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10章 现实总是这么突然

第10章 现实总是这么突然

 热门推荐:
    刘俊呆呆的看着楚含韵带着她那些好姐妹走了,耳边犹然还徘徊着那句神经病不能释怀。

    张杰叹了口气,说:“这赵志飞也是个硬茬子,你最近别一个人行动,不然到时候怕会吃亏。”

    刘子余点点头,他可不会自信到自己练了一个暑假的武就能打十个,他说的打何云飞两个也只是玩笑话,毕竟他练了一个暑假,也除了和他那扑街堂哥打了几场,也没真正和人打过架。

    自己除了感觉力气变大了,都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或许还皮糙肉厚了点?

    他对着木质棚子打了一拳,把大家吓了一跳。

    何云飞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说:“你怎么回事,干嘛突然大力打棚子?不会是被赵志飞吓住了吧,别怕,好兄弟我会陪着你的,你上厕所也喊着我。”

    其他人也是非常疑惑,怎么突然来这一下子。

    “抱歉,一时兴起。”刘子余看着自己泛红的拳头,有点痛,但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要换做之前,估计这一拳早痛的叫出来了,这练了一个月的武就能这样了,也许我不仅在学习上过得去,武学上也是天才?还是说在练武过程中因为太怕痛所以就全点防御点了?

    他转过头看着还抓着他后背衣角的夏鹿鸣,示意你是不是能放手了。

    夏鹿鸣眨眨眼,发出一阵小魔仙里面的哈哈哈哈笑声:“达令,你这一拳好像沟通了光明的气息,我体内的星光魔力都忍不住颤抖了。”

    刘子余拍了她头一下,“好好说话。”

    夏鹿鸣捂着头喊着好痛就跑走了,那速度还真的很快,刘子余都愣住了。这双腿不去跑田径真是可惜了,刘子余如是想到。

    何云飞一副看现充的表情看着刘子余,良久憋出一句话:“什么时候你撩妹这么熟练了。”

    刘子余想了想自己拍夏鹿鸣的头的确对于满打满算才认识一天的人来说太过于亲密了,我好像却没感觉到生疏,反而有点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什么时候这么熟练了?难道我有施虐倾向?

    刘子余和何云飞还没吃午饭,不过这个时候已经一点了,他们本身出教室门就挺晚了,幸好这档子事没花太多时间,两人去商店买了个面包简单应付了下肚子。

    接着又是上了一下午的课,晚餐时候到没发生什么事,这让一直跟着刘子余的何云飞等人稍稍松了口气,不过也不排除赵志飞在等人少的机会,不过时间长了,赵志飞知道这边团结一心,大概就放弃了。

    夏鹿鸣那边倒是没什么,晚餐时候楚含韵又来窜门找夏鹿鸣了,估计也是怕夏鹿鸣受到什么危险,不过赵志飞估计现在的气还留在刘子余身上,虽然刘子余觉得这是飞来横祸,也许这就是自己秉持正义多管闲事的代价吧。

    这才开学第二天,怎么感觉正常普通的高中生活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刘子余深深感觉到了生活的不易,忍不住叹了口气。

    晚上自习的时候,老赵沉着脸走了进来,说:“班上有没有骑摩托车的?”

    没人应声,就算真有,也不会有人傻到跳出来说自己骑摩托上下学,这也是违反校规的事。

    “最近你们小心点,学校准备大力查处学生骑摩托车这事,被抓到了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处分了。”赵祁看着没人说话,表情也严厉起来,带着警告意味说道。

    赵祁看见底下开始骚动起来,敲了敲黑板,说:“今天中午,我校学生赵志飞在校外飙摩托车,和小车当面撞上了,人送往人民医院抢救了,现在说被救回来了,但腿算是废了,做一辈子轮椅都正常,你们这群年轻人,天天不把自己生命当回事?啊,当暴走族,摩托车马达声生怕别人听不见,不要到了赵志飞现在这样才后悔。”

    刘子余有点愣神,这么突然的吗,中午不是才见过吗,他那时候走了就去飙车了?

    他看向何云飞,何云飞更呆,他又看向罗捷,罗捷正好看向他,两人面面相觑。

    老赵开始在讲台上教育起来,痛心疾首的指着底下,让各位别不当回事。然后列举自己身边发生的事,希望同学们能提上心来,然后一节晚自习就过去了。

    “有时候怀疑老赵以前是不是语文老师,只是转到教物理来了。”何云飞伸了个懒腰,吐槽道。

    他对于赵志飞这档子事,也就刚开始震惊了下,现在已经没放在心上了,摩托车每年的事故还少吗,尤其这种暴走族,开起来不要命一样。

    罗捷笑道:“这样子余你的麻烦事也没了。”

    刘子余有些无奈:“我设想过很多情况的发生,还想过最糟的是赵志飞带刀子来捅我,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我倒是没想到。”

    事情虽然发生的突然,不过发生了也无力改变什么,况且这对于刘子余来说还是件好事。

    张杰他们围了上来,笑着说:“好家伙,善恶终有报,这下子我们可放心多了。”

    他们对于赵志飞发生这档子事可没有同情,首先这是自己作的孽,成天不要命的开摩托,还自诩为什么追风少年,感受风的速度,帅气的很。而且,这赵志飞也不算个什么好东西,遇此事故,怕很多遭到他欺负过的同学都要张灯结彩放鞭炮庆祝了,校园霸凌都该死。

    坐在角落的林雪看着这一群人,熟稔的挂起一丝微笑,白皙的小手提笔在本子上写下『人生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当做出选择之时,命运早已经安排好了尽头,勿觉现实突遽,伏笔草蛇灰线。』

    随后合上本子,小心放入书包,站起身拍平衣角便背上书包离开教室,她是走读生,所以她回家。

    九月二日,恰好是农历十五,圆月似玉盘,此时操场上的人正多,有些是准备穿过操场走出校门回家的,有些是准备途经回寝室的,还有些单纯是在操场上玩乐的。

    晚上气温降了些许,不时的微风吹动林雪那条麻花辫的发梢,匀去身上之前多余的体温,林雪在人群中看到了夏鹿鸣,她仿佛是黑夜中闪烁微妙光芒的星星,林雪明明昨天才从自我介绍中认识她,但她现在却能从人群中找到她的位置,林雪面无表情的自嘲道:“还真是个值得观察的对象,魔法小姐。”

    跳动的双马尾,不羁的狂笑,以及那超乎常人的奔跑速度,林雪不知道夏鹿鸣是怎样做到三十几度还能穿两件衣服的,而此时她这个时候正在躲避一个胸部明显超出正常高中生的‘追捕’。

    林雪不禁有些羡慕,她尝试着笑出来,发现自己依旧是只能挂起那丝丝微笑,于是她面无表情的穿过操场。

    她准备在自己的观察日记中写上『比起微弱的星子,皎洁的月光才是心之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