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九十八章:他们给的太多了

第九十八章:他们给的太多了

 热门推荐:
    王七郎站在窗户前,窗外是万家灯火和整个昌京。

    他缓缓偏过头笑着看着李龙驹。

    “我们可是天阙,昌京内外有什么是我们不清楚,不知道的?”

    “为什么不敢来昌京?”

    李龙驹有些慌,若是其他人修为再高他也一点不害怕。

    这里可是昌京,哪怕是元神真人进来也翻不了天,他可是有着官位和龙气护体的。

    对方只要敢出手,就有可能被龙气注意到。

    到时候幽冥龙庭的鬼神鬼将倾巢而出,这金角大王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对方是天阙,曾经的大宣真正的执掌势力。

    哪怕霍山海死了,天阙也没有了,谁也不知道他们曾经拥有过什么,又留有什么样的底牌。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曾经天阙台那强大的威势依旧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连天子都忌惮无比,由不得他不害怕。

    他强撑着质问:“当日三大仙门之主击败霍山海,天阙崩塌所有京城天阙弟子化为灰烬。”

    “你们之中除了观心竟然还有人逃出一劫?”

    “你是谁?”

    “星河?星斗?还是星罗?”

    “你来京城,又想要干什么?”

    “明玉公主呢?”

    他在推测着金角大王的真实身份。

    但是思路错了,他怎么推测也不会有结果。

    王七郎上前,亲切的拍了拍李龙驹的肩膀:“我们还能有什么坏心思,我天阙堂堂正正,行的是光明大道,岂能做些蝇营狗苟的肮脏之事。”

    “今日来。”

    “不过是想请李都督帮个忙而已!”

    “至于那位风韵撩人的明玉公主,都督放心,她什么都不知道,如今正在驸马府中。”

    李龙驹听到这里,反而安心下来了。

    对方要用到他,便不会怎么样他。

    脸上却一副愤然冷哼的表情:“你们一群叛贼逆党想要我办事?”

    “简直白日做梦。”

    “京城内外谁不知道我李龙驹刚正不阿,威武不屈。”

    “我对圣人对我恩重如山,我对圣人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做出背叛圣人,背叛大宣的事情。”

    李龙驹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

    王七郎喝了一杯茶,悠悠说道。

    “朝廷要是知道刚正不阿的李都督收买太监将林驸马打得从此不能人事,知道你设计下药和明玉公主勾搭成奸。”

    李龙驹话音戛然而止。

    但是王七郎却丝毫没有停下。

    “皇帝要是知道忠心耿耿的你从齐王府搜出了一千八百万两,只给了他五百万两。”

    李龙驹头上的汗水立刻就和雨一样渗透了下来,根本不明白这么隐蔽的事情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李玄要是知道你和丽妃……”

    李龙驹拍案而起,怒吼而出:“够了。”

    “全是胡言乱语。”

    “你有什么证据?”

    这李龙驹做事心狠手辣,恶毒至极。

    在贪财好色方面,也同样是让人瞠目结舌,生冷不忌。

    王七郎看着李龙驹暴怒瞪着自己的眼睛,老神自在的端起了茶杯:“就在不久前,丽妃绣着你名字的香包已经在一个内务府太监手里了。”

    “啧啧,香包里面竟然还有一丝秀发。”

    “美人如此倾心,李都督当真是艳福不浅啊!”

    “可能要不了多久,马上就要出现在李玄的面前了吧。”

    “怎么可能?”李龙驹这下彻底慌了。

    他一摸胸口,但是却没有摸到丽妃送给他的香包。

    自己一路之上从未有人和他接触过,唯一例外的就是一直跟在身边的两个心腹下属。

    “你们两个?”

    “竟然背叛了我?”

    这个时候房门推开,跟着李龙驹一起来的两个下属跪在了地上。

    那个年轻的旗官微笑着看着李龙驹:“都督!”

    “您猜得没错,正是在下出卖了你。”

    李龙驹指着他,手指颤抖半天没说出话来。

    然后目光看向另外一个跟着自己七八年的心腹:“还有你,你竟然也是天阙的人?”

    对方摇了摇头:“都督,我不是天阙的人。”

    李龙驹怒吼:“那你为什么背叛我?”

    对方答曰:“我也没有办法啊!”

