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一百二十一章:咒老

第一百二十一章:咒老

 热门推荐:
    灯火下。

    王七郎、陆长生、周缘三人静坐,长生观三剑客齐聚。

    年龄大上许多的周缘第一个开口:“七郎,长生师弟。”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半月之后便是登基大典,这个时候阎罗殿出现在这里,明显是冲着太子和登基大典来的,两位师弟可有想好如何应对这阎罗殿。”

    他年龄虽然大一些,但是论起实际功绩来,和这两个家伙都差得太远了。

    这两个干的事情,那叫人干的事?

    尤其是王七郎,其刚刚从昌京回来。

    一番操作可谓是惊天动地,那金角大王的名字传遍九州。

    所以虽然他年长,但是其师天恒真人让他这次在姜城,有什么问题主要还是问王七郎的意见。

    陆长生双手抱胸,补上了一句。

    “可能还有移山宗。”

    以前都是王七郎在暗处,别人在明处。

    这一次倒转了过来,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王七郎不紧不慢。

    “先找到他们,找不到他们就引他们出来。”

    “我刚刚不是和太子说了,我将传国玉玺带回来了么。”

    周缘也说道:“我刚刚正想要说这件事,师弟你为何这么急躁提及这件事情,而且刚才大堂之内人多眼杂,万一消息泄漏。”

    王七郎端起了茶杯,轻轻喝了一口:“就等着他泄露呢。”

    “这样。”

    “这些家伙的目标就会从太子的身上,转移到我这个看上去就脆弱不堪的小道士身上了么?”

    “想一想。”

    “一个看上去修为不高小道士,身上带着传国玉玺。”

    “诱人不诱人?”

    “你看见了想不想下手?”

    周缘忍不住笑出了声:“你?”

    “还脆弱不堪?”

    王七郎嘿嘿一笑:“厉害的是金角大王。”

    “我王七郎可是弱小无助的很?又没有什么名头,一看就很好欺负啊!”

    这个时候。

    一位杵着拐杖的老者穿过府邸的大门,抬头打量了一下大门,眺望了一下内部。

    点了点头,然后朝着里面走去。

    巡逻和看守的兵卒,还有暗中的长生观诸位弟子,竟然无一人发现他。

    其直奔王七郎三人所在的地方。

    “咚咚咚。”

    三人所在的房间外,传来了敲门声。

    周缘站了起来,府邸内的防卫都是他安排的,如果有人来找应该也是找他的。

    其打开了门:“谁?”

    门开之后,寒风刮了进来。

    门外空无一人。

    然后此刻,他却听到有节奏的咚咚声,在自己的身边响起。

    好像是有什么人,在敲打着地面。

    周缘头上的冷汗就淌了下来,他立刻回过头。

    就看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出现在了屋内,其佝偻着腰站在王七郎面前。

    “七郎啊!”

    “你太不厚道了。”

    “把握这个糟老头子仍在千里之外不管不顾,我这一双老腿跟在你后面追了几千里,差点被跑散了架咯。”

    周缘和陆长生一同将视线从老者的身上转向了王七郎。

    “这是你……”

    王七郎发出一声轻笑,在那老头身上一拍。

    就看见其化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木偶傀儡。

    正是王七郎的活木人傀儡,而且是被之前被王七郎扔在了昌京外面的活木人傀儡。

    王七郎当初跑得快,就把他落下了。

    最后只能任由他自己追上来了。

    王七郎也不明白,怎么这家伙一路跑回来,就变了个样子。

    当初生童是吸了妖魔血肉,突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可惜这套方法只适用于生童,王七郎再也没有成功过。

    还以为生童的变化只是机缘巧合,没想到这次又出现了一个。

    “你是怎么回事?”

    “怎么变成这样了?”

    手中的傀儡开口说道:“叫我咒老就可以了。”

    “小老儿本来在路上无忧无虑的奔跑着,但是半途之中预见了一出殡的队伍,随后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命不好啊!”

