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二十五章:都在算计

第二十五章:都在算计

 热门推荐:
    姜城一更三点入夜之后敲响暮鼓,全城实行宵禁。

    但是只有主干大道之上有人巡逻,坊市小道之间无人盘查,因此夜间街上也并不是完全无人,酒肆柳巷之中,依旧歌舞升平。

    陆长生穿梭在各个坊市之间,每到一处便寻找高处,施展听风术。

    他蹲在一处古塔之上,闭上了眼睛。

    掌心幻术浮现出一个紫衣面具人影,风掠过空中带来的讯息不断的和他掌心的人影匹配,

    但是姜城是个大城,他这种方法根本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找到人的。

    不过陆长生也不是真正的大海捞针,那一日紫衣人虽然是换了好几个方向撤离的,但是最后给他的感觉是向西边去的,于是他首选的便是城西。

    一连搜寻了几座坊市,天开始下起雨来。

    再加上实在是有些晚了,陆长生便准备先回去,明日再来搜寻。

    只不过从大道撤离的时候,陆长生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

    城中已然进入了宵禁,但是对方却行走在大道之上。

    空荡荡的大道之上一个披着血红色斗篷的人影在行走,极为显眼。

    仔细查探,更发现不对劲。

    对方几步便跨越了数百米距离,从街道的这一头,出现在了另一头。

    更可怕的是,地上没有影子。

    缩地成寸,立地无影。

    陆长生眼神一缩:“元神!”

    “叶仙卿?”

    陆长生又感觉不像,他立刻跟了上去。

    当陆长生远隔着几条街的距离,悄悄跟上来的时候,那披着斗篷的人影突然停下了脚步。

    对方好像发现了什么,但是笑了笑没有任何动作。

    西市,天行当铺。

    后院亮着灯光,单晟正在阅览一本古册,他突然抬起头来,看向了门外。

    “姐姐,你怎么来了?”

    一道身影直接穿过了只有一条缝隙的大门,犹如鬼魅一般站在了屋内。

    “原本只是来看看你伤怎么样了,没想到将长生观的道士也给引过来了。”

    来人发出了声音,正是顾紫衣。

    单晟看向了外面:“姐姐要将他们引过来,杀了他们?”

    顾紫衣完全没有将陆长生放在眼里:“不,杀他们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不过我们刚好可以利用他们,将你在这的消息散发出来,到时候你趁机将锁龙之局抛出去。”

    “我们不能等着他们动起来,得让他们按照我们定好的方向动起来。”

    单晟立刻认真了起来:“姐姐想怎么办?”

    顾紫衣吩咐道:“一是引李轼上钩,让他认为锁龙局是他凭借自己实力得到的,是从你手中抢来的。”

    “二则逼迫那白龙妥协,这白龙高傲如此,便是因为现在还没有人找到锁龙之局。”

    “到时候锁龙之局泄露了出来,李轼、叶仙卿、长生观一同盯上它,而只有我们可以打开锁龙井,由不得它不向我们低头。”

    “那时,我们让它做什么,它就得做什么。”

    雨夜里。

    陆长生跟在顾紫衣的身后,根本不敢考得过近。

    良久之后才悄悄摸摸的靠近长定坊,直到天亮之前,终于找到了紫衣人单晟。

    “原来躲在这。”

    陆长生在远处看了一眼天行当铺,不敢再靠近和久留,确定了地方之后便迅速退去。

    然而其却不知道,一道巴掌大小的血色纸人却紧随其后,跟着他的脚步一同穿梭在姜城的城墙屋顶之上。

    然后,刚刚到达主干大道,突然平地一声剑鸣。

    那纸人飘摇在风雨中,一柄利剑穿透符纸,将那纸人穿透钉住在地上。

    纸人之上的力量散去,迅速燃烧成灰,那火焰连雨水都打湿不熄。

    这一举动,就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瞬间成百上千的纸人从远处冲出,沿着各个屋顶飘舞,掠过街道。

    但是,不仅仅没有找到灭杀纸人的身影,更连原本跟着的路长生也丢了。

    寻找良久,这些纸人不甘心的盘旋在天空,最终还是散去。

    隔着几条街的一处角落,两道身影从黑暗之中走出。

    陆长生:“你怎么突然来了?”

