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一百二十章:耳中鬼

第一百二十章:耳中鬼

 热门推荐:
    李龙驹的府邸很大,光是奴仆就有上百。

    没少贪呐!

    王七郎的正义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劫这一富抵得上劫百富。

    其泡在水桶里,闭上了眼睛。

    偶尔能听到侍女添水的声音,整个人好像沉入了梦乡。

    “七郎!”

    “长生。”

    一个声音直接让正在泡澡的王七郎一下子爬了起来,匆匆忙忙披上了衣服跑向了宅院之中的大堂,沿途不少奴仆侍女不知所措。

    从另一边迎面而来的是陆长生,两人一同走了进去。

    月光下一个影子出现在大堂内,太玄上人借着月光从几百里外将身形投映了过来。

    “到姜城了?”

    “传国玉玺呢?”

    王七郎立刻将一直悬挂在腰间的金色袋子解了开来:“徒儿不辱使命,带回来了。”

    太玄上人看了看传国玉玺:“不错。”

    “这一趟京城之行你办的很好,为师很欣慰。”

    说道这里,话语一转。

    “听说连那霍山海都想要抢你当徒弟了。”

    王七郎没想到这事太玄上人都知道:“这不是显得您慧眼识英才么?”

    “而且徒儿那是坚贞不二,当场拒绝。”

    “哪怕对方百般威逼利诱,都是宁死不屈啊!”

    太玄上人笑了笑,这个弟子最近确实让他涨了不少脸面,出尽风头。

    随后说起了正事。

    “太子马上就要登基了。”

    “你们两个去见太子,然后留在他身边。”

    “这个时候正是关键时候,绝对不能够出事。”

    王七郎:“啊!”

    “师父,我们俩这连气都还没喘上一口呢,多久都没有回山门一趟了。”

    太玄上人甩了一下拂尘:“正事要紧。”

    随后影子消失在了月光中。

    王七郎整理了一番,然后让李龙驹和明玉公主随自己一同入宫。

    李龙驹就不用多说了,在他身边的是一位艳丽妆容的贵妇。

    看上去端庄秀丽,很难想象这样的女人会堂而皇之的和李龙驹这厮勾搭上,而且还恋奸情热的为了其连公主之位和驸马都不要了。

    王七郎很是嫉……很是看不过去眼。

    “明玉公主见过王道长。”

    李龙驹不敢将王七郎就是金角大王的事情乱说,只是说了他是长生仙门太玄上人的亲传大弟子。

    王七郎拍了拍李龙驹的肩膀:“宅子不要你的了。”

    “你以后就留在姜城。”

    明明是自己的宅子,此刻听到王七郎这么一说,李龙驹却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感激之情。

    王七郎转身对着明玉公主说道:“贫道要去见太子。”

    “公主也一同去见一见太子吧!”

    “太子太孙若是知道公主的消息,想必也是高兴不已。”

    明玉公主逃出昌京的时候,以为从今就要开始隐姓埋名了,没想到这公主还能接着当下去。

    “此生能够再见太子,明玉也……感觉恍若梦中。”

    说到这里,其眼泪也流了下来。

    毕竟昌京和大宣这么大的变故,其不伤感是不可能的。

    王七郎对这位皇族安慰了一番,对李龙驹就没那么客气了。

    “李龙驹。”

    “你也跟着一起去,贫道会亲自向陛下举荐你,至于能不能得到重用,就看你自己的了。”

    李龙驹知道王七郎向太子举荐,太子绝对不会拒绝。

    而且他自认为自己手中捏的牌还算是不少的,说不定能够在这赤州东山再起,拥有和昔日一般的风光。

    “多谢道长了。”

    -----------------------

    太子李煌一家如今住在一座大宅之中。

    亭台楼阁,园林假山一个不缺,看起来不比京城的王府差。

    姜城毕竟是古都,又拥有东海之富。

    各种权贵商贾之富庶,也是在天下九州前列。

    夜深了。

    太子妃送来了食盒,同时替太子拨亮了灯。

    太子则坐在案前,不断的看着折子。

    “太子爷。”

    “这几日看上去可是容光焕发啊!”

    这几日,从早到晚都是东海府、延东道的官吏前来拜见,

    李煌当了这么多年的太子,第一次有大权在握的感觉。

    虽然有些劳累,但是却也让胸膛燃起了雄心壮志。

    “去去去。”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李煌招来了一旁的太监:“东海府和延东道。”

    “还有哪些官吏没有来,没有上折子?”

    一旁的太监说道:“该来的基本都来了,

    李煌点了点头:“镇守轩辕镇和海内关的将领呢?有没有什么动静?”

    太孙李策这个时候匆匆走了进来,看上去风尘仆仆。

    “爹!”

    “我已经密会见过了林金甲和胡晁。”

    “他们表示。”

    “您作为太子继位才是朝廷正朔,绝不认可其他人。”

    李煌松了口气:“虎豹卫没了。”

    “龙庭卫也没了。”

    “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李策却觉得这样更好:“在昌京我们束手束脚如同阶下囚,如今在赤州却是海阔天空。”

    这个时候一直坐在暗处的周缘突然站了起来,看向了外面,露出了笑容。

    他走到了太子李煌面前:“太子。”

    “吾师弟王七郎已经赶回来了。”

    太子立刻站了起来:“哦!”

    随后对着李策说道:“速速和我去迎接。”

    李煌和李策立刻匆匆朝着外面走去,这个时候一位强有力的人物赶回来赤州就要安稳得多了,也能够震慑暗中想要作乱的宵小。

    门口王七郎和陆长生看到太子亲自出来迎接,以道人之礼作了个揖。

    “见过太子、太孙。”

    “见过太子妃、太孙妃。”

    随后又对着一直跟在太子身边的周缘点了点头。

    李煌立刻上前:“诶!”

    “不必如此。”

    “要不是王道长,我一家人如今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两位道长请进。”

    太子也看到了王七郎带过来的两个人物,明玉公主和李龙驹,两个他都认识。

    太子眼中涌出一丝喜色。

    一个是大宣帝室所剩无几的后裔,一个是昔日绣衣司的都督。

    不论是李龙驹还是明玉公主,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这个时候都有着重要的作用,王七郎一回来就给他带来了惊喜。

    不过他没有开口,这个时候并不适合。

    王七郎拱手:“太子仁慈厚德,自然有上天庇佑。”

    “贫道不过是顺天而行罢了。”

    他朝着里面走去,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其突然扭过头,看向了远处的一个奴仆。

    这个奴仆低头弓腰,耳朵却倾向于自己和太子李煌,而且还在一动一动的。

    王七郎立刻伸手,一股强大的吸力将那奴仆卷了过来。

    “啊!”

    奴仆发出一声大叫,王七郎抓住了他。

    随后手从其耳朵里面,吸取出来滚滚黑烟,

    那黑烟在其掌间逐渐凝聚,化为了一个下半身是人,上半身是一个巨大耳朵的鬼物。

    鬼物不断挣扎,发出凄厉的嚎叫。

    但是在王七郎的手中,不可能逃脱。

    “什么东西。”

    太子一家骇然,不明白府中的奴仆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李龙驹不愧为昔日绣衣司的都督,立刻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这是阎罗殿的耳中鬼?”

    “昔日在洞州,我绣衣司曾经和这东西打过交道。”

    王七郎:“这么快就开始了?”

    果然。

    敌人可是不会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