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四十一章:忽悠,接着忽悠!

第四十一章:忽悠,接着忽悠!

 热门推荐:
    王七郎骤然回过头,挎在腰间的青鞭瞬间甩出,朝着身后的不速之客而去。

    鞭子甩出的一瞬间,层层风压朝着对方缠绕而去,甩出一条鞭子,却好像有无数条鞭子自空中诞生想要束缚住对方。

    女子手中的紫青宝剑挡在了身前。

    层层水幕推开,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如同绳索一般的风压逼退。

    王七郎收回了鞭子,见是一个女子。

    眉开眼笑:“姑娘!”

    “爱就大大方方说出来,何必尾随呢?”

    手上却严加防备,并且余光看向四方逃跑路线。

    身为不速之客的女子好奇的上下打量着王七郎,白龙显然也认出了王七郎,他就是在济水河畔水葬龙如意的人。

    “你不认得我啦?”

    王七郎仔细打量了面前女子一番,眸子绽放出微光,暗道这难道是徐云的某个老相好?

    等他终于在暗淡的光线和雨幕之中看清楚了景象,顿时腿一软,差点没直接啪的一下摔在地上。

    哪怕无法无天如王七郎,也发出一声惊呼:“龙如意?”

    大雨中,龙如意带着斗笠,虽然白色的纱布散开遮挡住面容,但是那身形王七郎熟悉至极。

    王七郎惊疑的目光流向对方手中持有的紫青仙剑,却又立刻摇头:“不对,你不是龙如意。”

    “你是。”

    他震惊的说出了对方的名字:“白龙。”

    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之前陆长生见到的龙如意是谁了,也明白为何自己眼看着将龙如意水葬济水河中,对方却能够“死而复生”了。

    他刚刚用《白龙传》蹭完白龙的热度,这下正主找上门来维权了。

    王七郎一时间心中筹措着种种应对之法,一个个主意在肠子之中千折百回。

    怎么办?

    该怎么脱身?

    他的隐身神通打的便是一个出其不意,没有足够的实力,一旦被人察觉提前有了防备便失去了大半作用。

    更别说当着一条真龙面前,就算隐身了对方一个横推,那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白龙见王七郎并不是他想象之中因为冒犯来给他点厉害尝尝,她只是在用真龙的风雨法术寻找单晟和姬红玉的下落时经过此地听到了他和赵掌柜的对话。

    不过此刻她刚好有着满腹问题想要问一问面前之人,听听这个能够写出《白龙传》的人是否能够让迷茫和不知所措的自己,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喂!”

    “你说,龙真的能够和人和谐相处吗?”

    “我也可以生活在人间,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如同你讲的故事里一样吗?”

    王七郎先是一愣,但是他瞳孔斜着看了一下地面,眼珠子回来的时候立刻明白了状况可能和他预想之中的不一样。

    他即刻反问道:“人与人就一定能够和谐相处吗?”

    白龙回答不出来。

    王七郎接着问:“人们为何会喜欢白龙仙子?”

    白龙依旧不清楚。

    王七郎已经明白了白龙的想法,并且掌握了节奏。

    “因为她敢爱敢恨,因为她充满善意,因为她对于爱情的执着。”

    “人们总是向往着美好的东西,他们在白龙仙子身上看到了这种美好。”

    “和谐相处的不是龙与人,让许仙和白龙仙子相爱的并不是他们的身份,而是他们互相期盼和向往的这份美好。”

    “是他们经历过的风风雨雨,是相识相通的两颗心。”

    “用真心去对待他人,才会得到真心。”

    “用恶意对待别人,只会得到恶意。”

    言下之意,这个做人呐,要有善心。

    要多想些美好的东西,用美好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莫要激动,不要冲动。

    尤其是我这样的大好人,要用美好和善心去对待,要不然是会有报应的,没有你好果子吃。

    白龙眸子闪烁。

    她是孤独的,所以她渴望着这种认同,向往着王七郎所说的美好。

    她接着问道:“我想要做一件事,可是我在犹豫。”

    王七郎:“为何犹豫?”

    白龙:“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选,而且代价非常大。”

    她看向了仙剑,又看向了自己的手。

    她还是摇摆不定。

    王七郎一副充满禅机的表情,好像化身得道高人、世外高僧。

    “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天下无敌?”白龙立刻摇了摇头。

    “永恒不朽?”她想了一下,也摇了摇头。

    “还是……自由自在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

    他紧紧盯着“龙如意”的表情,一句话一句话的试探,等到最后一句,白龙的脸色变了。

    他最终确定了什么。

    “看,你已经知道了。”

    “只是你和凡人一样,抓到手的,就舍不得放下。”

    “真正想要的,又犹豫徘徊,最终错过。”

    白龙立刻辩驳:“胡说,我怎么可能和凡人一样。”

    王七郎没有和她辩解,反而是摇头而笑。

    这让白龙更加窘迫。

    趁着这个机会,王七郎头也不回的甩袖转身而去。

    他举着伞,在雨中大跨步的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高唱。

    “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

    “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

    “取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

    “买到田园多广阔,出入无船少马骑。”

    “槽头拴了骡和马,叹无官职被人欺。”

    “县丞主簿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

    “做了皇帝求仙术,更想登天跨鹤飞。”

    “若要世人心里足,除是南柯一梦西。”

    “白龙!”

    “**是没有止境的,贪念也是无穷无尽的。”

    “选中自己最想要的那个,尽力去抓住才是你需要做的。”

    潇洒风流之意盖过风雨。

    不是仙,胜似仙。

    王七郎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打在白龙的心头,让她瞬间呆立当场。

    这诗词本身就长,王七郎念得更慢,念完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了长街尽头。

    然而转过街角,王七郎将伞也扔了,仰着脑袋沿着街道撒丫子狂奔。

    要多快。

    就有多快。

    ———————-

    另一边,单晟冒着大雨急奔到顾宅,大雨之中大门紧闭。

    “谁?”

    门子看到是单晟离开打开了门,然后又紧紧拴上。

    “您怎么这么狼狈?”开门的老汉小心翼翼,生怕有人看到了他,一般单晟过来都是通过密道进来的。

    “我要见姐姐。”话语之中充满了兴奋。

    路上,单晟想过很多。

    想过放弃仇恨和复国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景象,抛弃所有束缚之后,会拥有什么样的生活。

    天下之大,东海府不过一隅之地,他们可以去很多很多地方。

    浑身淋得湿透的单晟进入大宅的最深处的一间隐秘的院子,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顾紫衣,他想要讲自己的想法告诉顾紫衣,

    然而他一进屋就看到前屋站满了人。

    后齐复辟势力旗下的?各个头目几乎全部到场了,这可是罕见无比,好像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众人期待激动不已。

    众人看到单晟进来,纷纷将目光投向他。

    古陀寺双雄迫不及待的问道:“主人,咱们的大计是不是要成功了。”

    “小姐都说了,咱们准备撤到昌京去。”

    “有生之年,终于能看到大齐光复的那一天了。”

    “咱们的仇,也是时候该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