喝一瞬间全部裂开。

    &;;&;;供奉在最上面的一红衣童子木偶睁开了眼睛,露出了微笑发出期待至极的声音。

    &;;&;;“啊!”

    &;;&;;“我要死了么?”

    &;;&;;但是裂在他身上的时候,眨眼间就愈合了。

    &;;&;;湮灭,愈合。

    &;;&;;湮灭,愈合。

    &;;&;;一直重复了数十次,直到生童从精致如同瓷娃娃变成了一个粗糙的烂木头玩偶,才真正停下来。

    &;;&;;“就这样?”

    &;;&;;脸上龟裂开来的生童好像还不满足,

    &;;&;;希望王七郎再上去浪一波,或者送一波。

    &;;&;;金龙身上的火焰终于熄灭,龙头之上的双目也睁了开来。

    &;;&;;这上古秘术同命图的力量,结合了因果轮回经的神通之力。

    &;;&;;当真是不可思议。

    &;;&;;金龙遭受重创,在半空之中化为一个带着金角面具的身影。

    &;;&;;其卷起风云裹住自己,就朝着天尽头逃去。

    &;;&;;“嗯?”

    &;;&;;“还没死?”

    &;;&;;一打一群的清净天广寿仙尊,立刻发现了金龙竟然没有死。

    &;;&;;正准备再补上一刀,这个时候远处巨大的棋盘飞来。

    &;;&;;“星盘大阵。”

    &;;&;;“起。”

    &;;&;;棋盘之上天阙弟子站得密密麻麻,大阵浮天而起,收走了天空之中飞得歪歪斜斜的身影。

    &;;&;;带着金色恶鬼面的身影,落入棋盘之中。

    &;;&;;一直等候在外面接应王七郎的天阙,终于出动了。

    &;;&;;“斩!”

    &;;&;;一清冷的女子声音骤然出现,姜子高的袖子被撕开一个口子,一道光芒从其中突破而出。

    &;;&;;剑仙顾紫衣抓准机会,从袖里乾坤之中逃了出来。

    &;;&;;清净天广寿仙尊想要按死王七郎,没想到顾此失彼,按下葫芦浮起瓢。

    &;;&;;袖子展开,大片被收入其中的修士、鬼神、妖魔也顺势想要从中逃出。

    &;;&;;广寿仙尊立刻再度挥袖,将这些人都收了进去。

    &;;&;;然这一瞬间,那紫青色的剑光已经从天上逃出。

    &;;&;;姜子高收回目光,落在了被镇压在香火巨塔之下的虞洪。

    &;;&;;三人之中,唯有个头大,目标也大被的虞洪,被彻底留在昌京之内。

    &;;&;;这下虞洪彻底急了,他再次动用了底牌。

    &;;&;;一道仙符从他身上飞出。

    &;;&;;“缩地成寸。”

    &;;&;;清净天广寿仙尊现在只需要对付他一个,哪里还需要什么大力气。

    &;;&;;“封天锁地。”

    &;;&;;天空之中的缺口缓缓合上,被彻底被封死了。

    &;;&;;少了顾紫衣和王七郎,其再想要打开出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虞洪再度祭出五帝山。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压在别人身上,而是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虚幻的大山将虞洪封印在其中,也成为了他的防护。

    &;;&;;大岳神山从天空坠落,朝着无边黑暗和无穷鬼物之中坠落下去——

    &;;&;;王七郎落在了棋盘之上,浑身上下都是血,将锦衣湿透。

    &;;&;;陆长生看着王七郎:“你真的疯了。”

    &;;&;;“就不怕真的死了吗?”

    &;;&;;王七郎还在笑:“死就死了,怕什么?”

    &;;&;;“想杀别人,还不能让别人杀你么?”

    &;;&;;“想要夺灭别人的根基夺别人的宝物,就得做好千刀万剐点魂灯的准备。”

    &;;&;;“强者生,弱者死。”

    &;;&;;“有什么好说的。“

    &;;&;;说完,王七郎又变得嬉皮笑脸:“怎么样?”

    &;;&;;“看见我的英姿了没有?”

    &;;&;;“大师兄厉害不?”

    &;;&;;陆长生没有回答,而是望向了昌京。

    &;;&;;在远处他还看不大清楚,此刻他看向了昌京之内。

    &;;&;;透过一层虚幻朦胧的隔膜,他可以看到整个昌京正在被吞噬。

    &;;&;;众生哀嚎。

    &;;&;;万灵拗哭。

    &;;&;;他看到这景象,一瞬间,他感觉全身上下如坠冰窟。

    &;;&;;浑身都在颤栗。

    &;;&;;“神仙。”

    &;;&;;“竟然用这种方法跨入神仙。”

    &;;&;;“这李玄,这姜子高……”

    &;;&;;陆长生都不知道该用何等言语来形容其手段。

    &;;&;;王七郎看向了陆长生:“你不是求长生不死么?”

    &;;&;;“看到这代价。”

    &;;&;;“怕了?”

    &;;&;;陆长生心神受到了巨大冲击,他扭过头来,第一次极力的和王七郎辩驳。

    &;;&;;“我求的是长生。”

    &;;&;;“但是不是这么个长生法。”

    &;;&;;王七郎看陆长生真的生气了:“嘛!”

    &;;&;;“也有慢的办法,正道是积攒众生香火,聚敛王朝气运成道。”

    &;;&;;“这姜子高走的是歪门邪道,肯定不得好死。”

    &;;&;;话是这么说,只是两人谁都不信。

    &;;&;;在这种时代里。

    &;;&;;行善积德长命百岁,作恶多端不得好死就是个笑话。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站在棋盘中央的观心真人突然动了。

    &;;&;;原本浑浊的目光,一点点清明。

    &;;&;;一股如同山河日月一般苍老的意蕴从目光之中透出,

    &;;&;;他一步步走上前来,看向了脚下的场景。

    &;;&;;突然开口了说道:“天机已至。”

    &;;&;;观心真人体内的心魔好像受不了强大的排斥之力,从观心真人的体内恐慌的逃出,逃回了王七郎的本命法器魔神令之中。

    &;;&;;陆长生看着其,惊疑不定:“观心真人。”

    &;;&;;“你……”

    &;;&;;王七郎拦住了陆长生,其脸上的嬉笑逐渐消失。

    &;;&;;“他不是观心。”

    &;;&;;其看着“观心真人”目光闪烁,微微偏过头,嘴唇张开又合上,最终缓缓说出了一个名字。

    &;;&;;“这是。”

    &;;&;;“霍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