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六十六章:弱者的愤怒

第六十六章:弱者的愤怒

 热门推荐:
    雅致秀气的绣楼内,每个转角都有侍女守候在门前。

    纸拉门拉开,奴仆跪在屏风之外,将火头陀的所作所为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说的一干二净。

    屏风后的身影发出一声轻笑。

    “呵呵,这火头陀看起来是觉得活够了。”

    “也好。”

    “今天就让他去和他那两个死去徒弟作伴。”

    已经躺下了的顾紫衣伸开双手,**从床塌之上走下,踮着脚尖。

    红色的光芒弥漫,修罗血袍披在了她的身上。

    同时,目光也变得凌厉至极。

    她从一个病卧床榻之上的娇弱女子,化为了邪意四溢的修罗魔女。

    其从屏风后走出的一瞬间,那跪着的奴仆抬起头看向顾紫衣。

    一身红衣,风华绝代。

    和那个病恹恹躺在床上的小姐仿若两人。

    他瞳孔映出那血色的身影,口中不由自主的说道:“小姐。”

    话刚刚说完,他便被瞬间杀死。

    血影如同刀光掠过,头颅高高飞起。

    然而砸落在地上,却不见一滴血液。

    顾紫衣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好像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碾死了一只蚂蚁。

    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奔向远方。

    血影掠过街道,朝着正在回返齐王府的火头陀而去。

    眨眼间,就穿过了两道坊门。

    ———————

    铁山和火头陀两人狂奔在街道之上,坊门已经关闭落锁,他们只能踏着墙壁飞跃而过。

    站在墙壁上快速行走,可以看到远处姜城中央的齐王府。

    铁山问道:“世子这次会信我们吗?”

    火头陀对于李轼非常了解:“证据确凿,世子哪怕再不愿意相信,也只能信我们。”

    铁山再度问道:“可是如今姜城有谁能够拿下顾紫衣,这魔女可是元神境界。”

    火头陀也正是因为这个,才如此谨慎。

    他从坊市墙壁上跳下,进入了主道。

    “徐云肯定能够抵挡一二,他连叶仙卿都杀了,虽然是阳神境界但是力量和手段直逼元神,若是出现意外顾紫衣他应该也能够挡得住。”

    “目前是先戳破着魔女的阴谋,让世子小心提防。”

    “但是想要彻底拿下这魔女,恐怕只有上书朝廷,让天阙台的真人和龙庭卫的神将来了。”

    “所以现在万万不能打草惊蛇,必须稳住她。”

    这个时候突然身后红光大盛,壮汉和火头陀回过头还来不及反应,那红色的光影就已经抵达了他们面前。

    火头陀和铁山二人,面色瞬间惨白。

    一道道血刺从天而降,如同箭雨一般落向大地,覆盖半条街道。

    火头陀瞬间握住了神兵,力量催动火光炸裂开来,自身撞破墙壁躲开了这一击。

    但是铁山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那血刺穿透铁山,如同一把铁枪将其串起,一点点抬到半空。

    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天上缓缓落下,降临到这个强壮如同铜墙铁壁的汉子面前。

    血色的修罗袍拖出一道道红色的光影,飘舞在空中。

    此刻这身高九尺的壮汉面对这身形瘦弱的魔女,却脆弱得和小鸡崽一样。

    只要她一用力,就可以取走其性命。

    然而顾紫衣明明可以瞬间杀死他,但是却放缓了速度。

    她一点一点抽干他的血液,让他痛苦的挣扎但是不能马上死去。

    铁山想要咒骂,但是只来得及说出四个字:“修罗魔女。”

    随后面容干瘪,高大的身躯逐渐蜷缩,变成了一具枯瘦的干涸骨架。

    火头陀推开压在身上的砖石,从一片瓦砾之中爬了起来。

    刚好看到铁山化为一具干尸。

    继他的徒弟丹木和拓跋浩之后,又一个对他极为重要的人死在了顾紫衣的手上。

    火头陀目眦欲裂,喉咙爆发出一声大吼:“铁山。”

    铁山死后的尸体,和那一日他的两个弟子丹木和拓跋浩死状一摸一样,面目狰狞而痛苦。

    “火头陀。”

    “人生难得糊涂,你为什么要自寻死路。”

    顾紫衣看向了火头陀,声音平淡而知书达理,完全没有想象之中魔女的那种嚣狂。

    但是其所作所为,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如麻堪比魔中之魔。

    火头陀被追上,他也知道自己今日已经不可能再活着回去了。

    哪怕远处的齐王府已经遥遥在望,但是他决然不可能在一位元神手中逃得性命。

    火头陀眼眶发红,手在剧烈的发抖。

    瞳孔剧烈颤动,其中满是不甘心和绝望。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

    他就能将这魔女的阴谋诡计和真实身份全部揭露出来,

    可惜。

    天命不在他这一边啊!

    他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看着顾紫衣,开口那声音不像是嘴巴里发出来的,更像是从五脏六腑之中低吼而出。

    “顾紫衣。”

    “果然,你就是修罗魔女。”

    “你藏在世子身边这么多年,到底想要干什么?”

    顾紫衣虚空而立,罩帽下的面孔对向火头陀。

    “都这个时候了,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火头陀紧紧握着神兵,浑身燃烧起熊熊烈火,冲向顾紫衣。

    明知不敌,也要拼死一搏。

    在旁人的眼中看似愚蠢而傻,但却是火头陀唯一能够发出的声音和仇恨的释放。

    “贱人!”

    “还我徒弟命来!”

    他怒吼着卷起道道火焰卷向顾紫衣,朝着站在半空的修罗魔女轰击而去。

    然而顾紫衣背后浮现出了一道血红色透明影子,修罗魔神降临。

    那血色影子伸出一道手,瞬间凝结为真实。

    巨掌落下,将火头陀直接按在了地面之上,熄灭了火头陀的火焰,连神兵也碎裂开来。

    犹如神灵之罚。

    这下,火头陀失去了抵抗的力量。

    神祇虚影消散,顾紫衣一步步从高处走下。

    修罗袍散溢出的血影朝着火头陀蔓延而去,瞬间将火头陀串成血葫芦。

    血不断从窟窿里溢出,但是来不及流淌就被血刺吞噬。

    顾紫衣走到火头陀的面前,面对着面。

    然而火头陀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但是却做不出任何举动,只能用仇恨的目光看着顾紫衣。

    顾紫衣看着他的眼睛,忍不住笑了。

    是嘲笑。

    “我很不喜欢你的眼睛,愤怒的眼神。”

    “如果愤怒能够增强力量的话,世上恐怕遍地都是莽夫了。”

    “弱者的愤怒。”

    “是无力的。”

    说完,顾紫衣摘下了火头陀的眼睛。

    他眼睛成了两个血窟窿。

    这下,他连释放自己的仇恨都做不到了。

    当什么都看不到的时候,火头陀的眼前却浮现了一幕幕画面。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远处两个戎人汉子骑着马,高呼着他的名字,喊着他师父。

    两人奔跑到他的面前,翻身而下朝着他跑来。

    “丹木!”

    “拓跋。”

    回过头,一座毡帐之前,铁山披着羊皮袄替着羊奶酒袋,对着他招手。

    “阿火。”

    “回家了!”

    草原上,故乡的人们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

    只是那火不知道为何,他感受不到温暖,反而愈渐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