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五十二章:天恒真人下山

第五十二章:天恒真人下山

 热门推荐:
    穿过密道,推开了一堵反面绘制着符咒的门墙机关,就出现在了一处隐蔽的过道走廊之中。

    李轼快步走入书房,脱下了身上的斗篷,挂在了墙壁上。

    他坐在了桌前,烛光照耀在英武的脸庞上。

    哪怕是坐着他也没有丝毫放松,坐得笔直显露出属于天潢贵胄的威势和气度。

    从前锐利的目光却有了一丝懈怠。

    他在回味着刚刚顾紫衣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目光的柔情让李轼不能自已,这是其他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给予他的感动。

    “父王!”

    “你说通往皇权的大道,在于舍得之间。”

    “而我,全部都要。”

    他目光注视着烛火,眼中充满了自信和野望。

    伸出手指,掠动烛光,仿佛要将那烛火也捏在掌心之间,

    所爱的女人,权势的**,王者的野心。

    一切看起来都近在咫尺,被他紧紧拽在手中。

    烛光摇曳,一旁书架的影子开始闪烁。

    然而那影子的轮廓多出了一截,那明显是不属于书架的,而是属于藏匿在书架之后的人的。

    李轼立刻敏锐的察觉到了:“谁?”

    “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从书架的后面,一穿着白边深色交领袍的长发男子缓缓走出,侧脸显露出的轮廓俊美阴柔,让人一眼就记住。

    李轼瞳孔一缩,立刻认出了面前之人是谁。

    “徐云。”

    “你真的没死。”

    “徐云”看向了李轼:“多谢世子还记得我。”

    李轼立刻换了一副表情:“很好,你竟然没有死在那修罗魔女手中,你师父如果知道的话定然会高兴坏了。”

    另一只手却立刻按动了身后的机关,铜线震动远处的铃铛,通知外面的火头陀和立刻进来。

    “徐云”好像根本没有看到李轼的动作,开口说道。

    “我不是死在修罗魔女手中,而是叶仙卿想要我死。”

    “可惜,他没想到我有一张替死符。”

    李轼对此早就有了猜测,却依旧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叶真人可是你的师父,他怎么可能会杀你呢?”

    “是不是那里搞错了,弄出了误会。”

    “徐云”缓步走上前来:“世子想要听听吗?叶仙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轼伸出手,让对方入座:“愿闻其详。”

    对方用一副没有感情的平淡腔调说出了自己和叶仙卿的故事,包括最后发生在天行当铺的事情。

    就连叶仙卿害死自己的那一幕,在他的口中也没有任何波澜起伏,仿佛讲述的是别人的事情,这倒是和“徐云”过往的性格相符。

    唯有在说到龙如意死的时候,“徐云”不论是话语还是表情瞬间变形,全然被李轼看在眼中。

    “叶仙卿薄情寡恩,不论是女人、师父、徒弟、恩主还是朋友,他全都出卖过。”

    “世子还想要和他合作吗?”

    “只要有朝一日别人出的价钱比你高,或者局势出现了变化。”

    “第一个背叛你的就是叶仙卿。”

    “徐云”静静讲完了自己的故事,李轼听完了丝毫没有感动,反而想要大笑。

    面前之人实在是蠢得可怜,也可笑至极。

    为了得到一个女人却放弃一切,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失去了一切。

    他难道不知道只有力量和权势才能拥有一切吗?

    失去了这些的人什么都不是,什么也守不住。

    李轼看着“徐云”的眼睛:“那你此来为何?难道只是想要找我伸张正义?”

    他摇了摇头:“那你可找错人了。”

    “叶仙卿是圣人的宠信之臣,你身为他的弟子不应该不知道他的厉害,在圣人面前,我一个齐王世子的分量和他叶仙卿,孰轻孰重犹未可知。”

    “他堂堂一个元神真人,我能奈他何?”

    “徐云”不紧不慢的说道:“真龙丹,除了镇压炼化真龙那一步之外,其他的并不难。”

    “我也有修行方仙道的功法,方仙鼎我能操控,丹我也能炼。”

    “而且,我比叶仙卿好控制。”

    “叶仙卿桀骜不驯,蛇鼠两端,他如今只是看局势下注齐王府,哪怕真的投向了齐王府,最终也是靠向齐王。”

    “而选了我。”

    “只听世子你的。”

    李轼笑了起来,果然巨大的打击会让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让人懂得放弃什么,都不能放弃力量和权势。

    李轼接着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徐云”停顿了半刻,目光露出了仇恨至极的神色,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夺走他的一切。”

    “徐云”之前说的最后那句,只听他一个人的让李轼有些意动。

    但是这一丝意动在瞬间被扑灭,最后他还是选择拒绝:“可惜!”

    “你不是叶仙卿。”

    “至少目前,你还比不上叶仙卿。”

    “徐云”听完没有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留下了一句:“时局在变,选择也在变。”

    “世子你最后会选我的。”

    说完这句话,“徐云”转身离去,身形退往黑暗。

    空中狂风之声响起,眨眼间他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这个时候火头陀走了进来,望着徐云离去的方向对着世子说道:“世子,为何不……”

    李轼摇了摇头:“说不定后面用得着呢?”

    ———————————

    长生观。

    天刚蒙蒙亮,一位道人跨过云雾缭绕的陡峭石头阶梯,穿过几重山门和三重殿堂,跪在了一处闭关静室外的云纹石砖之上。

    “师父!是七郎师弟和长生师弟的信。”

    正在打坐的天恒真人睁开眼睛,一挥手推开了门扉,手一抓就将道人捧在手上的信函吸摄了过来。

    以法术破开了封口上的烫印,展开纸张细细看完了。

    越看越是眉开眼笑,对于王七郎最近最近在东海府的动作非常满意。

    “好!”

    “好得很!”

    他站起身来,大声说道。

    “七郎师侄不错,有咱们长生观历代掌教的气度,不输掌门师兄当年。”

    “是龙是鳖,这一下水立马就试出来了!”

    当看到最后王七郎的疑问,他也先是疑惑了一下,最后详细看了几遍,才隐隐猜测的小声说道。

    “心魔化身经?”

    天恒真人立刻表情变了,他收起了信函,在室内走了几步,最终看向了远处姜城方向。

    “看来得下山走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