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十五章:剑仙顾若白的后人

第十五章:剑仙顾若白的后人

 热门推荐:
    长街古道之上二人一前一后。

    王七郎抱着剑在怀中走在前头,扭头嬉笑看着满身灰尘狼狈至极的陆长生。

    打趣道:“长生师弟,这是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

    还没等陆长生回答,他便点头。

    “想来应该是夺妻之恨了,就算杀了他老爹,也不至于恨你到这个地步。”

    陆长生表情也有些难看,他这次可是什么都没干,祸从天上来。

    是真的从天上来。

    王七郎听完顿时无语,拍了拍陆长生的肩膀:“白龙从天上掉了下来?”

    “你这运气可真够差的,回去给三清道尊多烧烧香。”

    其沉吟了一会,将目光放在了后面出现的紫衣人身上,神色也认真了起来。

    “后齐余孽。”

    “几十年都过去了,后齐宗室竟然还有人活着,看起来也想要趁着此次纷乱再度起事。”

    “昌京来了个元神境真人叶仙卿。”

    “齐王世子身旁有个火头陀,成名已久的阳神境高人,一手御火之术曾经名扬北域。”

    “岚夕颜,阳神境,绝情宫宫主。”

    “加上这个后齐余孽势力,这局面可真够……”

    说到最后,王七郎脸上洋溢出期待的笑容。

    “精彩的。”

    两人沿着大河走,远远看到城北码头在黑暗之中的轮廓,找到了旁边的一家的牙行,敲开了门。

    一个掌柜打扮的牙商,怒气冲冲的打开了大门。

    “谁呀!这么大半夜的?”

    王七郎看着牙商的眼睛瞳孔绽放出微光,对方的脸色立刻变了。

    在他眼中,王七郎变成了另外一个让他畏惧和崇敬的人的模样,陆长生则成了一个膀大腰圆的护卫。

    “哟,是黄爷您啊!”

    王七郎:“帮我找艘去龟城县的船,能够带十个人的,明天一整天在码头候着。”

    “这是银子。”

    他将银子放进了牙商的手中,随后一把抓住了他手腕:“记得,这件事不需告诉任何人。”

    掌柜的握着银子眉开眼笑:“爷!您放心。”

    “我一定安排。”

    “我二弟家运粮的船正好要去龟城县,现在就停在码头上。”

    “明天您说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

    ——————

    院中夏花盛开,却因为近日来的连连阴雨有些萎败。

    刚刚那紫衣人抱着自己的手臂靠在亭中,静静的看着一位白衣女子。

    “你不要命了吗?”

    “两个小道士而已,就算听见了什么,他们又能知道多少?还能猜到我们的计划?”

    女子穿着纯白色的曲裾,一丝红带将一束长发箍于脑后,红丝带随着柔顺的长发垂下。

    脸上一抹病态的苍白我见犹怜,嘴唇却是殷红的颜色。

    白和红两种颜色,在她身上糅合到了极致。

    这是一个安静如同雪中冬梅的女子。

    她从一玉盒之中捻起一朵血红色的妖花,吹了一口气。

    那花就好像活过来了一般,根须扎进紫衣人的肉中,沿着肩头不断蔓延,最后竟然将紫衣人的断臂接洽上,

    “哼!”紫衣人痛得哼了一声,却强忍住剧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知道疼了?”

    “刚刚还那么逞强。”

    “幸好我当年夺的这血神教的法术,其中记载着人体大秘,有着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换做常人,你着手臂接上去以后也必定有后患。”

    白衣女子摘下了他的面具,白发之下是一个应该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人。

    没有想象之中坚毅果敢,也不是什么狠辣人物。

    看上去有些怯懦和瘦弱。

    白衣女子手指拂过他的白发,喊出了他的名字。

    “单晟。”

    紫衣人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我失败了,我虽然以血脉追溯龙气找到了那白龙,但是按照你说的话却没有说服它。”

    白衣女子丝毫没有意外:“龙要是这么好控制摆布,能称之为龙吗?”

