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八十章:不惹人间桃李花

第八十章:不惹人间桃李花

 热门推荐:
    ( )朝廷钦差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赶到齐王府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片绵延不尽的废墟。

    宫殿倒塌化为一片焦黑,高墙坍塌变成残垣。

    后齐昔日的皇宫大殿,齐王搜刮东海多年的财富。

    全部在一夜之间付之一炬。

    最可怜的便是那些齐王府的奴仆侍女,不明不白的就死在了这一场魔祸之中。

    “什么?”

    “齐王府被修罗魔女给屠了?”

    赶到前来宣旨拿下李轼的钦差,这一下彻底傻了眼。

    “世子李轼呢!”他连忙追问前来迎接他的东海府官吏。

    其怀疑这不过是李轼的金蝉脱壳之计,哪有这么巧在他敢来之前刚好就出这种事情。

    然而东海府的官吏回答,立刻打破了他的希望:“尸体已经在密道之中找到了,已经确认无误,正是齐王世子李轼。”

    这一下钦差也知道,齐王府是真的彻底没了。

    钦差大怒:“无法无天。”

    “丧尽天良。”

    “这魔头怎么敢?她怎么敢?”

    “告知东海府还有延东道各郡县,缉拿修罗魔女,上报天阙台,让朝廷派遣真人和神将一定要将这魔女捉拿归案。”

    这和废话一样,八年来大宣王朝就从来没有停止过通缉修罗魔女。

    如今其元神大成凝聚出修罗魔神,法力更是高了不知道多少,哪里是人能够轻易拿得住的。

    更何况修罗魔女顾紫衣早就离开了东海府,甚至已经不在赤州。

    在齐王府的大门外。

    围着王府一圈又一圈的百姓,对着大火燃烧后的断壁残垣指指点点。

    最近姜城发生的各种怪事都太多了,不论是整个东海府上下的官商权贵还是普通百姓,都忧心至极。

    因此前往道观烧香拜佛的人也多了不知道多少,祈求神佛保佑。

    在看热闹的人群之中,一个带着斗笠的青年看着齐王府门口的情况半天,才终于挤开人群离去。

    锦衣内可以看到包扎的白布,面色有些虚弱的惨白。

    顾紫衣那修罗魔神一击,虽然没能致王七郎于死地,但是那巨大的压力还是将他给打伤了。

    王七郎一边养伤,一边在这齐王府门口等着,如今总算是等到了他想要知道的结果。

    天子震怒,齐王自缢身亡,连来拿李轼的钦差都到了。

    “昌京果然还是不一样啊!”

    “厉害的大佬多着呢,这小伎俩一眼就看穿了。”

    “这顾紫衣设局之前,就没去昌京调查一下情况么?这谋略计划做得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

    王七郎是不认为自己的计划有问题的。

    这都是那顾紫衣的错。

    实在是太不靠谱了,要不是自己和她不是一边的,这简直就是猪队友啊!

    王七郎漫步穿过街道和坊市,终于来到了南城的城墙之上。

    午后明媚的阳光下,一个竖着齐刘海绑着精致发髻的少女正在城墙上吃着丸子串。

    淡青色的裙子下,两条小腿不断的摇晃着。

    嘴里还哼着戏里的小调。

    王七郎拿出了一个纸包的几串糖葫芦,伸到了龙女的面前。

    “啊!”

    “是糖葫芦。”

    龙女眼前一亮,笑的模样和王七郎格外相像。

    是那种笑就要笑到开怀,笑得没有保留的人,眼睛都眯成一条缝隙,嘴角抿在一起酒窝深深凹陷下去。

    王七郎站在城墙上,看着城下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人。

    “谢谢了。”

    龙女几口吞掉丸子,拿出糖葫芦舔了一口。

    甜甜的滋味,让她露出幸福的笑。

    对于有些人来说,就算得到得再多,也不会感觉到快乐。

    对于有些人来说,幸福却格外的简单。

    “你救了我,我也救了你。”

    “咱们扯平了。”

    龙女看着王七郎,好奇的问道:“为什么那个坏女人要杀你啊!”

    王七郎当然不会说,因为自己比她更坏,坏的让坏女人都撕心裂肺,恨自己入骨。

    所以那顾紫衣找自己报仇来了:“你都说是坏女人了,坏女人杀人需要理由吗?”

    龙女觉得王七郎说得很有道理:“好像是诶。”

    龙女吃着糖葫芦,糖浆糊得嘴角都是,因此抿着嘴一直舔嘴巴。

    最后她又想起了什么,转身看着王七郎说道:“这几天我们将姜城转遍了,接下来我们还去哪?”

    王七郎摇了摇头:“没有接下来了,我该回去了。”

    龙女不要明白,王七郎便接着强调了一遍。

    “就是要分别了。”

    “你不是要去寻找自由吗?”

    王七郎敞开胸怀拥抱天地,笑着对她说:“去吧!”

    “整个天地都是你的了。”

    龙女听到自由两个字,就想起了戏曲里烟花三月的阳州,那江南的烟雨之美。

    不过她看着王七郎,想到分别两个字突然有些失落。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东西。”

    “对了,你写的《白龙传》我很喜欢。”

    “可惜。”

    “写的不是我。”

    王七郎摇头而笑:“不必遗憾,你有你的故事等待着你去书写。”

    “可能没有故事里那么惊心动魄和感人肺腑,但是却是自己选择的人生,不是吗?”

    龙女知道分别已经不可避免,面前这个人虽然看似很好说话,但是决定下来的东西无可动摇。

    “你这么有才华,可不可以给我取个名字?”

    王七郎点了点头:“姓什么?”

    龙女立刻说道:“姓白。”

    王七郎斟酌了一下,最后睁开眼睛:“白羽衣怎么样?”

    龙女立刻好奇的贴上前来:“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可以和我说说吗?”

    王七郎装作大诗人,站在城墙之上手舞足蹈。

    一边吟诗一边演出来:“满室天香仙子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惹人间桃李花。”

    他低头看向了龙女:“天人身着羽衣,披云带霞。”

    “也愿你始终如同天上云霞,不惹人间烦扰喧哗。”

    龙女期待着外面的世界,但是又舍不得现在的感觉:“喂!”

    “我如果回东海,还能再见到你吗?”

    王七郎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我不是说了吗?”

    “不惹人间桃李花,要做最潇洒自由的云中之仙。”

    “我、还有这里的一切,就是那人间烦扰喧哗,就是那人间桃李之花。”

    龙女白羽衣满头雾水:“你这人说话怪怪的,看似很有道理,但是我听不懂。”

    白羽衣挥手告别了王七郎,去她梦中的阳州,看那让人魂牵梦绕的西子湖去了。

    而王七郎也该回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