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二十章:半生藏锋无人识

第二十章:半生藏锋无人识

 热门推荐:
    古陀寺。

    破屋陋瓦,流水滴答。

    这已经不叫漏雨了,是开了天窗,然而这一处地方已然成了王七郎和陆长生的暂时最安全的容身之所。

    王七郎盘坐在空荡荡的佛陀神台之上,学着佛陀道尊一般装模作样了半天,终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定。

    “稍后我魂魄离体,可出不得半点意外。”

    抱着刀坐在门口的陆长生头也没回,只看着外面的雨景:“我守着,出不了事。”

    王七郎闭上眼睛,一手捻着一张自己印的往生钱。

    此时他庆幸自己印的时候一丝不苟,如若偷奸耍滑出点问题,现在就报应在自己身上了。

    “往生引渡。”

    “冥钱开路。”

    纸钱无火自燃,纸钱随风而转,带着火焰环绕在王七郎的身周,就好像鬼火一般在跳动。

    王七郎盘坐在神台之上,头颅瞬间低垂了下来,眼神无光。

    就好像丢了魂一般。

    阴神境和阳神境的魂魄是可以借用手段离体的,不过离体之后脱离了肉身支撑不了片刻,便会身死道消。

    而且哪怕魂魄离体了,也提升不了战力,只有神魂和肉身之力相结合,才能对敌。

    除了一些特殊情况,要不然魂魄离体只是自寻死道。

    只有到了元神境界,有了法宝相护,这个时候才有了元神行走千里之外,但是依旧脱离不了肉身束缚。

    王七郎感觉自己恍恍惚惚,行走在一片由清烟凝结而成的道路之上。

    走走停停,他终于站稳住了身形。

    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通天岭长生观的后殿之中,只不过他不是站在地上,而是站在那由三足香炉流淌出来的烟雾之中。

    漂浮摇晃,身边烟雾旋转。

    面前一白发白须的老者手持浮尘,坐在坐塌之上。

    王七郎俯首而拜:“师父。”

    太玄上人拂尘一甩:“你竟然能够想到用这往生引渡之法来见我,也算是个鬼才了。”

    “说吧!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王七郎将这两日发生之事告诉了太玄上人,包括自己用隐身术听到的,陆长生碰见真龙和后齐余孽,还有今日试探齐王世子和当机立断应变撤离之事。

    “这齐王世子李轼野心勃勃欲要整合整个赤州修行势力,同时对我长生观虎视眈眈。”

    “他想要镇压真龙,定然是为了齐王争夺太子之位一事。”

    “而且那仙剑若是不得剑灵认可,无人可夺之事,徒儿思来想去,觉得那李轼不会不知,他依旧想要强夺那仙剑,定然有办法真正掌控仙剑。”

    “他的谋划若是真的成了,齐王有了太子之位,李轼拿到了仙剑。”

    “其势大成,必然会对我长生观下手。”

    烟雾笼罩着少年道人的魂魄,他目光坚定的看向了老者。

    “所以我想要留下。”

    太玄上人听到这等消息,依旧没有任何动作表情:“你打算如何?”

    王七郎想了一下:“目前还没有定策。”

    “但是真龙不可留在东海府,要不然东海府和我长生观不得安宁。”

    “仙剑也决然不能落在李轼手中,要不然到时候就是刺向我长生观的一柄利器。”

    太玄上人这个时候看向了王七郎:“和齐王府相争,和叶仙卿相斗。”

    “你想过后果吗?”

    王七郎一叩到底:“师父!”

    “您若是只是想静诵黄庭,咱们将山门一封便是清静自在。”

    “您是想要聚运成仙,那么就不得不争。”

    “不争,拿不下东海府的香火气运。”

    “而且,东海府的香火气运够吗?”

    “师父?”

    王七郎前面说的话,太玄上人明显不在乎。

    不过王七郎说的最后一句话,成为了影响太玄上人的关键因素。

    太玄上人的鬼仙修行已经走到了尽头,想要更进一步成为神仙,就必然需要去争夺。

    太玄上人和王七郎四目相对,他从其眼中看到了许多。

    那是不甘平凡,搅动天下风云的目光。

    太玄上人忽然想起他少年时候上山拜师的模样,从来不苟言笑的老道士终于发出了一声轻笑。

    此刻他那笑容和王七郎重叠在了一起,一模一样。

    “好!”

    “争,那就争个光芒万丈。”

    “争个惊天动地。”

    -———————

    天恒真人身形虽胖,但是此刻在后殿之中走来走去的速度却不慢。

    其嗓门极大,发出愤怒的声音。

    “什么时候,区区一个叶仙卿,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齐王世子,也敢招惹我长生观?”

    他用力的一挥手,袍袖震响。

    “当年那天剑阁剑主顾若白那杀才多厉害,到了我长生观也得低头。”

    “这才多少年,就没有人记得我们了。”

    “师兄,我看咱们不能再退了。”

    太玄上人突然开口:“我准备去一趟昌京。”

    天恒真人刚刚还气势汹汹,此刻听到太玄上人的话,却突然哑火了。

    胖道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太玄上人:“师兄说的可是当真?”

    太玄上人目光悠长,看向了殿外的云海和群山。

    “当年霍山海邀战天下十大仙门,败尽天下,群仙束手。”

    “我十大仙门立下誓言,一甲子不得入世。”

    “算一算时日,如今刚好是一甲子过去了。”

    “霍山海肉身腐朽天人五衰,而我却今非昔比。”

    太玄上人站起身来,那目光锐利如同剑芒,再非一垂垂老朽模样:“藏剑蓄锐数十载,是时候拿出来亮一亮了。”

    “霍山海的时代过去了,他证不了神仙,我来证。”

    “他!”

    “该挪一挪位置了。”

    天恒真人有些激动,大叫了三声好:“好!好!好!”

    “师兄!”

    “这才是你啊!”

    “这,才是咱们长生仙门。”

    太玄上人点了点头:“七郎这小子虽然还是太过稚嫩了一些,高看了那东海府内的魑魅魍魉,也小看了我长生观。”

    “不过他说的一句话倒是点醒了我。”

    “如今,是到了该争的时候了。”

    天恒真人兴奋得脸上肥肉都在抖动,不过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接着问道。

    “那七郎和长生师侄那边?”

    太玄上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七郎此次应对得不错,他若是唯唯诺诺,我倒是不喜。”

    “他敢拔剑而起,才是真道人。”

    “我收的是仙人道种,不是废物。”

    天恒真人听到太玄上人的话,胸中也也顿时生出豪情万丈。

    “区区一个叶仙卿,一条未成气候的白龙,还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也想翻江起浪?”

    “东海府胜负成败,无关大局。”

    “我们要的,是天下大势。”

    两人仿佛又回到了他们的少年时一起纵横天下的岁月。

    太玄上人最后说道:“此次就由他们俩去摆弄吧,你在一旁照看一些就是。”

    说完这句话后他几步跨出后殿,一道光芒从通天岭上发出。

    贯穿天地。

    光芒冲上九天,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

    “半生藏锋无人识,一朝出鞘天下寒。”

    “此去九天揽明月,不破天阙不得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