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一百一十九章:穿着衣服看不大出来

第一百一十九章:穿着衣服看不大出来

 热门推荐:
    王七郎乘船一路从延东道而下,便进入了东海府境内。

    其站在船头上,秋风瑟瑟带着凉意。

    船一点点靠近,停在了姜城码头。

    “我王七郎。”

    “又回来了。”

    陆长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一个抱着小包袱迈着小短腿扎着丸子头的小道童。

    王七郎和陆长生换上了一身道袍,也给宁青瑶打扮成了道童。

    孩子洗干净脸之后梳理一番后看上去可可爱爱,就是有些呆头呆脑。

    陆长生从码头朝着姜城之内看去。

    “这齐王府这么快就已经修起来了?”

    其说完之后又自问自答:“这应该是从我们离开后没多久,就已经开始了。”

    被修罗魔女烧成一片白地的齐王府如今已经重新翻修了一遍,还可以看到几个身高数丈的黄巾力士傀儡搬起巨石扛起巨木。

    一群工匠和官吏正日夜轮换的修建皇宫,必须在太子继位之前将金銮殿、祭天坛和几个主要宫室修起来。

    王七郎则开了法眼看向了姜城的大地之下,随后又望向了上空。

    “那下面是师父立的冥土。”

    “原来师父一直将自己的鬼仙冥土封在那个三足香炉里面,我说每次用往生符的时候,怎么都从那个香炉里面冒出来。”

    “气运龙柱都重新立了起来,可惜没有孕育出气运金龙。”

    陆长生转过身不再看:“国运不稳。”

    “天子尚未登基,哪来的气运金龙。”

    王七郎拿起了宁青瑶手中的小包裹,抖了抖,里面发出稀稀落落的叮当脆响。

    “你说你。”

    “当了那么久的天阙幕后执掌者,除了一件仙册之外,毛也没捞着。”

    陆长生:“跑得太快。”

    “没带上。”

    别看陆长生一副冷脸,看上去好像满不在乎,实际上懊恼着呢!

    天阙那各种宝物堆积成山,跑得太快全都落下了。

    唯一感觉到欣慰的是那一卷仙册,上面记载的不是根本修行之法,而是七十二种中古传下的秘术。

    这种东西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可遇不可求,比什么珍宝都要重要,陆长生一得到就整日揣在怀中。

    “小心一点。”

    “别弄坏了。”

    “都给我小心一点。”

    码头的另一边,突然传来了让王七郎感觉有些熟悉的呼喊声。

    他扭头望过去,就看到了一个英武挺拔的身影呼来喝去,指使着奴仆从一艘船上将一箱接着一箱东西搬下来。

    “哟!”

    “这不是都督大人么?”

    王七郎立刻挥手高呼,脸上洋溢着惊喜。

    他乡遇故知啊!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仇人,而是肥羊。

    王七郎身形一个闪烁,就从船上来到了码头上,站在了李龙驹身前。

    “啧啧啧!”

    “瞧瞧,我碰见了谁?”

    “都督怎么到赤州来了啊!”

    李龙驹听到有人喊出了他的身份,吓得立刻遮挡住了面庞转身就走。

    “你说什么?”

    “什么都督。”

    “你认错人了。”

    王七郎再抬头一看,目光透过船舱看见了里面的娇艳贵妇人。

    “咦。”

    “船里面这不是明玉公主么?”

    “李龙驹,这总不能错吧!”

    李龙驹放下手抬起头。

    能够同时认出他和明玉公主,这肯定是京城里的人物,而是还不是一般的人物。

    他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小道士,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出自己认识的道士之中有这样一号人物。

    但是看这言行举止,怎么感觉那么熟悉?

    “你是?”

    “金角大人?”

    李龙驹这下彻底认出了对方,其立刻浑身颤栗,汗如雨下。

    昌京之乱,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阎罗殿的副殿主都死了,移山宗的小天王被拿下,最后虞天王出了大代价才从霍山海的手中,将五帝山西岳和自己的儿子换了回来。

    唯有这王七郎和那剑仙顾紫衣硬生生在广寿仙尊面前逃了出来。

    只不过。

    剑仙顾紫衣凭借的是实力。

    这厮凭借的是不要脸。

    还有实力。

    但是其击杀妖魔天子的实力是硬杠杠的,李龙驹知道对方要取自己小命,易如反掌。

    李龙驹站在当场,面色煞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王七郎倒是丝毫不客气,看了看那一个个大箱子。

    随手敲了敲。

    “哎呀!”