    话出口的时候他却又立刻想明白了,天都快亮了,王七郎这是担心他出事来寻他来了。

    王七郎当然不会将这事情说出口,而是装模作样的对着剑尖吹了一口,仿佛想要将上面的灰烬吹干净。

    然后他帅气的将剑插回了剑鞘,竖起两根手指摇了摇。

    “长生师弟,你这不行啊!”

    “让你出门找个人,天都快亮了,你找了个纸人回来?”

    “你想要纸人早说嘛,明天一早我就去扎纸铺子,给你烧八个美姬妾。”

    “燕瘦环肥,高挑玲珑,想要啥有啥……”

    陆长生懒得理会王七郎的调侃,只说了一句就打断了王七郎的喋喋不休:“我找到了紫衣人。”

    王七郎扭头看向路长生:“说说。”

    “怎么找到的?”

    陆长生说完之后,王七郎听完摇了摇头,

    “元神真人的手段若非神通,难以瞒得过他们,你若是待着不动,他或许不会察觉你,你跟了他一路了,他会看不到你?”

    陆长生皱起了眉头:“你是说,他是故意带着我去的城西?”

    王七郎也不能确定:“反正要么他早就发现你了,要么你是他祖宗。”

    “要不然怎么还给你烧个纸人过来了。”

    王七郎拍着陆长生的肩膀揶揄道:“这大礼,一般人还真受不起。”

    调笑完了陆长生,王七郎也认真了起来。

    “不论如何看,这西市天行当铺是个大坑。”

    “不过对我们来说刚刚好,将紫衣人的位置泄露给徐云,让他和叶仙卿去趟这个大坑。”

    陆长生皱起了眉头:“我们不是阻止叶仙卿和李轼找到真龙和仙剑么?这样岂不是帮了他们?”

    王七郎举着伞缓缓前行,在雨中有着一种闲庭漫步的自信感:“真龙要出世,我们挡得住吗?”

    “仙剑要择主,我们挡得住吗?”

    “齐王府背靠着朝廷,要给天子炼丹,我们挡得住吗?”

    陆长生一阵默然:“哪怕挡得住,接下来大宣王朝估计也会容不下我们。”

    王七郎接着说道:“当车轮滚滚而下的时候,我们螳臂当车是自寻苦头,哪怕拼尽全力成了,也是两败俱伤。”

    说到这里他话语一转:“但是我们只要登上车子,然后从内部把他的杠子给咬断,他们就得车毁人亡。”

    陆长生眼神一亮:“你终于有定计了?”

    之前王七郎虽然打定主意要对付齐王府和叶仙卿,但是却一直都是在观望,还没有真正的计策出来。

    没想到观望和收集信息几日之后,王七郎就已经有了计策。

    王七郎点了点头:“夜里刚刚有了定计,我们不阻止齐王府和叶仙卿炼丹,毕竟我们两个这小胳膊小腿的,要和齐王府和叶仙卿掰腕子,那不是厕所里点灯笼——找死么?”

    “他们要寻龙,就让他们寻。”

    “他们要夺剑,就让他们夺。”

    “他们最终的目的无非就是炼出真龙丹讨好天子,到时候齐王便是太子,将要继承大统之人。”

    “叶仙卿攀附上了齐王府,荣华富贵有望。”

    “李轼权势无两,还有了仙剑,到时候一统赤州势力,地位稳固如泰山。”

    王七郎脸上这个时候露出玩味的笑容,甚至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们的如意算盘打得挺好,不过……”

    “若是齐王府献给圣人天子的真龙丹有问题,你说会怎么样?”

    陆长生瞳孔一缩:“真龙丹由叶仙卿亲自炼制,岂会出问题?”

    “就算出了问题,叶仙卿和李轼会看不出来?就这样傻愣愣的送呈天子?”

    王七郎眉头扬起:“所以夜里我已经找到了徐云,他继承了叶仙卿的炼丹术,知道叶仙卿所有的秘密。”

    “而且,他还有致命的弱点,以及和叶仙卿化不开的矛盾。”

    “他。”

    “将是我们入局的棋子。”

    陆长生看着王七郎,突然浑身上下打了个冷颤。

    虽然王七郎不过只是一个初入修行之门的修士,年龄还未及弱冠。

    但是此刻他的所作所为,足以让所有人感觉到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