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二十七章:本钱回来了

第二十七章:本钱回来了

 热门推荐:
    姜城,西市天行当铺。

    天阴,雨歇。

    单晟坐在桌前,背后是一副仙鹤飞天屏风。

    那被王七郎斩断的臂膀,如今看上去已经完好如初,好似从未受过伤一般。

    他执笔挥洒,几笔便勾勒出了轮廓,但是在画眉眼的时候,笔却停了下来。

    执笔的手垂下,另一只手抚摸在画纸之上。

    最终却依旧没有将画中人的相貌画出,而是将画纸取下,点燃放入火盆中,静静看着其燃烧成为灰烬。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动静。

    门推开,两个人单膝跪地在外。

    一人身穿黑衣,单膝跪地手中却杵着一根铁头棍;另一人穿着黑衣,腰间揣着两杆铜锤。

    身形孔武有力,双目隐含神光,一看就知道不仅仅是武艺精湛,而且还是个修士。

    “主人,他们来了。”

    单晟便知道,顾紫衣所说的让所有人按照自己预想之中的动起来的时候到了。

    他问道:“来的是谁?长生观的人?”

    单晟的话语没有上位者和天潢贵胄的那种强势,反而格外温和,颇有种君子如玉的气度。

    门外之人回答:“不,是齐王府的人。”

    “不仅仅叶仙卿的弟子徐云过来了,连一直守在李轼身边的火头陀也来了。”

    “除了七八位阴神境的修士,还有上百甲士和数十弓弩手,如今将当铺周围的各个街道锁死。”

    这些甲士和弓弩手都是齐王府用来对付修士和江湖高手的,非一般兵卒可比。

    单晟听完没有任何慌乱,而是说道。

    “那长生观的王七郎果然和姐姐说的一般,心思比狐狸还精,跑得比兔子还快,他是不会入瓮了。”

    “按计划进行。”单晟转身将门重新关上。

    他带上面具,披上紫袍。

    袍上绣着白鹤,内衬的里衣上有着淡色的纹饰。

    同时将一副看起来像是姜城地图的泛黄古卷展开,挂在了屏风之上。

    此图正是昔日后齐末帝找到长生观、天剑阁、古陀寺布置下,舆图想要延续后齐国运的锁龙之局。

    夜幕降临,看起来一切如常。

    然而天行当铺的周围杀机沸腾,街道小巷之中人影重重,阻挡住人流进出。

    路边的茶摊之上不少目光隐隐看向远处的当铺大门,而在对面酒楼之上,徐云和火头陀二人对面而坐。

    随着一间间铺子打烊关门,徐云终于站起身来,走下了酒楼。

    而布置在各处的人影也都动了起来,围向了天行当铺,将前后院子几间大屋围得水泄不通。

    当铺里的人立刻发觉,赶紧堵上了大门,里里外外所有人拿出了刀剑甚至弓弩,一副拼死一搏的模样。

    “不好!”

    “官兵杀来了。”

    “赶紧通知主人。”

    火头陀甩手,将照神鉴架在了天上。

    这一次照神鉴的范围可就大得多了,绽放出的神光也要亮得多,当铺的喧闹声嘎然而止,所有未通修行之人哪怕武艺再高强,也只能被定住魂魄任人宰割。

    “杀!”外面等候的众士卒也早就将这一套配合训练得炉火纯青,看到照神鉴出来之后,立刻杀将进去。

    只不过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他们迎面撞在了铁板之上。

    “给我下来!”屋顶之上,声如惊雷。

    一人影高高跃起,手中棍棒朝天而去。

    看那模样,就好像猴子想要揽下天上的月亮一般可笑,按照其跃起的高度估计连照神鉴的影子都摸不着。

    然而其手中那有着精致纹路的铁头棍棒,瞬间绽放出一个放大十倍的棍影,轰击在了照神鉴之上。

    “铛~”

    那声音,比山上敲钟的声音响十倍、百倍。

    整个姜城都听得清清楚楚,西市更是不少人震得头晕目眩,捂住耳朵。

    那人从屋顶月起,一棍就瞬间就将那悬浮在空中的照神鉴轰飞了出去。

    火头陀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抬手想要收起照神鉴,因为飞出的距离太远,已经收不回来。