    “都督!他们出的价实在是太高了。”

    李龙驹气急,捂住胸口直接摊在了椅子上。

    王七郎走上前来,站在了椅子后面。

    一只手撑在椅子上,一只手按在李龙驹的肩膀上。

    “哎呀,你说。”

    “你这么忠心耿耿的大忠臣,李玄会怎么嘉奖你呢?”

    “五马分尸?”

    “不不不,这么大的忠臣,怎么能这么寒酸?”

    王七郎想起了什么,眼神一亮。

    “点天灯?这个有点风雅之韵!”

    “不不~”

    “还是差了点,够不上都督的格调。”

    王七郎敲打着李龙驹的肩膀,李龙驹的小心脏也跟着一起咚咚咚的快速鼓动了起来,就好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我实在是不懂得这些东西,你们绣衣司对这套比较熟悉。”

    “李都督你猜一下,李玄会赏赐你些什么呢?”

    刚刚还一副对圣上忠心耿耿的李龙驹,立刻跪在了地上,一把抱住了王七郎的大腿。

    “金角大人。”

    “下官错了。”

    “说吧!”

    “您想要龙驹干些什么?龙驹一定照办。”

    王七郎一进昌京便来见李龙驹,便是想要从这位天子最信任的绣衣司都督口中知道天子的近况,还有那位清净天广寿仙尊的消息。

    他从不打没准备的仗,无论到哪一处,都必须做到掌握局势。

    他一开口问,李龙驹便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了个一干二净。

    “天子真的铁了心要对太子下手了?”

    “竟然要以帝室之血、真龙之气,炼妖魔之胎。”

    李龙驹点头:“没错!”

    “我就隐隐听到这么多了,至于细节方面,我就不太清楚了。”

    “至于那人,我只知道清净天广寿仙尊名为姜子高,听其与圣人交谈,应该是近千年前的人物。”

    这个时候楼下一阵喧哗,吵闹不休。

    王七郎打开门缝,向下面看了一眼。

    顿时眼睛一缩。

    “那是谁?”

    李龙驹瞄了一下立刻回答:“这是陛下最小的女儿菖蒲公主,她身边的那位是最近昌京名闻天下的女冠灵微真人。”

    “这位灵微真人可不简单,年纪轻轻不仅仅修为通玄,更是文冠京华。”

    “如今在京城之内声名鹊起,京城的权贵之女、命妇贵人,都争相和其交好。”

    下面人群之中,两位女子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被人围在中央。

    其中那女冠身穿白色流云道袍,带着金红色束发道冠。

    正是王七郎的老熟人。

    顾紫衣。

    王七郎目光闪烁,关上了门。

    “剩下的事情,就拜托李都督了。”

    “只要你从宫内带出了我想要的那件东西,一切都一笔勾销,我们从此不会再打搅都督。”

    “而且,刚直不阿、忠心耿耿的李都督,难道就不想给自己留条退路吗?”

    “做了这件事情,我们欠你一个人情,你若是遭了难可以来找我们,或许能保你一命。”

    说完这句话,王七郎一步踏出,身形旋转消失在涟漪之中。

    李龙驹看着这一幕眼神一缩,在京城也能够施展出这种手段,这金角的实力深不可测啊!

    ----------------------

    趴在马车上看着热闹夜景的韩彩儿左张右望,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轻笑声。

    回过头来,金角大人就已经坐在了马车上。

    目光陷入沉思,却在摇头而笑。

    “大人您事情办完了。”

    “怎么这么开心?难道碰上了什么好事?”

    王七郎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有趣的故事罢了。”

    韩彩儿这小丫头好奇心极重,连连追问。

    王七郎立刻问她:“你可听说人生三大喜事。”

    韩彩儿举着手:“我知道!我知道!”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还有……他乡遇故知。”

    王七郎再问:“那你可知人生三大悲事。”

    韩彩儿想了半天,最后摇了摇小脑袋。

    王七郎摇头晃脑,摸着下巴,做出一副老夫子的模样:“所谓人生三大悲事,那便是。”

    “洞房花烛夜。”

    “隔壁。”

    “金榜题名时。”

    “同名。”

    一开口,说得韩彩儿噗嗤一笑,

    外面赶车的白猫也笑出声来。

    “还有!”

    “他乡遇故知,仇敌。”

    没有人听出,王七郎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意蕴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