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五十五章:绝不容忍

第五十五章:绝不容忍

 热门推荐:
    正当李轼和叶仙卿在城北码头震惊于徐云杀天子使臣,收拾着烧得焦黑一片的绣衣司官船时。

    一辆马车缓缓穿过城门楼,停在了姜城东城门大街。

    赶车的是一个带着斗笠的青年,是长生观里的内门师兄,只不过不是太玄上人的弟子,算不得长生观真传。

    王七郎和陆长生早就等候在街道的转角处,看到马车驶来毕恭毕敬。

    一个胖乎乎的老者掀开了帘子,其一身素色白色云纹袍,苍白色的胡须修长的眉毛。

    脸上虽然有这沟壑,但是眼神纯净明亮。

    王、陆二人立刻上前行礼:“天恒师叔。”

    天恒真人手掀着帘子,目光落在二人之中的王七郎身上。

    虽然身形样貌变了,但是天恒真人对于因果轮回经和最近二人在姜城发生的事情都十分清楚,自然不会认错。

    越看越是满意。

    “上来吧!”

    王七郎丝毫没有客气:“好叻,谢师叔。”

    说完还看了一眼赶车的内门师兄:“有劳师兄了。”

    赶车的师兄看了一眼王七郎:“你这变化倒是大,要不是你旁边站着长生,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王七郎笑道:“是不是更英俊潇洒了。”

    师兄点了点头:“是!”

    “而且更不要脸了。”

    陆长生也跟着王七郎一起上了车,他是个闷葫芦,没有必要绝对不开口。

    马车再次启动,天恒真人问起了王七郎来信之事。

    “说实话,能撑到这个时候才求来求师叔我,我是没有想到的。”

    “而且你一来信,就要杀一个元神真人,师叔更是没有想到的。”

    天恒真人玩味的看着王七郎:“确定了,要杀叶仙卿?”

    “论修为。”

    “那可是个堂堂元神真人,可出入青冥,可遁入九幽,可御剑控物斩杀敌人于千里之外。”

    “而你满打满算,上山才多久?修行才多久?”

    “论身份。”

    “叶仙卿可是大宣天子面前的宠臣,方仙道的道主,天下赫赫有名的人物,可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

    “杀了他,麻烦可不少。”

    王七郎笑吟吟:“所以这不是请师叔您下山来了吗?”

    “况且。”

    “师叔,不是王七郎要杀叶仙卿,而是徐云要杀叶仙卿。”

    “而且徐云杀叶仙卿不是为了报仇,因为叶仙卿触犯朝廷律法,劫杀天子使臣。”

    “徐云因为不能忍受叶仙卿暴行逆施行,所以才大义灭亲,抓住机会和破绽诛杀了叶仙卿这天理难容的恶贼。”

    天恒真人哈哈大笑:“你倒是好算计,师叔我这次下山,就好好陪你演这一场大戏。”

    “说一说,你到底是怎么打算?”

    王七郎说了一番自己破了那木人阵,并且在罩门之上留下了通天剑气符的布置。

    还有这几日接触李轼,杀绣衣司,逼叶仙卿的事情。

    神采飞扬,缓缓道来。

    在其眼中和嘴里,整个姜城就好像一个棋局,所有人都是其中的棋子。

    包括齐王世子李轼,还有叶仙卿。

    天恒真人想了很久,才同意了下来:“既然你都谋划好了,便按照你说的来。”

    “这一次以你为主,师叔不可直接显身。”

    马车并没有前往王七郎和陆长生的落脚地,反而直接来道了城北的古陀寺。

    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大事,都是围绕着此处。

    后齐余孽、齐地真龙、剑仙顾若白的紫青仙剑,无一不是和此地有关。

    “古陀寺啊~”言语之中充满了唏嘘。

    天恒真人看着只剩下一座大坑深渊的死地,因为锁龙局被破,涌泉眼地煞眼全部被破,济水河的的水也缓缓浸透了过来。

    “你说的事情我仔细想过了,能够夺走真龙之躯而且符合你所说的,只有昔日魔门的心魔化身**。”

    “这后齐帝室沉寂了这么多年,看起来真的要翻天一回了。”

    王七郎想要详细问一下这心魔化身**到底是什么法门,这个时候,远处路尽头堵住的人群开始流动。

    占据了码头一个早上的齐王府大队车马动了起来,浩浩荡荡的打道回府。

    天恒真人远远看了一眼,目光立刻锁定了其中一元神灵光所在。

    冷笑道:“叶仙卿、齐王府。”

    —————————

    姜城大大小小的街道之上,多出了不少怪异的身影。

    一个个木人傀儡穿着衣服戴着斗笠,快速行走在大街小巷之中,四处张望。

    有的甚至翻墙过屋,在整个姜城寻找着徐云的身影。

    齐王府。

    叶仙卿对着一群奴仆呼来喝去,大声怒骂。

    他这是丝毫没有把自己当作外人,齐王府为了真龙丹也只能将他当成菩萨一般供着。

    “有没有那小畜生的消息。”

    “赶紧再去打探。”

    “赶紧滚。”

    华丽堂皇的宫室内,叶仙卿驱赶走了所有的胡姬舞女,偌大且空荡荡的室内,只剩下他一人席地而坐。

    他端起桌子上的犀角杯,一杯接着一杯。

    醉生梦死。

    之后感觉到不过瘾,直接拿起酒壶对着嘴巴灌,美酒佳酿打湿了胡须,淌湿了衣衫。

    酒意上头,他迷迷糊糊的突然又听到了声音。

    “叶仙卿。”

    “你相信报应吗?”

    叶仙卿就好像被雷击中了一般,瞬间站起,一旁的屏风推倒,将桌子上的梅花瓷瓶摔在了地上。

    “真龙丹我要炼成了,万剑归天图我也要到手了。”

    “富贵荣华在手,长生仙道指日可待。”

    “将来必定能当那执掌天下道门的天阙台观星令。”

    “孽障!孽障!”

    “这个时候想要坏你师父我的大事。”

    “不可容忍。”

    “绝不容忍。”

    那种神经质再度出现在他的身上,疯癫至极。

    李轼带着一位奴仆急匆匆走了进来,对着已经到了疯狂边缘的叶仙卿说道。

    “刚刚有人看到一个俊秀少年登上了前往延东道的船,看打扮模样应该就是徐云。”

    “他这可能是不敢在东海府呆下去了,准备直接去昌京直接对准真人的死穴下手。”

    叶仙卿脸上露出狂喜:“好好好!”

    “待我杀了这孽障,再回来给世子炼丹。”

    木人轿化为残影,停留在了院口。

    片刻后直接抬着叶仙卿腾空而起,追出了齐王府。

    奴仆看了看李轼的表情:“这叶真人也太……”

    李轼也极度不满叶仙卿:“不必说,本世子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