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一百二十三章:果然很勾魂啊

第一百二十三章:果然很勾魂啊

 热门推荐:
    阎罗殿近乎全军覆没,只抓到一个意外活下来的活口。

    周缘看了一眼跪在堂中瑟瑟发抖,黑衣和头发被淋得湿透了的女子。

    衣服被淋湿之后那神材更是让人有些撑不住。

    周缘看了一眼,扭头望着王七郎。

    “意外活口?”

    “刻意剩下的吧!”

    陆长生腰间挎着刀站起来问道:“名字。”

    “阎罗殿中什么差使。”

    女子双手抱着胸,雨水不断的从鬓角滴落:“阎罗殿勾魂使。”

    “孙珊珊。”

    王七郎眯着眼,看上去老神自在。

    实则身体有点不舒服。

    有点头晕。

    看不得这么大的。

    王七郎听完女子的名字点了点头,眯着的眼睛也睁开了,深吸一口气。

    “阎罗殿的勾魂使果然名不虚传。”

    “非常勾魂啊。”

    “多看几眼,差点就中招了。”

    周缘也应和的点了点头:“阎罗殿的勾魂使,勾魂**果然精湛。”

    陆长生看了两人一眼:“还有孩子在呢!”

    “你们两个。”

    王七郎立刻抬头看着陆长生,一脸疑问。

    好像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陆长生:“看着我干什么?”

    宁青瑶突然举手,说起了王七郎语录。

    “我知道。”

    “大师兄说过。”

    “当他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你的时候。”

    “这个时候不是他有问题。”

    “而是你有问题。”

    王七郎惊喜的看着宁青瑶,这小家伙,很机灵啊!

    比陆长生这桃花眼上道。

    看见没有,大师兄的每一句话都是经典语录。

    “就是。”

    “你看你这么大个人,整天瞎想些什么。”

    “光用你那肮脏的思想,揣度大师兄的伟大胸怀。”

    王七郎批评教育了一番思想不健全的某人,终于站起身来,开始审问活口。

    “那个!叫什么来着。”

    “嗯~”

    “勾魂使。”

    “说吧!”

    “来的还有什么人?”

    这位阎罗殿的勾魂使说话都有些混乱:“……来的有右护法大人、十个索命使。”

    “还有……还有三十个勾魂使。”

    “右护法不见了。”

    “其他人不知道还在不在。”

    王七郎贴心的说道:“别猜了,都死了。”

    “包括右护法。”

    这下,阎罗殿的勾魂使孙珊珊抖得更厉害了。

    王七郎忍不了,拍了拍桌子。

    “给我收敛一点啊!”

    “不要再使用法术了。”

    “晃眼睛。”

    王七郎接着问道:“还有没有什么其他人。”

    孙珊珊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

    “移山宗的虞荒也来了。”

    王七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这虞荒是谁?”

    周缘立刻说道:“虞荒是虞洪的兄弟,也是虞天王的儿子。”

    王七郎点了点头:“他也是冲着太子来的?”

    勾魂使孙珊珊:“不清楚。”

    “虞洪在昌京犯了大错,差点对了五帝山之一,修为还废了大半。”

    “据说虞荒想要接替他少宗主的位置,最近一直非常高调。”

    “至于是来干什么,我也不清楚。”

    “他来了也没有和我们接触,只是我们有消息知道他们进了赤州。”

    王七郎摇了摇头,这叫什么鬼事情。

    长生观封山一甲子,如今对于赤州的掌控力度太弱了。

    别人进赤州的消息,还是我们从另一个闯入赤州的势力口中知道的。

    他第一次感觉到,李龙驹这个家伙貌似还挺有用的。

    看着王七郎不说话,勾魂使孙珊珊更害怕了。

    其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要杀我!”

    “我没有杀你们的人,我就是临时被挑上来充数的。”

    “原本我是审罪司的,得罪了人被扔到勾魂司里面去的。”

    周缘笑出了声:“原来是审罪司的。”

    “怪不得开口就是杠!”

    貌似这审罪司还有什么有趣的地方。

    王七郎走上前去,面带笑容。

    勾魂使孙珊珊看到这和善的笑容,直接叩头在地上。

    “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

    王七郎拍了拍她肩膀:“别傻了。”

    “姐姐。”

    “我们可是正道门派,不轻易杀人的,尤其还是杀女人。”

    “你走吧!”

    看着勾魂使大姐姐如同劫后余生一般的站了起来。

    步履瞒珊的扶着大门,双腿发软的走出院子。

    王七郎看着那**的背影,招了招手。

    宁青瑶立刻将王七郎的剑给他递了过来。

    王七郎顺手接了过来,拿到面前一看。

    愣住了。

    “。。。。。”

    “什么鬼?”

    “什么鬼?”

    “我说的是茶。”

    “口干舌燥。”

    “要喝茶!”

    “喔!”宁青瑶立刻一溜小跑,将茶碗给王七郎端了过来。

    陆长生:“就这么放她走了?”

    王七郎抿了一口茶水:“我留了个印记在她身上。”

    “下次说不定要去洞州呢!”

    “当留个后手吧!”

    陆长生:“她这回去还能活?”

    王七郎:“说不定呢!”

    “傻人有傻福啊!”

    周缘立刻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移山宗呢!”

    “他们到底想要干嘛?”

    王七郎:“谁知道。”

    “说是进了赤州,不过好像不在姜城之内。”

    “我那一招呼风唤雨没找到他们。”

    -----------------------

    姜城之外。

    城外大道的酒肆里,两个人正看着姜城那风停雨歇过后,却依旧未曾散去的阴云。

    虞荒放下了手中的千里镜:“这王七郎这么厉害?”

    “操控天象,驾驭天雷。”

    “这莫不是快要成仙了吧!”

    “你不是说他入门没多久么?”

    仆人点了点头:“说是这么说,但是也有可能是太玄上人早就暗中培养的,最近才放出来。”

    “也说不定,是长生仙门的哪位的转世之身呢!”

    虞荒没有理会这种瞎猜测:“你确定?”

    “玉玺就在他身上?”

    仆人点了点头:“没错,就在王七郎身上。”

    虞荒点了点头:“太玄上人果然厉害,传国玉玺都拿回来了。”

    “看来爹的话说得不错,这长生仙门所图甚大啊!”

    一旁的仆人跟在虞荒身后:“二爷。”

    “咱们这真的要去和那王七郎斗上一斗?”

    虞荒想到那阎罗殿一行人踏入姜城,当天就死绝了的场面。

    “打打杀杀的。”

    “成何体统啊!”

    “咱们和长生观可是兄弟门派,亲如一家。”

    其摆了摆手。

    “有什么事情。”

    “咱们可以和平解决嘛!”

    仆人惊诧:“二爷您来的时候不是要说,您要证明十大仙门下一代弟子之中。”

    “谁才是真正的强者么?”

    虞荒瞪了自家奴仆一眼,随后笑声说道。

    “这不是此一时!”

    “彼一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