    “拿了我的东西都在啊,替我保存得挺好啊!”

    这些都是李龙驹多年积攒下的财物珍宝,还有天阙许诺给他的东西。

    李龙驹这厮可是心黑的狠,一点都没和王七郎客气,开出的价突破天际。

    他一下子跪倒在地:“金角大人,这些都是您的。”

    “绕我一命啊!”

    王七郎叹息了一口气。

    “情况不同了啊!李龙驹兄!”

    “昔日我是朝廷逆贼,你是朝廷命官。”

    “如今我可是太子旗下,洗白了。”

    “而你。”

    “你这种诱拐公主殿下,私通先皇妃子祸乱后宫,最后还出卖了先皇的逆贼。”

    “你说说,太子什么道理放过你?”

    李龙驹:“小人还有些作用,绣衣司的密探遍布天下,太子肯定用得上我。”

    王七郎想了一下,觉得也有些道理。

    “就这么放过了你这种奸邪淫恶之徒,我内心的正义感容忍不了我自己啊!”

    “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

    王七郎拿出了五张纸符,贴在了李龙驹的身上。

    “这里面有炎阳符,有回春符。”

    “你揭下来的是炎阳符,就当场爆炸。”

    “揭下来的是回春符,就能活。”

    “公平公正。”

    “生死自决。”

    “请吧!”

    李龙驹看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符咒,差点没尿裤子。

    他可怜兮兮的看着王七郎:“五张里面只有一张会爆?”

    王七郎:“差不多。”

    李龙驹:“什么叫差不多?”

    王七郎微笑着说道:“反过来的。”

    也就是的说,五张里面只有一张不会爆。

    李龙驹手一下抖得和筛子一样,整个人如同发起了羊癫疯。

    最后,他狠着心掀起了一张。

    然后等了良久,没有动静,反而是一股清风暖气窜入他的体内,如沐春风。

    李龙驹睁开了眼睛,狂喜不已。

    手舞足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中举了呢。

    “嘿!”

    “我没事。”

    “我没事。”

    王七郎脸上则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真的假的?”

    他拿回李龙驹手中的纸符,发现还真的是唯一的那一张回春符。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气运之子吧?”

    王七郎打量着这李龙驹,发现这家伙的运气还真是好得可以。

    不过最后他还是打算放过他。

    李龙驹可是绣衣司的都督,将他留下九州各地的情报,便能够迅速的收到。

    这个人虽然品德上有些问题,但是不是还有他王七郎么。

    在王七郎的高贵品格的沐浴下,相比其一定能够改邪归正,重新做人。

    王七郎回头朝着自己和陆长生坐的小破船喊道:“坐了这么久的船,下来歇息。”

    “整理一下,明天再回山门。”

    陆长生和宁青瑶立刻走了下来,李龙驹则讨好的跟在王七郎身后朝着码头外走去。

    他看着那些箱子,虽然有些肉疼,但是还是贴心的说道。

    “大人。”

    “这些东西都给您搬到船上。”

    王七郎摆了摆手:“不用!”

    “不用这么麻烦。”

    “搬到我府上就可以了?”

    李龙驹惊讶道:“大人在这姜城还有府邸?”

    王七郎回过头,拍了拍李龙驹的肩膀。

    “你这话就见外了啊!”

    “你的府邸,不就是我的府邸么?”

    李龙驹有苦说不出。

    脸苦得挤到了一起,却不得不强忍欢笑。

    王七郎边走边问道:“怎么跑到赤州来了?”

    “不是说是要去阳州么?”

    李龙驹叹了口气:“阳州仇人太多。”

    “赤州好。”

    “没什么仇人。”

    说完他还看了王七郎一眼,没碰上仇人,却碰上了比仇人更可怕的人。

    讨债的。

    王七郎和李龙驹坐上了前面的马车,朝着李龙驹买下的府邸而去。

    而陆长生和李龙驹的家眷,则坐上了后面几辆马车。

    上了马车之后,王七郎立刻朝着身后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

    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内心之中一直以来的疑惑。

    “能不能请教一下。”

    “你这是怎么勾搭上公主和皇妃还有一众京城命妇贵女的?”

    “教教我。”

    “我也不想努力了。”

    李龙驹也小心翼翼的回应:“这个要看天分。”

    王七郎挺直了胸膛:“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天分。”

    李龙驹有些为难:“这个。”

    “穿着衣服看不大出来。”

    王七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