    “那小童儿就得到个年轻的身体,让人羡慕。”

    “我这还没年轻过,怎么就突然老了。”

    王七郎和咒老一番交流,便知道他也也有一种独特的能力。

    和生童那种杀生夺命的力量不一样,拥有的是类似于巫咒能够远隔着千里之外咒人生死的能力。

    王七郎眼前一亮,他之前可是被那广寿仙尊的巫咒之术吓得够呛,差点横死在昌京。

    回来之后,对这种直接致人死地的上古巫咒之术可是羡慕得紧。

    “这么说。”

    “你的咒术可以让人肉身五衰,凭空夺人寿数?”

    活木人傀儡点头:“只要能够找到接触对方的媒介,小老儿便能施咒。”

    王七郎立刻站了起来:“好!”

    其推开门,走出了物外。

    手一招,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在整个京城之上。

    “呼风。”

    姜城大风皱起,呼啸不止。

    “唤雨。”

    再一声,天上乌云密布,雷霆咆哮。

    眨眼间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这一招还是跟着白羽衣学的。

    昔日那白羽衣通过风雨来寻人,王七郎也可以通过风雨,来掌控整个姜城,

    只要那阎罗殿的人出现在雨中,接触到雨水,王七郎便能够顺着风雨找到他。

    这也是之前王七郎说的,先找到对方。

    他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来试试咒老的力量。

    -----------------------

    皇宫之内。

    已经建成了的金銮殿下,可以看到黄巾力士正彻夜不休的搬着石料和切割木料。

    黑暗之中,突然一个接着一个影子杀了出来。

    “咚!”

    “杀!”

    “万鬼吞魂。”

    一个接着一个黄巾力士倒下,巡逻守夜的人员也接连被杀死。

    随后。

    所有黑影全部单膝跪地,同时对准一个方向。

    阎罗殿右护法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没想到我们刚到,这长生观的真传大弟子王七郎就赶回来了。”

    “就差一步赶在他前面了。”

    跟随在一旁的索命使小心翼翼的问道:“这王七郎又是什么人物?”

    “之前没听说过啊!”

    “我阎罗殿的耳中鬼隐匿的时候无形无相,其都能发现,手段不简单。”

    阎罗殿右护法:“听说是太玄上人的亲传弟子,还从京城将太子给安全带了回来。”

    “其他的就不怎么清楚了。”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带回来了玉玺。”

    索命使:“护法大人。”

    “这玉玺不是被金角大王夺走了么?现在应该被霍山海带到海外了吧!”

    阎罗殿右护法:“应该是太玄上人从霍山海手中换回来的,那虞天王不是也将他的宝贝儿子给换了回来么?”

    “不管这长生观来的人是厉害还是不厉害。”

    “咱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火烧皇宫。”

    跟在身后的一众阎罗殿弟子中,一位个头不高但是神材火辣得让人头晕目眩的黑衣女弟子举着手说道。

    “左护法。”

    “咱们这么明显的调虎离山之计,不是一眼就能看穿了。”

    阎罗殿右护法自得的说道:“要是长生观的弟子来救火,我们就给它来个釜底抽薪,围杀太子。”

    “要是他不来救火,登基大典也得延误。”

    “不对对方怎么应对。”

    “都是我们赢。”

    这下众人齐呼:“护法大人算无遗策。”

    右护法上前,抬手左右出现两尊鬼神。

    一者张开大嘴,吐出猛火。

    一者手持蒲扇,卷起狂风。

    大火冲天而起,瞬间点燃了刚刚修建好的宫门。

    眼看着要再一次重复顾紫衣昔日火烧齐宫的场面。

    “轰隆。”

    狂风骤雨突然袭来,从天而降。

    “噗嗤。”

    将那刚刚熊熊燃烧而起的火苗给打灭了。

    还将不少措不及防的阎罗殿弟子,淋成了落汤鸡。

    众人抬头望着天空,眼中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