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七十三章:齐王自缢

第七十三章:齐王自缢

 热门推荐:
    ( )让人奇怪的是,押上来的竟然是一个戎人。

    只不过押着他的不是京城绣衣司的人,是从外地刚刚赶回来的绣衣校尉。

    这个戎人浑身是伤,好像刚刚从追杀之中逃出,看上去年岁不大,但是脸上满是沧桑,一看就知道遭逢了巨大的变故。

    那戎人被按在了地上跪下,身后押着他的人才退了两步。

    他看了大殿之内半天,都没有找对方向。

    不知道该跪谁,更不知道该对谁说话。

    最后那白须太监走上前来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那戎人开口:“我是齐王府司祭火头陀的族人,本是齐王府的客卿,我一族已经效力于齐王府近二十载。”

    “最后李轼为了杀人灭口,将我这一族杀的杀,流放的流放,我因为知道真相,逃出齐王府后结果被通缉。”

    白须太监接着问:“齐王世子因何原因,要处置你们?”

    “你所说的灭口和真相,又是什么?”

    对方回答:“李轼说是火头陀司祭背叛了他,但是火头陀忠心耿耿,我一族两代人从于齐王府,身家性命和家人都与齐王府一体,怎么可能背叛世子。”

    “而且火头陀司祭若是真的想要离开的话,怎么会抛下我们所有的族人,这绝对不是他能够做出的事情。”

    其眼中露出仇恨,目光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因为齐王世子李轼勾结后齐余孽,早就在暗中准备谋反和占据赤州,他将当年剑仙顾若白的一个后人藏在城内,缓缓收服昔日后齐余孽,这一次所谓的炼真龙丹,便是为了当年后齐的宝藏。”

    “火头陀便是负责照看那顾若白后人之人,但是最后因为兔死狗烹,死在了李轼的手上。”

    “那李轼将顾宅烧成白地,却说是火头陀司祭干的,这完全就是为了毁灭证据杀人灭口。”

    这戎人显然知道许多齐王府的秘密,但是又不知道许多细节。

    凭借着仇恨和猜想,还有有心之人的引导,说出了这番话。

    但是这种话才最难以证实真假,因为话里的大半都是真的。

    李轼的所作所为肯定有些问题,但是是为了谋反还是为自身将来准备,这个除了李轼谁能知晓。

    关键是看皇帝怎么想,皇帝信任便是小事一桩,不信任任何小问题都能放大到谋逆的地步。

    “勾结后齐余孽,图谋造反?”另一边跪着的夏朔神将感觉到浑身冰凉,别说前面的,光是这后面一条被人拿捏住,便是死罪一条。

    他这一次去一趟东海,算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白须太监看了一眼珠帘后,珠帘后面的人开口说道。

    “看什么?接着问!”

    “问到底!”

    言语之中,充满了****般的怒意。

    之后白须太监才接着问:“你说这话,可有证据?”

    戎人想了一下最后说道:“齐王府世子李轼的书房修有一条密道,直通那顾若白后人的宅邸,李轼经常通过这条密道往来两处之间。”

    “至于其他的,我拿不出。”

    “齐王世子李轼一声令下,整个东海府和延东道上下的官吏,就好想齐王府的狗一样听话四处搜捕我,比接到朝廷诏令还要卖命。”

    “我来这里之前,险些连命都没了,还能拿出什么证据。”

    立刻有朝臣上前,想要保齐王。

    “胡说!全是臆想胡猜!”

    说完转身对向了珠帘之内:“陛下!”

    “这算什么证据?皆是满口胡言。”

    “此人与齐王府有恩怨,所说之话不可信。”

    皇帝看着手上装着碎裂开来丹丸的玉盒。

    证据?

    证据不就在他手上么。

    再听到那戎人说,齐王府的命令在赤州比朝廷的诏令还管用,已然是气得浑身发抖。

    他派齐王镇守东海,剿灭后齐余孽。

    他就是这么个守法的?这么个剿灭朝廷叛逆的?

    皇帝哪里还能听得进去这些,其年老体衰,对于这些身强力壮正处于鼎盛时期儿子本就忌惮至极。

    刚刚因为疑心病幽禁了太子,如今听到另一个儿子要谋害自己,而且人证物证俱全。

    他已经认定了某个事实,别人再怎么说也不管用。

    “滚!”

    “滚!”

    “滚!”

    “将他们全部带下去!你们也都给我出去!”

    但是刚刚被押出殿外,就听到了身后殿内传来了东西摔碎的声音,隐隐传来一声低吼。

    皇帝将原本装着真龙丹的玉盒摔了个粉碎,

    “一群孽障!”

    “朕还没死呢,一个个就这么等不及了?”

    “觉得朕活得太久了?占了他们的位子了?”

    一群太监宫女跪在地上,白须太监趴在天子的脚下,对着身后之人打着眼色,让人送上了茶水,然后安抚着天子坐下。

    皇帝坐下之后,立刻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李龙驹。”

    那穿着绣衣的男子立刻上前,以武将之礼单膝跪地。

    “李龙驹在!”

    皇帝眸子冰冷得仿若寒冰:“宣旨。”

    这一开口,所有人抬起头看向了皇帝,但是看到皇帝的眼睛立刻全部低下了头。

    任由谁都知道这歌时候皇帝下旨,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

    “驾!”

    “绣衣司办差,赶紧让开。”

    “让开让开。”

    京城的大道之上,一群带着长刀和黑色纱帽的人匆匆穿过长街,每人脸上带着浓重的肃杀之气,所有人看到这些人纷纷让道。

    皇帝派人向京城的赐给齐王的府宅而去,而且还是绣衣司的人。

    人在半途之中消息已经传到了齐王府,还有京城的不少权贵都已经收到了消息。

    然而,当绣衣司的人围住齐王府宅的时候,大门紧闭没有一个人出来迎候。

    众人下马,丝毫不客气的推开了大门,直闯而入。

    门一推开,里面就传来了清晰的哭号声。

    这下所有人都觉得不对劲了,面色变得有些凝重。

    冲进去一看,一个院子里跪满了人。

    房间内,一个穿着蟒袍的中年男子已经挂在了屋梁之上,屋内屋外成群的姬妾号啕大哭,瘫软在地。

    齐王得知绣衣司的人过来的时候,已经自缢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