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七十九章:情种

第七十九章:情种

 热门推荐:
    ( )整个世界好像除了火与血什么都没有剩下,空荡荡的只剩下李轼一个人。

    李轼一边笑,一边转着圈看着火海之中的齐王府。

    华丽的锦袍被血水浸透,脏污不堪。

    往日里始终挺得笔直的脊梁,也佝偻得犹如一个老者,走路跌跌撞撞且蹒跚不已。

    甚至数次跌倒在地,手上划出一个长长的口子,他也丝毫不在乎。

    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信,被顾紫衣一句话全部摧毁。

    “哈哈哈哈哈!”

    “李轼!”

    “你怎么能这么蠢。”

    “哈哈哈哈哈!”

    走到了已经烧成了一片废墟的书房之中,踏着焦黑和断壁残垣,李轼撑着墙壁用力推开了机关和石门,踏入了密道之中。

    他走下几步阶梯,便直接坐在了坐下面,无力瘫软的靠坐在阶梯之上。

    在这个阴暗且封闭的角落里,原本的狂笑,化为了嚎啕大哭。

    他掩面而泣,又笑又哭。

    面目拉扯变化,就好像一个疯子。

    李轼从未像今日这样感觉到自己的失败,也从未想象过有朝一日他会失去自己拥有的一切。

    李轼知道,那个有问题的真龙丹已经送到了昌京。

    或许他的父王在京城已经出事了,而接下来便该轮到他了。

    顾紫衣说的没错,他已经失去了一切,甚至可能包括自己的性命。

    接下来留在齐王府,应该就是被一杯毒酒三尺白绫送上黄泉。

    正当他彷徨无措的时候,突然密道的尽头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端着莲灯身形妖娆的女子,踏着碎步一步步走近。

    每走一步,她那前凸后翘的身材都随之而动,展现着艳丽和成熟之美。

    穿着襦裙胸前露出一抹雪白的岚夕颜,终于走到了李轼面前。

    她端着莲灯,照亮李轼的面庞。

    娇柔的问道:“世子,你是在哭吗?”

    李轼流淌着眼泪的目光看着岚夕颜,就好像在绝望的黑暗之中看到了一抹光。

    “夕颜。”

    “你还在?”

    他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冲上去搂住了岚夕颜。

    他想要诉说自己心中的痛苦,想要如同往常一般,听这个温柔如水的女子鼓动自己的雄心壮志。

    然而这个时候,一柄匕首捅入了李轼的心脏。

    李轼先是没什么感觉,只是身体突然一僵。

    他退后两步,一把倒在了地上。

    看着自己胸膛上的匕首,仿佛才确信这是真的。

    他呆呆的抬起头看着岚夕颜,嘴巴张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张开后又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反而是鲜血不断的从口中涌出。

    死亡来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快。

    他没等到一杯鸩酒或是三尺白绫,而是死在了一个最爱自己的女人手上。

    一个他爱的女人,一个爱他的女人。

    他以为自己掌控住了她们,结果发现自己只是被她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岚夕颜端着莲灯坐在了李轼的身旁,目光柔和的看着李轼一点点的咽气:“世子!”

    “我那么爱你,为什么……”

    “为什么……”

    “你就不爱我呢?”

    岚夕颜说着说着,眼中的恨意一点点涌现。

    “妾身最厌恶你骗我了。”

    李轼口中鲜血喷涌,打湿了胸襟。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一生就这样终结在这里。

    他死死的抓住岚夕颜的手,用尽全部才从喉咙里说出了自己最后一句话。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说完这句话,李轼僵硬挺直的身体,直接瘫在了地上。

    瞳孔也一点点扩散开来,失去了光泽。

    这个雄心勃勃,想要气吞山海的齐王世子,最终默默无闻的死在了密道黑暗的角落之中。

    岚夕颜坐在李轼的身旁,抚上了李轼死不瞑目的眼睛。

    一道紫色的光芒从李轼的体内冲出,落入了岚夕颜的阳神之中,

    其中还包括李轼的那一缕龙气,也被随同剥夺。

    她的境界也因为着一缕龙气融入元神,达到了历代绝情宫宫主所能修行到的阳神绝巅,同时这缕龙气还给予了她踏入元神的可能性。

    这就是一把双刃剑。

    李轼用情种曾经控制住了岚夕颜,但是岚夕颜如今也用情种剥夺走了他用寻常办法根本不可能夺走和利用的龙气。

    岚夕颜的阳神在这一缕龙气之下,瞬间发生了改变。

    她的身上,甚至多处了一种常人没有的华贵之气,犹如人中鸾凤。

    整个人气质大变,魅惑之力更添几成。

    随着昔日被李轼拿走的情种被拿回,她脸上的疯狂和恨意,也一点点消失。

    她看着李轼的尸体,突然没有任何感觉。

    所谓的爱,所谓的恨,和李轼的一切。

    就好像一场春梦,来去无痕,梦醒无踪。

    她嘴角扬起了笑,犹如王七郎第一次在雨中城门口看到的那个她一样。

    天真烂漫,带有一丝少女般的腼腆。

    笑容柔和得让人心神沉溺,就好像南城酒楼的桃花醉。

    她端着莲灯,走出了密道,出现在了大街之上。

    街道之上乱成一团,整个姜城都在调水前往齐王府救火,街道的角落里四个壮汉抬着轿子正在等待着她,轿子旁还有着一个侍女。

    侍女问道:“宫主,我们接下来去哪?”

    岚夕颜坐上了轿子:“去京城或者阳州吧!小环你不是一直想要去天下最繁华的地方去看看吗?”

    “东海实在是太小了,我们去看一看外面的天地究竟有多大,或许绝情宫的问题在那里可以得到解决。”

    侍女小环一听到要去京城和阳州,开心得不得了。

    “好诶!宫主!”

    ———————————

    昌京。

    天刚蒙蒙亮,城门前就排起了长队。

    顾紫衣元神归位,乘坐着马车一点点进入这大宣神京。

    哪怕不用眼睛去看,也能够感受到大道尽头那通天彻地的气运龙柱,那是众生对于大宣王朝的信仰和认可。

    顾紫衣感受着气运龙柱对于自己元神的压制,法力和法术被削弱到了极点。

    同时也知道为什么天下修行之人不敢轻易进入昌京,谈其色变。

    她却没有丝毫畏惧,而是低下头。

    在她的手中,有着一柄紫鞘青柄的仙剑。

    她摸向了手中的紫青仙剑,感受着上面的纹路,仙剑也发出了轻鸣,在与她呼应。

    其目光逐渐变得锐利:“我还没有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