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100章 黎明交界处

第100章 黎明交界处

 热门推荐:
    晚上,下起了大雨。

    刘子余有些惶惶然。

    这是没来由的情绪,难道真如人们常说的那样。

    晚上人的情绪容易汹涌,所以多愁善感?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10点59,平常在学校,刘子余这个时候已经酣然入睡。

    不过正是因为明天是星期天,所以他刚刚结束游戏不久,躺在床上准备安然入眠。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感觉有些心里不舒服,这是种什么样的情绪,如鲠在喉?

    这样的词语应该是有些不恰当的,或者再展开了说,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不是那种深痛的,而是浅浅却又绵长的,如同扎根于心中深处一般,你能很清晰的感受到它,平日里安然无恙,但偶尔释放的哀伤足以让人心悸。

    这不应该是属于自己的情绪,刘子余睁着眼看着因为灯光熄灭而昏暗异常的天花板,他不明白,但他想要弄明白,

    所以翻来覆去睡不着。

    于是他开始回想今天一天的经过。

    早上跟着夏鹿鸣还有马不菲跑步。

    之后遇见了何云飞,接着因为给他抄作业,被袁兮兮逮了个正着。

    上了两节英语课后,中间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和前后桌小伙伴们探讨了下运动会的事情。

    然后就是两节很有意思的数学课。

    之后就到了中午,天气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一般,所以同罗捷还有何云飞吃完中饭后就回到了教室,并没有按照往常惯例在学校走走。

    不过这雨白日里倒是一直没有下,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才开始。

    难道是因为雨吗?

    刘子余在床上晃了晃脑袋,自己又不是诗人,不会逢雨多悲。

    所以是什么?

    周六下午的课是语语化物,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日子过得很轻松平常。

    接着就是放学回家了。

    回家......

    拥抱......

    是挺柔软的,这不是什么不好的感觉吧。

    想了半天,刘子余没有想到情绪的来源在哪。

    他解开手机屏幕,在聊天回话中搜寻起来。

    不久,他就发现了自己想找的那人,他点进了聊天框,发了句晚安过去。

    那边消息一直没回,但是心中情绪却莫名其妙安歇下来。

    所以,那种情绪的来源是她吗?

    但这种事情,怎么说也太奇怪了吧。

    怎么会有别人的情绪传达到自己身上的事?

    所以这只是碰巧罢了吧。

    刘子余点开了她的头像,是林间白雪。

    很有意境嘛......

    他不停的放大又缩小,乐此不疲。

    现在明明没了情绪干扰,但反而前面积攒的睡意也消失不见了。

    三十三:睡了吗?

    哈哈,明明晚安的消息也没回,自己发这句是干嘛?

    刘子余他不明白,正打算撤回这条消息,却又停住了。

    因为他看见聊天框上面显示了对方正在输入中这样的话语。

    不过信息并没有发过来,聊天框上面很快又变回了原来只有一个‘雪’字昵称的样子。

    所以,她是不想回自己消息?

    可是,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下午回去没跟她打招呼吗?

    刘子余放下手机,看着天花板。

    他发晚安,是一时兴起。

    或者是,冥冥之中有股声音在提示他,要发这条消息,不然就会后悔的。

    看了会天花板,之前驱散的睡意,又席卷而来,而且更加的猛烈。

    刘子余也不想去挣扎,随着睡意就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沉沉睡去。

    ——————

    无聊的雨,无聊的事物,无聊的人。

    这个世界是不是就是如此的无聊。

    林雪抱着腿坐在椅子上,黑色的长发散落在手臂腿上。

    她望着被她摆在书桌上的纸坦克,眼神明暗不定。

    雨在敲打着面前的窗。

    她关上了,通向外面的门,是不是现在连窗户也要跟着一起合上?

    人类的感情总是这么复杂。

    林雪有些累了,她心中感觉到了悲伤。

    魔法使小姐,是一个让人羡慕的人啊。

    她的笑容是那样的明媚动人,如同春天到来之时,自然会消融冬天残留下来的积雪,给人温暖和舒适。

    这样的人,自己那只能存在心里的恶意,怎么能去争去抢。

    这是不对的,这肯定是不对的吧。

    与其再这样下去,不如就蜷缩在以前的世界中,那样,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吧,毕竟原本就该如此,不是吗?

    她眼眸低垂,似乎要合拢了一样。

    往往都是事情改变人,人却改变不了事情。

    人总是这么的悲哀吧。

    风夹杂着雨,天空裹挟这灰云。

    而城市的霓虹灯隐没在了里面。

    “算了,睡觉了。”

    林雪面无表情的自言自语。

    所有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都算了吧。

    林雪把腿从椅子上放了下来,但人却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

    自己,是在不舍吗?

    林雪摸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湿润的脸颊。

    连哭泣都不自知的自己也会觉得不舍吗?

    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少年,是个罪孽深重的人。

    自己,是个心灵丑陋的人。

    ...........

    林雪抬了一下眼皮,手机屏幕在闪烁,她没有去看。

    他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时候,会一个劲儿的咚咚敲门,一个劲儿的叫你,却丝毫不管场合。

    明明,刚刚才决定将所有的事一算了之。

    手机屏幕熄灭了。

    没有再度亮起。

    林雪心想,倘若再闪烁一下。

    她就收回前言。

    林雪在心中许愿。

    就像多年以前,对着月亮许愿。

    永远不要哭泣。

    不过,这个愿望的效力,在上次在操场就消失了。

    林雪发着呆,看着手机屏幕。

    明明说了算了睡觉的她,此刻却不想睡觉。

    如果可以,她还想等到黎明之前。

    这是她最后的期限。

    因为黎明之后,便是新的一天。

    到时候便应该重新开始,而不是继续维持着这充斥恶意的生活。

    不过,她并没有等到黎明。

    手机屏幕很快就再度亮了起来。

    林雪快速的拿过了手机,睁着眼睛,定定的看着屏幕,一眨不眨。

    三十三:睡了吗?

    是个无聊的发问,明明刚刚的晚安消息都没有回,却还发来这么一条。

    这个少年,真是可恶。

    林雪的嘴角划起微笑。

    她再把注意力放在手机上时,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打了一大段无意义的文字。

    林雪把它们删了之后,关上了手机。

    至于给少年回消息这件事,就算了。

    谁叫下午走的时候不喊她。

    明明他应该知道,她回家会经过他们坐车的公交站。

    林雪笑笑。

    她就是这样一个小气的人。

    ——————

    刘子余做了一个噩梦,明明很可怕,但是醒来后却忘记了具体内容。

    他看了看枕边的手机,和睡前的一样,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消息。

    不过上面的时间却让人格外注意。

    4:59。

    是黎明交界处。

    刘子余鬼使神差的下了床,拉开了窗帘,往窗外看着。

    昨晚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现在窗外还能看见城市昨晚被洗刷的痕迹,在东边方向,还能看见一丝晨光穿透乌云,映在边缘角落。

    星期天会是个雨后的大晴天吧。

    黎明之后,也会是新的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