    于此同时,那轰飞照神鉴的身影还有另一个人,朝着火头陀围攻过来,更是让他无法顾及照神鉴到底飞哪里去了。

    一人手持棍棒,挥舞出的金色棍影,威势猛不可挡。

    一人手持铜锤,犹如怒目罗汉,一锤砸下便是一道火红的影子。

    二人如同金刚罗汉下凡,和火头陀手中托起的火龙斗在了一起。

    火头陀也立刻认出了二人的手段:“金刚杵、罗汉锤。”

    “没想到古陀寺的护法传承如今还在。”

    火头陀三师徒结成阵形,卷起漫天火影对住二人,宽阔的街道之上,立刻打成了一片废墟。

    火头过处一片焦黑,棍锤扫过,便是大坑深洼。

    大宅几座屋子庭院内外,厮杀声成片。

    而徐云直接冲进了当铺深处,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这个时候,庭院里的一间屋子中的火光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他立刻冲过去,手一挥一阵狂风推开门,就看见屋内熊熊大火燃烧起,一人正急匆匆的将火油倒到房间的各个角落。

    然而徐云目光掠过,却瞬间落在了那仙鹤飞天屏风之上,一条龙脉被钉住在城中,牢牢锁死在大地之下。

    他立刻猜到了这是什么,呼吸骤然也变的火热了起来,眼中只剩下了那副图卷。

    “拿到它!”

    “拿到它!”

    “拿到它师父便能够练成真龙丹,而我便能带着龙如意一起走,拿到它我便能偿还师父的恩情。”

    相比于那个神秘不知来头的人,徐云内心最终还是更愿意去相信自己的师父叶仙卿,那个将自己从小养大,亦师亦父的男人。

    徐云推门而来,单晟当然也发现了他。

    单晟立刻挥手而起,道道冰凌席卷空中,朝着徐云攒射而来。

    “呼!”徐云张开口,便是狂风呼啸而起。

    狂风虽然不能破坏冰凌,但是却能够让冰凌偏离位置,失去作用。

    与此同时徐云手中的青鞭甩出,准确的搭在了屏风之上,将那泛黄图卷扯了回来。

    而单晟见状,立刻发出一声怒斥:“给我放下!”

    仿佛如何都不能让这件宝物落到徐云的手中。

    徐云愈发确定,此物肯定就是自己想象之中的记录锁龙之局的图卷。

    他哪里肯放手,其紧紧抓住图卷,鞭子卷起甩出一条数米长的风刃,劈开了大火和屋顶。

    二人斗在了一起。

    ———————

    王七郎盘坐在西市的坊墙之上,拿出刚从街上买的肉饼,啃得那叫一个香。

    陆长生傲然挺立,目视前方一动不动。

    二人远远看着天行当铺那边的情景。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起火了,起火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

    突然间一道流光划过夜空,砸在了高墙之上,吓了两人一跳。

    王七郎朝着地上看去,就看见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鉴落在地上,光芒渐熄。

    二人目光对视,王七郎立刻跳了下去,捡起了地上的照神鉴,眉开眼笑。

    “哟呵!”

    “我说啥,我说啥。”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

    “你看,咱们这本钱回来得多快啊!”

    “这年头,做好人好事,还是有好报的。”

    长生观的师叔说过,法器这种东西,也不像法宝那样还认主什么的,谁打上了烙印,谁就能用。

    法宝就是有着贞节牌坊的坚贞烈女,法器就是勾栏里的窑姐,人尽可夫。

    王七郎擦了擦铜鉴,看着眼巴巴的陆长生,他立刻大气的一挥手:“接着。”

    陆长生抓住了铜鉴:“你不要?”

    王七郎:“一件法器而已。”

    陆长生正准备开口言谢,却不好意思说的时候,突然眼神凝重,扭头看向了天空。

    天上有来者丝毫不遮掩的穿过,普通人发觉不了,太玄上人赐予的听风术立刻有了察觉:“叶仙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