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六十五章:不好了

第六十五章:不好了

 热门推荐:
    小巷里。

    人如其名,好似铁山一般的壮汉将一个小厮奴仆打扮的男子扔在地上,一脚踩在他背上,让他差点一口气没能喘过来。

    “说。”

    “若是还敢有什么隐瞒,老子将你皮剥了。”

    奴仆依旧一言不发,嘴硬得很。

    火头陀从后面缓缓走上,右手里光芒流转,逐渐覆盖住五根手指,一点点往上扬。

    如同带了一个斑斓彩光手套的右手临在了他头上,冷冷的看着他。

    “莫要逼我用搜魂手,我一样能知道。”

    “但是手直接插入魂魄,将其搅成一团浆糊。”

    “你猜猜是什么后果。”

    不过火头陀不到万不得已,并不想用这种可能打草惊蛇而且无法转圜的手段。

    顾宅奴仆看着那脑门上的手掌一点点落下,面色也逐渐苍白,终于在掌心贴上的一瞬间高呼道。

    “我说了,能活吗?”

    铁山一把替着他衣领,像是提着小鸡仔一般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齐王府保你能活。”

    那奴仆从趴着变成坐着,但是始终没有开口。

    他甚至渐渐浑身冒汗,身体颤抖。

    良久之后才开口:“别的我不知道,我无法进入内宅,只是在外宅做事的。”

    “内宅的人从哪不会和外宅的人说什么,也不允许互相认识。”

    “只是有一次,小姐犯病了。”

    “很厉害的病,很可怕的病,她竟然……”

    顾宅奴仆瞳孔一瞬间失去了光泽,好像看见了世上最可怕的场景,

    火头陀连忙追问:“你看见了什么?”

    话还没有说完,对方低下头不断摇着头,伴随着双肩不断颤动。

    “不!那不是病。”

    “哪有必须吸人血的病,小姐是鬼,她是一只厉鬼啊!”

    “我当时刚刚将吃食送进去,得知小姐病得厉害,因为她咳嗽得厉害,侍女还不断的拿出带血的绣帕换洗。”

    “然而,我刚刚从内院走出来,突然看到一阵红光从背后亮起。”

    “然后隔墙那边内院发出了十几声惨叫,第二天我再去,小姐的病已经好了大半,已经能够起床了。”

    “但是,内院的人已经换了一批。”

    “之后。”

    “每过一段时间内宅的管事都会带着一批人进去,但是从没有见他们出来。”

    “有一次我偷偷瞧见,内院的管事打开了一直锁上的西花园,往里面抬一具具麻布盖着的东西。”

    “结果发现,布里包着的,竟然是一具具被吸干了血的尸体。”

    其回想起来依旧在瑟瑟发抖,瞳孔放大。

    “被吸干了血的尸体?”

    火头陀和铁山相互看了一眼,都能够从双方眼中看到震惊。

    修罗魔女出手,几乎都是这种场景。

    甚至如今再联想到顾紫衣那病,火头陀突然想起了之前叶仙卿说过的,血神教修罗魔典的反噬。

    一下子全都对上了。

    因为这已经不是什么修罗魔女藏匿在顾宅,而是顾紫衣很可能就是修罗魔女。

    这一点别说是铁山,火头陀也感觉好似晴天霹雳。

    八年前消失的血神教圣女,一个元神真人。

    竟然是剑仙顾若白的后裔,还藏匿在齐王府世子的身边,甚至掌控着后齐余孽的势力。

    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越是这个时候,火头陀越是冷静,面上看不到一丝表情。

    天刚刚暗下来没有多久,顾宅里亮起了灯火。

    因为大部分后齐势力的人和重要人物全部派到了昌京准备下一步计划,顾宅此时的防卫也处于最疏松的时候。

    西花园虽然对内的大门紧锁,但是在顾宅之外只要翻过一道墙,便可以进入其中。

    火头陀小心翼翼落入到花园之中,不敢再深入。

    过了这个院子,距离顾紫衣住的地方就只有百余米了,哪怕顾紫衣元神未曾出窍神识没有外放,他再怎么隐匿气息,对方也有可能感应到他的所在。

    院子里的花开放得格外鲜艳,呈现艳丽的红色。

    犹如黄泉彼岸之花。

    “这花不简单,不像是来自于九州。”

    血神教就传自西域,据说西极之地有着一片血海,修罗魔神便是从其中诞生而出。

    神念扫过,没有多久火头陀就从院子的土壤底下挖出了一具尸体。

    藤蔓缠绕于其上,虽然只剩下一颗还没能被异花消化的干瘪人头,但是火头陀一看便认出了这干枯人手就是修罗魔典的法术造成的。

    他怎么也无法忘怀。

    因为他的弟子丹木和拓跋浩死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狰狞而恐怖的模样。

    “修罗魔典。”

    有了这个,顾紫衣的身份已经证实无疑了,

    火头陀压低了声音,声音之中透露出了凶光和杀意。

    “找到了!”

    “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这个……贱人。”

    他不敢再深入,而是起身直接离开。

    至于那顾宅奴仆,为了防止打草惊蛇,火头陀还是再次将他放回去,但是却在其魂魄之中下了一道幻术。

    他瞳孔放着光芒,对着奴仆说道。

    “你回去之后,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知道吗?”

    奴仆瞬间精神恍惚,只知道点着头。

    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的火头陀已经不见了。

    他摸了摸脑袋,总感觉忘记了什么。

    ———————

    距离不远的一座屋顶之上,王七郎和陆长生,远远的将火头陀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陆长生看向了王七郎:“他这一回去,一切都会被李轼知晓。”

    王七郎当然知道,若是让这火头陀回去,顾紫衣当然会暴露,但是自己的计划也会随之破灭。

    “计划都到这一步了,岂能让这火头陀破坏。”

    陆长生淡淡说道:“要出手杀了这火头陀?”

    王七郎摇了摇头:“没有师叔的帮助,不用师父给的符箓,我们俩还真不一定是这火头陀的对手。”

    “况且。”

    “藏在暗处的我们,才是最厉害的锋刃。”

    “一旦暴露,不论顾紫衣和李轼,都会将目光对准我们。”

    他看向了顾宅的深处:“谁捅的篓子,谁来收拾。”

    “让顾紫衣来处理她弄出来的幺蛾子。”

    他一跃而下,好像一片树叶飘过天空,逐渐滑落进入顾宅的外院。

    隐身神通发动,无人能够看到他的身影。

    身形落下,不掀起一缕尘埃,没有任何声响。

    刚好,那个被火头陀种下幻术的奴仆迎面而来。

    擦肩而过的时候,王七郎顺手拍了一下对方的脑门。

    而其只感觉到头一晕,脚下发软差点没摔在地上。

    王七郎做完这动作之后,嘴角扬起大摇大摆的从其身旁走过。

    “怎么回事?”

    “对了。”

    “那个该死的番僧和大个子。”

    等那仆人站起身来之后,眼中瞬间再也没有了任何迷糊,好像有什么人推动着他一样,不顾一切的急匆匆冲入了内院。

    口中还高呼着:“不好了。”

    “不好了。”

    “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