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二十一章:就没有什么正经人吗?

第二十一章:就没有什么正经人吗?

 热门推荐:
    齐王府附近,隔着一条街的民间小院。

    王七郎和陆长生两人撑屋顶的木头天窗,从里面探出脑袋看向了齐王府内部。

    发现姜城内并没有大规模的搜索两人,他们便立刻从古陀寺那个遍地爬虫四处漏雨的鬼地方撤离,换做普通人打扮在齐王府周遭寻了个僻静不起眼的院子住了下来。

    雨中午停了一段时间,不过看天色阴沉的情况,估计晚上还得接着下。

    “叶仙卿住在东侧的一间院子里,一群女侍正在服侍他泡澡,他要求用极品的醒神香……”

    “火头陀正在训斥两个徒弟,还打了其中一人一巴掌……”

    陆长生这法术甚是玄妙,因为所有消息都是由风带来的,因此没有神识波动。

    哪怕是元神真人,只要不当面就难以看出异常。

    王七郎一副本半仙算无遗策的表情:“如我所料的一般,这京城来的方士果然被那李轼借刀杀人,来对付我们来了。”

    “这李轼在我面前玩三十六计,哼哼。”

    说着说着抬起左手来。

    “班门~”

    “弄斧~”

    “还有昨天那个长得女里女气的弟子还跑到道观里布置了一番,想来个守株待兔,等着我们观中弟子悄悄回去探查的时候逮住我们。”

    “就这智商,也想逮住我们。”

    这一次,他伸出了右手。

    “白日~”

    “做梦~”

    陆长生哪怕心里很佩服王七郎,但是他是绝对不会在嘴上说出半个字来的。

    发现齐王府内暂时没有什么大动静,王七郎拍了拍陆长生的肩膀:“走!”

    “下去谈谈,接下来的计划。”

    王七郎和陆长生从屋顶爬了下来,坐在了客厅的左右两侧。

    王七郎端起茶壶给两人的茶杯各倒了一杯茶,陆长生没有喝,而是问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而且就我们两个,能对付得了这叶仙卿和李轼?”

    王七郎却端起茶杯一口饮尽,如同牛嚼牡丹。

    放下茶杯后,他先是伸出两个手指,转着圈:“人嘛,想要做成一件事情很难,但是要让一件事情做不成,却很容易。”

    他深处五指在面前捏成拳头:“咱们就盯着这里,然后找到机会就专门坏他们的事。”

    “只要他们办不成事,成不了事,就会焦头烂额。”

    “就分不出心来对付我们和长生观了,也不会去关注到我们借书聚运之事。”

    王七郎虽然说得把握十足,但是从话语之中便知,他目前还没有定策。

    但是陆长生却对他有着一股无名的信任感,嘴上说不出来,但是内心深处却相信面前这人真的能够对付得了那齐王府和元神真人。

    “除了我们俩轮流盯着齐王府动静之外,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师父说了,借书聚运之事为重,只要我借书聚运的事情办好了,其他的事情我想怎么做,他不管。”

    “我负责晚上盯住齐王府,关注李轼和那叶仙卿的动向,白天抽空去安排这借书聚运之事。”

    “你负责白天,除此之外,我还有件事情要你去办。”

    陆长生:“什么事情?”

    王七郎凑近了一下,手肘撑在桌子上:“记得那个紫衣人吗?”

    一说起此人,陆长生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杀气。

    “那个后齐余孽?”

    王七郎点头:“没错,记得当日他说过的话吗?他有办法能够追踪到真龙的位置。”

    “齐王李轼的目的是真龙与仙剑,叶仙卿的目的是真龙,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让他们得到真龙和仙剑。”

    “目前李轼和叶仙卿抓不住我们,就得抓这些后齐余孽。”

    “而听李轼之前的话,他应该已经在关注这些后齐余孽了。”

    “你有听风术,对于寻人方面有着很大的便利和优势。”

    “你抽空在城内多转转,肯定能够发现这些后齐余孽的踪迹。”

    “先找到那个紫衣人,这个人对接下来的局势是关键。”

    陆长生疑惑:“师父不是应该知道锁龙之局吗?直接让山上的师叔下来放了这真龙拿到仙剑,不是更简单?”

    王七郎摇头:“虽然不知道这李轼不靠谱的小道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师父说当年长生观之负责观运寻龙,最后的锁龙之局的布置,是顾若白将仙剑给了珈蓝神僧,最后由古陀寺布下锁龙之局,我长生观根本就没有参与。”

    陆长生对于那紫衣人拼了命也要杀了他的事情依旧记忆犹新:“只要那紫衣人还在城内,我就能找到他。”

    王七郎站起身来,手往脸上拉了一下。

    面皮扯动,立刻就换了一副容貌。

    “你先盯着齐王府那边,我就先出门了。”

    陆长生问了一句:“去干什么?”

    王七郎拿出自己的得意之作,将一本书卷握在手中:“卖书。”

    -———————

    觉浅书肆。

    王七郎已经变成了一个三十许模样的书生,自信满满的坐在椅子上。

    看着一旁捧着书卷苦读的掌柜的,等候着其慢慢翻阅,直到其放了下来。

    王七郎立刻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赵掌柜,如何啊?”

    书肆掌柜的看了一眼王七郎,先开口说了一句“写得还行。”

    王七郎仿佛早就料到了,立刻起身准备商谈接下来的事情:“那……”

    然而赵掌柜的又立刻接了一句:“不过啊!”

    “卖不出去。”

    王七郎尴尬住了,又坐了回去:“为什么?”

    书肆掌柜掀开帘子,将王七郎请到了里面。

    “看见没有?这是姜城我和所有书肆卖得最好最好的书。”

    “这个才最好卖,也最能卖得动。”

    他冲着王七郎摇头:“你那个,没人看。”

    王七郎放眼看去,目光所及都是银瓶梅、灯草道人、白蒲团。

    画面污秽,言辞粗鄙。

    不堪入目啊!

    王七郎目瞪口呆。

    这个时候赵掌柜又接着说道:“就算没有这些,写些什么缠绵悱恻的男女纠葛啊!世家大族的爱恨情仇啊!也是有不少闺中小姐喜欢的。”

    “你这个,主角竟然是个猴子。”

    “哪里有人去看哟。”

    王七郎义愤填膺、义正言辞。

    “世风日下啊!”

    “人心不古啊!”

    “就没有什么正经人懂得欣赏什么叫做经典吗?”

    赵掌柜又将王七郎从帘子内请了出来,指向了外面的书架。

    “正经人谁买你这个,都买四书五经去了,学会了可是能参加科举的。”

    “你这个学会了有什么用?”

    “能成仙吗?”

    王七郎被问得哑口无言。

    将《西游记》贬低得一文不值,这个时候赵掌柜又骤然开口:“不过我个人倒是挺喜欢你这书的,我这里有一两银子,买你这一本闲暇的时候看一看……”

    王七郎还没等对方说完,就拍拍屁股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