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三十三章:死生之事

第三十三章:死生之事

 热门推荐:
    夜雨淅沥,西市各个角落被团团围住,马车将堆积成山的恐怖尸骸运载出去。

    运尸的差役光是看着那尸骸,都已经吓的腿肚发软。

    大道中央,火头陀胸口缠着白色麻布站在两具尸骸面前良久。

    细看可以看到白布之上沁出来的血红,看起来之前修罗魔女那一击,让火头陀受伤不轻。

    在其身后一位身高九尺的戎人壮汉打着伞,如同一堵高墙。

    良久之后,壮汉开口说道:“已经准备好了。”

    火头陀最终抱着两位弟子的尸骸,穿过街道一步步走到坊门楼下。

    甬道前有着一座木头搭建起来的临时台子,一群戎人披甲士卒已经等候在这里,这些都是跟随着火头陀一起来投齐王的勇士,还有几位来自于北戎的番僧手持法器站在台下。

    火头陀将尸骸放在台子上,然后手一挥,大火从台基下燃起,瞬间旋转着将整个木台点燃。

    看着两具尸骸在火焰里,渐渐燃烧成为灰烬。

    火头陀的瞳孔中倒映着那跳跃的火苗,心中也同样燃烧器熊熊怒火。

    他突然用刀划开手掌,握紧手掌让血从缝隙里滴下。

    其高声对着苍天喊道。

    “拓跋!”

    “丹木。”

    “你们不会就这么白死的,师父一定……”

    “一定会替你们报仇。”

    而在天行当铺那边,更多的城中役卒、差役则在翻着废墟,齐王府的不少人也在那边负责收尸和查看情况。

    试图从这一片废墟之中寻找着所有可能有用的东西,这件事到此还没有结束,接下来还要搜捕城中残存的后齐余孽,除贼务尽。

    齐王府的一位奴仆清点了尸骸过后,皱起了眉头:“不对!”

    “不对劲。”

    另一个奴仆拿着簿本正在记录,听到声音抬起头:“怎么不对劲?”

    对方看了被大战打塌的店铺,最后目光落向了大火燃烧过后的后院。

    “为什么没有徐云和龙如意的尸体?”

    拿着簿本的奴仆立刻觉得不妙,这位圣人天子面前的大红人、堂堂元神真人可不是他们得罪得起的:“叶真人可使吩咐了,一定要将尸体带回去的。”

    没有人敢怠慢,他们立刻清查了一遍,然后立刻将此事禀报了上去。

    齐王府的重重宫室楼阁的其中一座,灯火通明。

    叶仙卿这老匹夫正在其中享乐,他提着酒壶看着摆在地上的金银宝物放浪大笑。

    随后,他将酒壶里的美酒倒在胡姬身上,然后趴在胡姬的胸脯之上畅饮。

    胡姬身上的薄衫已经被他剥掉了一半,一双玉壁紧紧搂着叶仙卿嬉笑不止,让其沉浸在自己那宽广的胸怀之中。

    然而这个时候,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叶仙卿的雅兴。

    叶仙卿眼神一瞥,露出不满的神色。

    他将酒壶甩了出去,砸在了门上。

    “滚!”

    “今天不论什么事情,都不允许打搅本真人悼念我的两个徒儿。”

    门外之人开口说:“禀告真人。”

    “您的两个弟子……您两个弟子的尸体不见了。”

    叶仙卿听完,骤然将身上的胡姬退开,自身身穿白袍坦胸露乳的坐在坐席之上,挥手打开了大门。

    来人毕恭毕敬的上前,详细说明了情况。

    叶仙卿追问道:“只少了他们两人的尸体?可有找到什么线索?”

    “何人如此龌龊,连死都不让我的两个可怜徒儿安宁。”

    来人递上了一张充满污痕的残破纸符。

    “我们在地上,找到了这东西。”

    “真人可识得?”

