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四十三章:心魔单晟

第四十三章:心魔单晟

 热门推荐:
    随着单晟开启心魔大阵,瞬间一股恐怖而阴森的力量充斥在整个顾宅之中。

    五块心魔石化为无尽黑暗蠕动,大地之上的影子都开始扭曲,那黑暗深入大地,仿佛打开了通往九幽的大门。

    四面墙壁上密密麻麻的符咒无风自动,剧烈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一团团黑暗包裹住单晟,熊熊黑色火焰从他的体内燃烧起。

    那火焰不能灼烧肉身,却直接深入魂魄。

    火焰不断涌入单晟的体内,那剧痛深入灵魂,比千刀万剐还要痛苦。

    “啊!”

    单晟凄厉的惨叫声好似不是人所能发出的,更似地狱爬出的恶鬼。

    阴神被剥去外壳,魂魄被分离三魂七魄,七情六欲化为养料,一点执念化为核心吞噬一切。

    单晟痛苦的哀嚎,目光却一直看着顾紫衣。

    他张开嘴巴大声呼喊着什么,然而却没有声音传出。

    只能依稀从嘴形中可以辨认出,他喊的是。

    “姐姐~”

    顾紫衣虚弱的坐在地上,目光倒映着火光,呆呆看着单晟浑身不停的发抖,不知道是身体虚弱还是因为地下太过阴冷。

    大地之中不断蠕动的阴影,从灵魂深处发出的诡异魔火,痛苦的哀嚎惨叫。

    将魔门力量的残酷和诡异,体现的淋漓尽致。

    最后火焰燃烧至极深处,一缕绽放着魔火的种子从单晟的体内浮起,单晟的身躯则坠落在了地上。

    而成千上万的纸符这个时候彻底从墙壁上脱落下来,化为风暴沿着魔火旋转,最后融入其中。

    五块心魔石的力量消耗完,纸符落尽。

    一个恐怖阴森的黑色的人形轮廓悬浮在了半空中,就好像人的影子竖立了起来站在了原地。

    那影子出现的一瞬间,顾宅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感觉心底里一股强烈的寒意涌上心头,如坠冰窟。

    那影子掀起顾紫衣刚刚给单晟做的新衣,披在了身上,带上了墨色的缠丝手套。

    最终他捡起了一旁的面具,带在了脸上。

    看上去和往日里的单晟轮廓一般无二,然而面具后是一双漆黑的深洞。

    没有任何感情。

    完成了这些,他站立在当场,好像一具失去记忆的游魂一般不知道动弹,疑惑着完成了指令的木偶,不知道下一步去往何处。

    “单晟?”顾紫衣试探性的询问。

    当顾紫衣靠近他的时候,他才反应了过来,

    他仔细的看着顾紫衣,黑洞洞的眼眶里浮出一丝波澜:“姐……姐!”

    顾紫衣伸出手,想要触摸他。

    但是看着他那没有任何**和情感的空洞眼睛,以及没有任何回应的身体,她瞬间恐慌的放下手。

    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单晟,更不是那个对着她天真而笑,时时刻刻担忧着她顺从着她的弟弟。

    “你……”

    “你……”

    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明白,为什么昔日连魔门都要毁灭这心魔化身**,连魔门弟子都不愿意修行这心魔化身**。

    而面前名为单晟的魔物在迷茫了片刻之后,紧接着又想起了什么:“计划!”

    “计划。”

    “我记得……我记得……”

    “时候到了……就是现在……”

    他成为了一具没有感情和**,但是却又具有智慧和记忆的木偶。

    但是哪怕在面对痛苦、折磨、羞辱、死亡都不为所动,更不知道该如何行动,只有在提到顾紫衣的时候,在接受到顾紫衣行动的时候,他才会应从。

    狂风骤雨之中,那披着紫衣带着面具的可怕魔物一步步走出顾宅。

    沿着长街远去,朝着古陀寺的方向。

    顾紫衣一路追到门口,看着单晟远去。

    她扶着门框久久矗立,最终转过身让侍女关闭大门。

    然后她愤怒的挥舞着袖子,元神的力量将屋里内的一切掀飞,砸成粉碎。

    “该死!”

    “该死!”

    “该死!”

    “该死!”

    她口中破口大骂,但是却不知道说的是谁该死。

    她最后气急加上本身病重,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宽大的白袍摊开在地砖之上,她看着天花板缓缓闭上眼睛。

    同时嘴角却轻声说道:“你这个贱人!”

    ————————————

    王七郎一路狂奔,隐匿身形逃回了自己和陆长生在城中的藏身之处,这才显露出身形。

    然而远远看到了暂居的小院,他却有些回过神来,觉得刚刚白龙的话有些不正常。

    “不对劲。”

    “很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当说完第三句,他立刻止住了脚步。

    白龙说她要做做一个选择,而且是一个代价非常大的选择。

    通过一番试探之后,王七郎隐隐知道了她其实想要的是摆脱锁龙井的困锁和真龙之气对她的束缚。

    “她想要自由,她该舍弃什么?”

    王七郎觉得这个角度很难判断出什么,他立刻换了一个角度来进行分析:“谁能给她自由?”

    他的脸上立刻恍然大悟,并且联想到了一些东西。

    这个时候陆长生也用听风术感应到了王七郎,带着斗笠从院子中跃出,沿着墙壁几步,落在了正在沉思的王七郎面前。

    陆长生看着王七郎少有的狼狈模样:“你怎么回事?遇上了麻烦?”

    王七郎没有回答,脸上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同时,不顾浑身打湿的衣衫和头发,立刻回头朝着来时的路重返。

    陆长生问道:“怎么了?”

    王七郎背对着,挥挥手:“伞丢了,去找回来。”

    “你先回去,在家呆着,晚上小心一些莫要出门。”

    陆长生看着王七郎:“莫名其妙。”

    王七郎匆匆回到原地,捡起了自己扔在地上的伞,然而白龙已经不知所踪。

    他重新将伞顶在头上,一股风鼓动身上的衣衫和头发,片刻之后便身上不见丝毫水渍。

    他立刻打着伞来到了古陀寺和济水河畔,不论白龙去往何处,这里是她绕不开的。

    果然,他在古陀寺的废墟之上看到了白龙的身影。

    天地的风雨好像汇聚在了白龙身上,她乘风踏浪而来,站在了河畔。

    而另外一人,无视狂风大雨,好像行走在另一个世界一般的穿过长街,不论风还是雨穿过他的身影,都掀不起他一片衣角,淋湿不了他一缕发丝。

    暗处的王七郎看着这影子和紫衣,立刻认出了对方。

    “单晟?”

    “不对,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白龙站在大地之上,天上雷霆狂闪。

    耀眼的雷电一个接着一个从云头劈下,闪烁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她看着来者,第一个开口。

    “你之前说的那个交易,我同意了。”

    单晟声音好像喉咙深处掏出来的一般:“可!”

    白龙:“我给你真龙之气,连仙剑也给你,你解开古陀寺那老和尚的封镇。”

    单晟依旧只是一个字:“可!”

    地上的黑影蠕动,旋转包围了二人。

    蠕动的黑暗消失,二者消失在了废墟之上,沉入了大地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