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五十三章:借公公性命一用

第五十三章:借公公性命一用

 热门推荐:
    东海府西南方向,从延东道济水河而来的大船缓缓驶过,朝着姜城而来。

    这是一艘官船,上面还插着绣衣司的旗帜。

    绣衣司是大宣王朝的情报机构,皇权特许,可先斩后奏的那种。

    船舱十几个穿着绣衣劲装带着冠帽的卫士正在饮酒作乐,长刀带鞘扔在一边。

    有人提着酒壶摇摇晃晃,有人脚踩在桌子上大声呼喝。

    桌上摆着金银,骰盅摇得啪啪响。

    “喝起来,喝起来。”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一次一定要玩个痛快。”

    “昨天那个小娘子可真润啊,可惜咱们兄弟几个有任务在身。”

    “上次抄的李侍郎家,他那阁小女儿可真是绝了,可惜最后只能杀了,真的是……可惜了……”

    “可惜了……”

    一说起这话,桌子上的几个人顿时躁动了起来,一副回味的表情。

    “狗东西!这种事情能随便说吗?”踩在桌子上的头儿立刻呵斥。

    “怕什么?这是东海府,又不是中州,船上又都是咱们的人。”说这话的人却不太在意,如同头儿的怒骂一般,长了一副狗脸。

    而在内舱的卧室里三个太监将门紧锁,打开一个个小箱子,有成锭的银子,有大通宝钞。

    中年太监鬓角已经有了一抹雪色,但是样貌却保养得不错,看了一眼便掠过。

    仿佛司空见惯,这点点银两根本引不动其内心的波澜。

    另外两个年轻些的一副讨好的模样,细细清点着这些银两的出处。

    “这尊玉佛是东海杨家送的。”

    “这是都是延东道大大小小的官员孝敬的。”

    “这是齐王府送来的,让我们通融通融,叶仙卿叶真人那边希望我们……”

    听到这里,白鬓太监冷哼一声:“这叶仙卿狗胆包天,竟然打着天子的名头在神州敛财,为了一根神木逼死戕害数百条人命,神州巨贾谷家富甲天下,最后被他逼得竟然连祖宅都卖了。”

    “他还要卢国忠献上十几个处子说是为炼丹开光,当真是无耻之尤。”

    “最后东西都进了他的口袋,却说是为了天子炼丹。”

    “他还真是敢。”

    两个年轻太监听完了面面相觑:“这么说?不能收?”

    “那我立刻让人退还回去。”

    白鬓太监用那尖锐的声音冷笑了一声:“收,为什么不收?”

    “换成其他人,一万个脑袋也掉了。”

    “不过他正在炼真龙丹,圣人依旧用得着他,他那一摊子烂事也有人压着。”

    “咱们这次也就是走个过场,敲打敲打他。”

    “不用和他客气。”

    天蒙蒙亮。

    万里无云,身后大河尽头的朝阳已经露出盛大的光芒,头顶上的明月仍旧未能落下。

    王七郎站在大河中央,看着远处一艘官船缓缓驶来。

    河面的黎明的寒风,吹得他衣服翩飞。

    他靴子尖踩着水面,有节奏的掀起阵阵波纹,在水面传递开来。

    嘴角扬起:“开始了!”

    王七郎展开双手,如同张开一双翅膀。

    “啪!”

    一只脚用力,踩起一团水花。

    双脚踏水而行,化为一道残影掠过水面,脚步快速交换,如同蜻蜓点水,又好似水漂滑过河面。

    一圈圈波纹跟在他身后散开,他在飞速靠近船只。

    在即将撞上官船的那一刻,他一跃而起,飞上甲板,然后借着惯性掠过甲板,如同一只飞燕冲入船舱之内。

    正在船舱内赌钱的十几个绣衣司卫士,一个个抬起头惊诧的往向破风而来的身影,目光之中充满了不知所措和茫然。

    只看到来人如同一只燕子掠过飞了进来,身形转动,双手掀起袖子如同翅刀一般转动。

    一道道风刃从衣袖和双手内旋转而出,强烈的风暴瞬间充斥在船舱之内。

    破风呼啸的尖锐声音响起,外舱十几个人来不及反应全部都死于非命。

    连惨叫哀嚎都来不及发出一声。

    有人拦腰截断,有人头颅落地,有人四分五裂。

    鲜血狂喷四溅,十几人的血将整个船舱染成一片通红,犹如血海地狱。

    而王七郎从血雨之中穿过,片滴不沾身。

    双脚落地,站在了后面的通道中的一扇门前。

    里面的人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立刻手忙脚乱的将东西收到了箱子内。

    “什么动静?”

    “外面有人守着啊!”

    “他们几个又喝醉酒闹事。”

    王七郎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立刻打开了门:“怎么回事?你们几个狗东西在外面弄……”

    对方看着王七郎,立刻一惊:“你又是谁?”

    王七郎微微一笑:“叶仙卿让我来的。”

    白鬓太监打量了一眼王七郎,认出了他:“原来是你。”

    他对着另外两人说到:“刚说到叶真人,他的弟子就上门送礼来了,看起来叶仙卿这次也怕了。”

    三人哈哈大笑。

    王七郎站在门口,保持着微笑:“我不是来送礼的。”

    白鬓太监不明所以:“哦?”

    王七郎说出了后半句:“而是为了借公公的性命一用。”

    手化作刀一挥,三位绣衣司的公公全部人头飞起,

    头颅落地,咋在地上咚的一声响。

    原来,人的头颅这么沉。

    “啊!”

    外面,传来了尖叫声。

    船上的几个船工听到动静来查看,只看了一眼外面就吓得连连后退。

    纷纷跳水,朝着河对岸游去。

    王七郎办完了正事,正准备潇洒离去,突然看到了房间内的几个箱子。

    犹豫了一番,还是勉为其难的将几个箱子抱走了。

    提着两个,夹着两个。

    ———————————

    河岸上,一直坐在石头上的陆长生看到差不多了,从怀中掏出照神鉴。

    照神鉴发出一缕火光,轰击从面前缓缓驶过的大船之上。

    大火照亮河面,盖过明月和初升的太阳。

    干完这事之后,他又平淡的将照神鉴揣入怀中。

    王七郎踏河而来,将两个箱子扔在了他面前。

    “见者有份,一人一半。”

    陆长生看了一眼:“乱世初平,天下还未一统。”

    “九州刚有了几分安定气象,大宣就养出了这么多蛆虫。”

    王七郎:“所以咱们这叫劫富济贫。”

    陆长生看了王七郎一眼:“劫富我看到了,你准备怎么去济贫?”

    王七郎一指自己和陆长生:“咱俩不就是贫么?”

    陆长生不和王七郎斗嘴巴子,因为他从来没赢过。

    他看向燃烧的大船:“你是想要给叶仙卿施加压力?”

    王七郎将鬓角的一缕长发撩了一下,昂首挺胸:“不逼一逼他,怎么能让他陷入疯狂和绝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