    虽然沾染了污痕,但是只要一抹就下去了,用力撕扯而不毁,这纸符的材料非同一般。

    叶仙卿仔细的看着上面的纹路,突然眼神一变,摆了摆手让来人赶紧退下去。

    他当然认出了这宝符是什么东西:“替死符。”

    “小畜生,当真是小看你了。”

    一想到那个违逆背叛自己的小畜生还活着,叶仙卿胸中怒火中烧,又充满了烦躁,徐云手上可是有着自己不少绝对不可外传和让其他人知道的东西。

    一时间,刚刚得到的美姬宝物的喜悦也瞬间消散全无。

    来人刚好合上门,停留在门外缓慢的退去,同时将他这一句话听在了耳中。

    没有多久,另一边的李轼也同时知道了这个消息。

    正在看锁龙图的李轼,抬头看向对方。

    “徐云竟然没死?”

    奴仆跪在地上,点头说道:“而且那龙如意的死有些奇怪?充满了不寻常之处。”

    “徐云死在单晟手上,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轼若有所思:“哦?”

    “有些意思。”

    ————————————

    济水河畔。

    王七郎站在河畔的亭子中,怀中抱着一具整理得干干净净,穿着华丽服饰的女子。

    只是那女子早已没有了气息。

    河上划来乌篷船,划船的正是陆长生。

    他按照王七郎的吩咐找来了一艘船,停在了王七郎面前。

    王七郎低头看了一眼龙如意,他让人给龙如意穿上了干净漂亮的殓服,整理了妆容,比生前的清丽淡妆还要漂亮三分。

    他抬起头,一步踏上船。

    弯下腰,轻轻的将龙如意起放在了乌篷船的中央,然后在其周围围上一圈又一圈花朵。

    龙如意静静躺在花海之中,双手搭在胸前,仿佛只是睡着了。

    王七郎笑了起来,理了理龙如意散乱的头发。

    眼睛眯了起来:“不错。”

    “很美。”

    王七郎站在岸边,将船推离河岸,眼看着其随着河水流去。

    其一手握着照神鉴,等到了河中央,照神鉴便能够点燃船只,快速将所有焚为灰烬。

    这出自于火头陀的法器,本身就属于火属性的法器,属于攻防两用。

    防可以定人,攻可以用火。

    陆长生看着远去的船只,话语依旧简短:“不找个地方下葬吗?”

    王七郎摇了摇头:“长生师弟啊!”

    “你不觉得把如此一个漂亮的美人关在一个又窄又小的木头箱子里面,让她静静的等待着腐烂,等待着蛆虫爬满这张美丽的面庞。”

    “是一件无比残忍的事情吗?”

    “生,要逍遥惬意。”

    “死,也要漂亮洒脱。”

    陆长生接着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王七郎:“等!”

    陆长生:“等谁?”

    王七郎:“等叶仙卿和李轼。”

    陆长生:“我们什么都不干?”

    王七郎想起了什么,脸上扬起了微笑和期待:“当然不是。”

    他停顿了一下之后说道:“白龙传要开演了。”

    “嗯?”陆长生先是疑惑,仿佛王七郎这个回答跳跃性太大。

    随后他突然想起来王七郎说的是什么,他发觉自己竟然又忘了这次下山的主要任务,是借书聚运。

    而王七郎在跳出危机,完成了一系列的布置,修成了因果轮回经的同时,借书聚运的事情同样没有落下。

    他再度打量了一番身旁的这个人,有些事情,不得不佩服。

    船到河中,王七郎举起手。

    “轰!”

    照神鉴射出一道光芒照在了乌篷船上,熊熊大火立刻点燃了船只,属于修士的灵火燃烧起来连雨都不能熄灭。

    二人不再看接下来的情况,转身离去。

    然而两个人没看到的是,这个时候济水河中掀起浪花,在火焰将一切吞没之前,将龙如意卷入了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