    “我早就预计到了,我让你过去只是在它心里埋下一个种子,接下来我自有安排。”

    紫衣人这个时候问道:“他们是谁?”

    女子仿佛早就知道了王七郎和陆长生的身份:“是长生观的人。”

    说到这里,她的眼中露出了冷色,

    “你的仇,我会给你报的。”

    “他砍断你一条手臂,我就拿他的两条手臂赔你。”

    单晟摇头:“我的事不打紧的,只要不误了姐姐的大事就好了。”

    白衣女子将单晟的袖子放下,抬手一位奴仆便过来搀扶着他走下去。

    “你好好养伤,后面的事情交给姐姐就好了。”

    安置好了单晟,其立刻穿过院子的偏门,回到了一处雅致的闺房内,躺在了床上。

    刚刚断臂接续神通惊人的女子眨眼之间又变成了一个柔弱如同娇花一般的少女。

    而门外传来了侍女的声音:“小姐刚刚喝了药,已经睡下了。”

    “公子你明日天亮后再来吧!”

    “咳咳咳!”

    她躺在床榻之上咳嗽了几声,脸色越发苍白,嘴唇映衬得越发殷红:“是李公子来了吗?”

    “让他进来吧!”

    “吱呀!”推门进来的赫然就是齐王世子李轼。

    他披着黑色的斗篷,在门外等候了良久,一进来便直扑床边。

    “紫衣,你的病又犯了。”

    顾紫衣柔和的目光落在李轼的身上:“紫衣这病估计是治不好了,不知道能撑多久。”

    “公子何必浪费心思在我身上。”

    李轼急忙说道:“我马上就要拿到当年你曾祖留下的仙剑了,到时候你便可以继承仙人法力,到时候这病症也定然能痊愈。”

    顾紫衣摇头:“我从小就听说了,那仙剑落在了我曾祖当年锁住的一条龙脉手上,如今这龙脉已经化为了真龙。”

    “龙,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

    李轼坐在床边看着顾紫衣柔弱苍白的连,心疼至极。

    “你可是仙人后裔,那仙剑注定是属于你的,无人可以夺走。”

    世子想要抓住顾紫衣的手,而女子明显不想和他太过亲近,将手缩了回来。

    这一动,又开始咳了起来。

    白色的丝帕捂住嘴,隐隐能够看到一抹血红,犹如雪地腊梅。

    李轼不因顾紫衣的抗拒而恼,反而愈发珍视面前的女子,看着其苍白的脸揪心不已。

    他立刻站了起来,呼喊起了门外的奴仆:“快!”

    “将父王赐给我的养血丸拿进来。”

    顾紫衣吞服了丹药,这才好了许多,她刚刚话语引出了白龙,便顺理成章的说起了另一件事。

    “公子想要拿住那真龙,紫衣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曾祖昔日布下锁龙之局,此局是那真龙最大的弱点,可惜的是锁龙之局乃是当年后齐最大的秘密,我曾祖也没有留下其位置。”

    “不过锁龙井的位置,有一个人应该知道。”

    李轼立刻激动不已,看向了顾紫衣。

    “紫衣你快说,谁知道那锁龙井的位置。”

    顾紫衣娓娓道来:“当年赤州三大宗门,古陀寺、天剑阁、长生观三大宗门,最开始是由长生观寻龙,我曾祖身为天剑阁剑主进行锁龙,古陀寺以秘法镇压国运。”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人几乎都已经死去了。

    “但是当年的太玄上人可是一直都在,长生观的人肯定知道锁龙井的位置。”

    李轼听完在屋内踱来踱去,若是他人说的他还会怀疑和犹豫。

    面前的人是当年剑仙顾若白的后人,在李轼看来,她说的话绝对不会有错。

    他终于下了决心,缓缓说出了三个字:“长生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