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七十六章:心魔化身归来

第七十六章:心魔化身归来

 热门推荐:
    ( )齐王府外,人来人往的大街边上。

    陆长生靠在马车的车厢上,用斗笠盖住面庞,太阳正盛其好像在午睡。

    然而此刻他实际上是瞪着眼睛竖着耳朵的。

    看似淡定,但是内心等得焦急。

    “咚~”

    车厢里面好像什么重物压了上来。

    陆长生便知道,王七郎已经从齐王府里出来了,而且已经得手了。

    他立刻爬了起来,看向身边。

    “这么快?”

    空无一处的身边有人在说话,那吊儿郎当的强调一听就知道是谁:“你大师兄我出马,当然是手到擒来啦!”

    王七郎登上车厢,身形也一点点显露了出来,还背着一包和他差不多大的包袱,难怪压的车厢吱吱作响。

    王七郎指挥着隐身的木人傀儡将一个又一个大箱子搬进了车厢,眨眼间就差不多将车厢塞满了。

    陆长生目瞪口呆:“真的就这么直接搬出来了,这么多?”

    王七郎也愣了一下:“这么多?”

    “哪里多了?这才是第一车。”

    陆长生有些茫然:“第一车?”

    “后面还有?咱们拉哪里去?”

    王七郎看向了城北码头的方向,悠悠说道:“我昨天,包了条船。”

    他低下头来看向陆长生,咧开嘴笑得开心得不得了,眼睛亮得和星星一样。

    “是条大船。”

    “哈哈哈哈哈!”

    陆长生嘴巴张开又合上,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王七郎接下来的动作,让他已经忘记了该说什么了。

    王大师兄一脚踢开几个箱子,各色宝光差点没闪瞎陆长生的眼睛。

    “这用幻海花制成的上品醒神香,可以在阴神开闻识的时候用到,过不了多久你和我都能用到。”

    “食香炉,开味识必用的法器,自己有一个就可以随时随地修行。”

    道人一手一个巴掌大的小炉,一个鎏金一个镶玉:“顶级的,可以过滤香气之中的杂志。”

    “咱俩一人一个。”

    说完扔到了箱子里:“这合心玉,凝聚阴神的时候可以提高三成作用。”

    每拿出一件,陆长生的目光就闪烁一下。

    之后其又从另一个箱子里拿出了各种五行之宝:“这些东西,阳神修行五行法术必备。”

    最后,他神秘的打开了一个小箱子。

    这是他这一趟背出来的东西里最珍贵的,一块黑白相间的石头。

    上面有着天生的阴阳图纹。

    “还有这个。”

    “天地奇物阴阳石,祭炼本命法器的必备之物,就算是整个齐王府搜刮了东海这么多年,也只有这么大一块。”

    “本命法器啊!将来的凭依法宝!”

    “其他炼法宝的宝物也有,后面我全部搬出来,你随便挑。”

    陆长生顿时屏住了呼吸,看向了王七郎:“给我的?”

    王七郎潇洒的一挥手:“我已经炼了本命法器,不给你还能给谁?”

    “长生师弟,你这修行得加把劲啊!”

    陆长生看到这么多属于自己的宝贝,一瞬间干劲十足,对于未来的期待更强了。

    连本命法宝和元神凭依都准备好了,这动力和信心还能不足么,不早点修到元神这宝贝不浪费了么?

    “驾!”

    他驾驭着那匹骏马狂奔在大街之上,朝着城北码头奔去。

    大道的尽头,可以看到一条大河。

    码头之上,一艘大船在等着他。

    大日正盛,日光照射在大道和河面之上,折射出阵阵波光,远处的空气都好像变得犹如镜面,模糊而扭曲。

    陆长生看着远方驾着马车,感觉自己走在一条光明的大道之上。

    他上通天岭便是为了求长生,他曾经想过自己或许苦修百年都没有结果,哪怕有结果那也是需要日复一日年副一年的青灯黄卷之后。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才几个月时间。

    他就已经经历了别人和普通修行之人一辈子也无法经历的壮丽波澜,做成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明确了自己的修行之道和信心。

    不再迷茫。

    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名字。

    王七郎。

    王七郎则又再度回到库房内,守在库房之内让木人傀儡带着自己的本命法器魔神令一趟又一趟的来回于齐王府内外。

    白色的石令散发出神通之光,遮盖住八个木人傀儡的身形。

    从白天到黄昏,王七郎如入无人之境,光天化日之下将一整座宝库搬得精光。

    当然,王七郎也不是那种天高三尺,不给敌人留一粒余粮的狠心之人。

    当初指的那几样破烂……嗯……宝贝,他全都给李轼留下了。

    看着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王七郎也从库房的宝物高架上跳了下来。

    他先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库房,又看向了齐王府。

    “走了走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库房,一跃而起踏着屋顶和高墙离开了齐王府。

    这地方他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以后徐云这个身份也不会再用了。

    另一边。

    齐王世子李轼醉生梦死,喝得伶仃大醉,哪里还能去顾及王府中发生的巨变。

    他趴在桌案之上,将酒壶推倒在一边。

    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穿着一袭白衣,站在院子里如同雪中腊梅般的女子。

    “紫衣!”

    ————————————

    城北码头。

    王七郎和陆长生坐着最后一趟车抵达城北码头,大大小小的箱子、布袋、包裹将船舱塞满了。

    陆长生登上了甲板,他负责带着这些珍宝回长生观。

    而王七郎还需要在姜城停留,他想要等昌京那边的消息和结局。

    两人在大河边告别,王七郎叮嘱道。

    “出来这么久,回去看看师兄弟们怎么样了。”

    “我已经去信告诉陈长老了,让他在龟城县接你。”

    说到这里,王七郎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副古卷还有一个小鼎。

    “对了!”

    “这个东西也带回去,给陈长老。”

    小鼎陆长生见过,知道这是方仙道的方仙鼎。

    另一个他却从来没有见过,想要展开却立刻被王七郎阻拦住。

    他小心看了看左右,小声说道:“这是万剑归天图。”

    陈长老便是之前长生观宴席之上背着剑的师叔,其也是一位剑修。

    王七郎甚至猜测,这位可能和昔日的天剑阁有着关系。

    这万剑归天图虽然来头颇大,对于元神来说更是无上之宝,能够让其参悟仙道。

    但是对于目前的王七郎和陆长生来说,还是太早了。

    陆长生小心翼翼收起了万剑归天图,虽然好奇他也知道这东西不是现在他能够看的。

    “放心。”

    “不论这一船宝物,还有这万剑归天图,我都会安全送回长生观。”

    开船了,王七郎站在岸上目送船只和陆长生远去。

    陆长生也在船上久久矗立。

    只是等到船只渐渐顺流而下将要看不到的时候,陆长生突然跑到了侧弦拼命的向着王七郎挥手,好像还在喊着什么。

    王七郎叹息道:“这才离开多久。”

    “就舍不得大师兄了,现在的年轻人啊,太没有独立自主的能力了。”

    等到船远去,他回过头。

    王七郎突然看到远处乌云密布,雷霆阵阵。

    那那里是什么乌云,而是一条真龙席卷着风雨雷电,朝着姜城而来。

    再细看,远处一道血红色的元神遁光紧随真龙而至。

    王七郎刚刚还乐滋滋的脸一下子变了:“我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