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三十九章:心魔化身大法

第三十九章:心魔化身大法

 热门推荐:
    随着叶仙卿遭地煞之气灼烧而败退,城中也看似安定了下来。

    实际上叶仙卿的动作,就好像一个导火索一般,彻底掀起了暗藏在水底下的波浪。

    各方势力的计划和布局,都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一处雅致的小院之中,顾紫衣和单晟看着局势正在朝着推动的走向一路滚动下去。

    所有人仿若都只是顾紫衣手中的棋子,她想要对方落向何处,对方便会落向何处。

    顾紫衣忧郁的眸子终于显露出一丝欢喜,她捻起院中的花树,将鼻子轻轻凑在上面,缓缓闭上眼睛,嗅着花的香味。

    白色的衣袍胜雪,没有一丝墨染。

    束发的红色丝带如同雪中蜡梅一般摇曳。

    她扭过头来,嘴角抿起一丝弧度:“要开始了。”

    “小晟。”

    她看人的时候就眸子好像湖水一般。

    清澈如镜,但是深不见底。

    让人沉浸其中却又琢磨不透。

    “你做好准备了吗?”

    单晟明显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然而脸上却好像满不在乎的模样:“我知道的,姐姐你问过多少次了,怎么还要问。”

    他偏过脸去,仿佛在表示这种问题不必再问了,烦人。

    “我的心魔化身**早就修成了第一层,不用做什么准备。”

    顾紫衣看着单晟的一头白发,这便是为了修行心魔化身**而变成这样的。

    “我说的不是修行上的准备,而是你自己真的准备好了吗?”

    “因为这代价可能比你想象之中的还要残酷。”

    “心魔化身**被称之为魔门最诡谲的法门,连当初魔门自己都因修行心魔化身**之人失控,将最后一任修行此经的心魔主追杀至死,致使此经流落出来。”

    “要不然如此,这心魔化身**也不会落到我的手上。”

    “修行此法门者必须抛弃七情六欲,舍弃爱恨情仇,只保留一道执念。”

    “此执念化为心魔,从此化身无上心魔。”

    顾紫衣轻声细语之间出现了一丝停顿:“其实……”

    “哪怕历代修成此法的魔教高人,到最后也不知道最后修成的是什么?”

    “是自己执掌了心魔?还是心魔代替了自己?”

    单晟立刻如同以往一般,脱口而出说到:“为了姐姐,我什么都愿意。”

    顾紫衣摇了摇头:“不是为了我。”

    “是为了我们,为了我后齐、天剑阁、古陀寺那死去的千千万万的人。”

    他抚摸着单晟的头发,手指掠过他的脸颊,笑着说道。

    “姐姐不会逼你,这一切都必须你自己做下决定。”

    —————————

    白龙喋血,洒落九天。

    数日未曾下雨的阴天,再度出现了绵绵细雨,而且越下越大。

    大街之上行人匆匆,不少人被淋湿用袖子顶在头上快速奔跑。

    街边店铺的伙计站在门口,看着天上:“怎么会突然间这么大雨?”

    路上跑过的人站在店门口歇歇脚,便顺口回答:“听说城西那边白龙仙子出现了,还有人看到天上出现了一座宝塔,镇压在了白龙仙子身上。”

    伙计明显也是知道《白龙传》的:“什么?难道天上的托塔天王又来捉拿白龙仙子了?”

    “这可真的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不少人站在路边屋檐想要等雨变小,但是看着越来越大的雨势,也不得不加入了奔跑的人群之中。

    单晟打着伞穿过街道和人群,他心有些慌乱,也有些不知所措。

    顺着大道走,他竟然迷迷糊糊走到了齐王府前。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顾紫衣的声音再度回响。

    单晟看着宫殿重重的齐王府,他还是第一次认真的看这昔日齐国的皇宫,帝王居住的神圣之地。

    据说他的曾祖就是在这里登基成为齐国的皇帝,也是在这里输掉了江山,**于其中。

    他抬头看了半天,心静如水。

    因为他从未住进过里面,也从未见过那位曾祖,更无法体会帝王的权势是何等的至高无上。

    他转身离开,顺着主道往左走没有多远,就看到了菜市口。

    据说他的祖父、父亲、母亲还有家中的不少人都是在这里被斩首。

    他心中依然没有任何波动,因为他从未见过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后齐的辉煌,祖辈的仇恨,并不在单晟的记忆之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身边的人告诉他的。

    他突然觉得,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复国之梦,为了一个过去不知道多久的仇恨,真的值得吗?

    这些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雨幕遮住眼帘,长街似乎没有尽头。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高喊。

    “小超。”

    “小超!”

    “你在那里?”

    单晟扭过头去,一个躲藏在街角屋檐下里被雨水完全淋湿的孩子突然站了起来,带着哭声呼喊。

    “姐姐!我在这。”

    “姐姐我在这。”

    一个打着伞的少女从单晟的身边踩着水花穿过,过去呵斥自己的弟弟:“你这调皮鬼,又到处瞎跑。”

    少女擦了擦孩子的眼泪,将伞倾斜到他那一边,哪怕雨水打湿了自己。

    “走!”

    “我们回家了!”

    他心中瞬间触动,矗立在原地。

    八年前,他也是这样狼狈不堪的蜷缩在角落里,无助的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他当时想的是什么?

    对了,他当时想的是。

    我要是也有家,也有家人就好了。

    “堂堂天潢贵胄,帝室后裔怎么会流落成这幅模样?”

    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站在了他的面前,美得让人炫目,如同画中走出的人物。

    他仰头,看着对方说到:“姐姐!”

    “你是仙子吗?”

    白衣女子轻笑道:“仙子?”

    “他们都叫我妖女。”

    她伸出手:“跟我走吧!你以后就是我弟弟。”

    单晟眼中爆发出光彩,一把用力的抓着她的手,小脑袋点得和拨浪鼓一样:“嗯!”

    他不是什么帝室后裔,他不是什么天皇贵胄,他只是顾紫衣在街边捡回来的乞儿。

    什么复国,什么报仇。

    关我什么事情?

    他望着城中的全家万户,雨伞掉落在水中。

    大雨之中,他不顾一切疯狂的朝着顾紫衣的宅子奔去。

    那里就是他的家,他心之所归处。

    他想要告诉顾紫衣,自己不想复国,自己不想要什么王权富贵。

    他只想要和她一起,安安稳稳的过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