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十八章:那就一起

第十八章:那就一起

 热门推荐:
    一众师兄弟立刻觉得不对劲:“鹰?这里怎么会有鹰?”

    陆长生看了一眼之后说道:“是御兽术。”

    “阴神境神魂开了第三识闻识后,便能够施展的法术。”

    王七郎点了点头:“大家不要动,等那御鹰离去。”

    苍鹰掠过上方,锐利的目光看向下方城内。

    王七郎一行人皆是披着蓑衣带着斗笠蹲在地上,小巷之中又是草垛又是杂物,那苍鹰掠过高空之时,只要他们不能动,根本无法发现他们的踪迹。

    但是只要一动,苍鹰也必然会看到,驾驭苍鹰的修士也肯定会发现他们。

    那苍鹰不断盘旋,久久未曾落下和离去。

    这样拖下去,等到道观那边发现异常,他们就真的插翅难逃了。

    王七郎也感觉有些棘手,他虽然预见到了此次的危局,知道那齐王世子想要对付长生观,因此提前准备了撤退的后路。

    但是他不可能预算到每个细节的方方面面,更没想到对方手的一只御鹰,刚好将他们逼到了死角。

    “淅淅!”

    这个时候,上空传来了声音。

    姜城突然开始下起了雨。

    雨滴敲打在屋檐瓦片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下雨了。”张鹤松惊喜的看着王七郎。

    陆长生脸上也显露出一缕轻松,重复了一句。

    “下雨了。”

    王七郎仰头,感受着雨点打在自己的脸上,想起昨天陆长生碰到浑身重伤的白龙掉落天穹的事情。

    “云从龙,施云布雨,执掌雷霆。”

    “所以近来东海府阴雨绵绵,都是因为龙,昨日夜里风停雨歇,同样也是因为那条白龙。”

    “现在看天象,应该是这白龙的力量又开始恢复。”

    他脸上雨水流淌,笑着看向陆长生和张鹤松师兄:“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和预料之中的一般,因为雨越下越大,没有多久那苍鹰终于退去了。

    蹲在地上的一众道人终于站起身来,雨水沿着斗笠蓑衣不断的往下滑落。

    王七郎招手向前:“继续出发。”

    “所有人快一点,尽快赶到城北码头。”

    这些道人虽然不能修行,但是一个个都是常年习武,跑起来健步如飞。

    一行人终于摆脱了困境,按照原定的路线朝着城北码头赶去。

    一路通行,再也没遇到任何意外。

    ———————

    雨水落在济水河上,掀起无数涟漪。

    河上船来船往,城北码头卸货繁忙。

    虽然下着雨,这里依旧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气息。

    一打着伞的掌柜打扮的中年人佝偻着腰讨好的站在王七郎面前,指着停靠在一旁的货船。

    “黄爷,这就是您要的船。”

    “一直在这里候着您呢。”

    王七郎看了看,没有问题:“别跟着我了,去跟船主说,安排开船吧!”

    “是去龟城县的,没错吧!”

    牙商不断的点头:“没错,这批货都是运往龟城县的。”

    张鹤松一行人带着斗笠身披蓑衣,陆续登上这艘货船。

    他安排着一众师兄弟上船之后,数了数一个不少之后,自己这才走上去。

    张鹤松扭头看向王七郎。

    才发现王七郎止步在岸上,没有登船的意思。

    他对着王七郎招手:“七郎师弟,上来啊!”

    王七郎摇了摇头。

    张鹤松立刻愣住了:“你不走?”

    王七郎点了点头:“师弟我身负师命,暂时还不能离去。”

    他又看向了陆长生:“长生师弟,就由你护送诸位师兄弟回去吧!”

    陆长生先是偏头深深看了王七郎一眼,随后回过头来,依旧一副高傲的模样。

    “我跟你一起接的师命,你有师命,我也有。”

    听到王七郎和陆长生这么说,涉及到师尊掌门,张鹤松也不好多说什么。

    “唉,这次多亏了七郎师弟你和长生师弟,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师弟!陆师弟!”

    “你们多保重啊!”

    船启航,偏离河岸驶入远方。

    王七郎站在河岸,朝着雨中逐渐远去的船挥手。

    “一路顺风。”

    张鹤松也站在甲板上对着王七郎喊道:“你们也小心,早点回来。”

    这位师兄虽然胆子有些小,但是心却不坏。

    师兄弟都被送走了,王七郎折身离开了城北码头。

    陆长生一副冰冷的表情,跟在他身后:“你这是干什么?”

    王七郎耸了耸肩头:“完成师命啊!”

    陆长生拦住了王七郎:“情况超出我们想象,根本就不是我们想躲就躲得过去的,师父之前预见的情况和实际差得太大,我们该尽快撤回去。”

    身后是河水涛涛浩荡东去,身前是雨中古城楼阁绵延。

    王七郎转过身来,看向了陆长生。

    “所以我才让长生师弟你随张师兄一起回去,没必要跟着我。”

    “我想要留下来,看看这赤州有多少风云人物。”

    陆长生眼神疑惑,不明白他为何要留下在这种危险的风云汇聚之地。

    “你不是说了,师父说不准插手真龙和仙剑之事吗?”

    王七郎摘下了斗笠,露出了脸歪着头抿嘴笑着看他。

    “师父还说了,让我别丢了他的脸。”

    “而我刚来姜城第二天,就被人逼得狼狈而逃。”

    “师父很没有脸面,我~”

    “也很没有脸面。”

    陆长生一直以为王七郎只是一个吊儿郎当的浪荡子,喜欢开玩笑却心中阳光和善的人。

    此刻,他骤然想起初次见面拜在太玄上人面前的场景。

    王七郎求的不是长生,他求的是一世逍遥。

    是驰骋人间,纵横百年的逍遥。

    他向往的从来不是平凡,而是轰轰烈烈的一生。

    他望着王七郎,突然感觉一股不平。

    天资、情分、才智自己处处输王七郎一头,如今难道连心气都比不上他了吗?

    陆长生看着王七郎,良久之后终于开口说道:“想一个人出风头?”

    王七郎咧开了嘴巴:“那就一起。”

    他将手中的斗笠当做飞镖一样甩了过来,转身迎着那起伏屋的屋阁楼宇,冒雨再度踏入古都的青石板街。

    陆长生稳稳接过斗笠,嘴角忍不住扬起,紧随着王七郎消失在雨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