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102章 夏鹿鸣的周日(二)

第102章 夏鹿鸣的周日(二)

 热门推荐:
    刘子余有一刹那的脑袋空白。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一次的拥抱与上一次的感觉有所不同,大概是因为上一次事出突然,而且由于周围人太多,投来的视线太过杂乱,导致刘子余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拥抱这件事上面。

    这一次,姑且能算是刘子余自己主动的吧。

    有很长一段时间去适应,去感受。

    来自少女的,发自真心的喜爱。

    本来便温热的天气,这一刻似乎更加炎热起来。

    这让刘子余也忍不住将轻放在夏鹿鸣背上的手,用上力来,摩挲着。

    少女的呼吸打在脖颈处,混杂着不同的香味,让刘子余有些失神。

    “我有个想去的地方,不过可能不适合约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刘子余忽然说道。

    “我说过,无论是什么地方,达令去的话,请带着我一同去。”

    “好...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夏鹿鸣没有说话,又过了会,她才慢慢松开刘子余。

    “达令,我不会输的。”少女的脸红扑扑的,说着些让刘子余不懂的话。

    “我倒是希望你能永远赢下去。”

    不过就算不懂,也不妨刘子余说句漂亮话。

    夏鹿鸣看见他露出的笑脸,用力点点头。

    两人坐上了公交车,不过不是103和106,而是109路,上车后选了个并排的位置,夏鹿鸣靠着窗,刘子余靠着她。

    “我好像都没有来过这边。”夏鹿鸣看着沿途的街道,有些好奇的问。

    “是吗?你小学初中在哪读的。”

    “小学是在三小,初中是在...是在十四中。”夏鹿鸣的神色黯淡下去,似乎是提到了什么她不愿意去想的事情。

    刘子余看着她的侧脸,知道她应该是在想初中的事情。

    记忆这种东西,是尘封不了的,你以为你忘记了,但其实只是没人再次提起而已。

    “难怪啊,这是去一小的路,我初中也在那边,十五中你知道吧。”刘子余拍拍夏鹿鸣耷拉的脑袋,笑着说道。

    “所以我们这次是去达令你的初中和小学看看吗?我还没去过呢。”感受到头顶的重量,夏鹿鸣不愿意再回想了,她要好好享受现在的时光。

    “你没去过吗,那也可以去看看,反正现在是双休日,那边的学生也应该放假了,所以是能进学校里面看看的。”

    “诶,达令这次不是去母校看看吗,那是去哪?”

    “差不多的地方,书店吧。”

    书店吗?

    那地方是约会的地方吗?

    夏鹿鸣不知道,她觉得有些怪。

    十五中在一小前面一个站,两者大概也就差了一千米的距离,靠的不是很远。

    当刘子余再度站在新城第十五中学的校门口时,才想起已经从这走出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而这一年多,他也未曾再来过这里。

    物是人非事事休,这不,连门口都保安大爷都换了个人了。

    “你们是来干嘛的。”

    “大爷,我以前是这里的学生,回来看看。”

    “大爷?”

    “不,大叔。”

    眼前这位身着保安制服的男人,看上去不过四十左右的样子,身高和刘子余差不多,身材也属于魁梧有力的类型,是个做保安的好苗子,至少比以前那个感觉一碰就倒的大爷要好一些。

    “难道不能进去吗?”夏鹿鸣眨眨眼睛,问道。

    保安大叔一看是个女孩儿,态度就好多了,不大的眼睛眯笑着说:“没有啊,今天放假,所以你们随时可以进去,不过不要搞破坏,不然也会被逮住的。”

    “那大叔你挡在门口,问我干嘛?”

    “这不看你眼熟,所以问问。”保安大叔指了指墙上面的光荣榜。

    上面有刘子余的照片和名字,备注以全县第五的成绩考入了新城一中。

    好家伙,我都毕业一年多了,还在上面。

    “这是你不咯。”

    “是...我。”刘子余点了点头。

    “你可是我们十五中的榜样啊,校长这次开学典礼还提到你,说你期末考试考了一中的第三名,这可了不得,清北有望啊。”

    这说的让刘子余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十五中相比新城的其他几所较强的初中,还是要差一些的。

    林雪好像和吴立君一样,是来自十中,新城最好的初中。

    “达令,真了不起哦。”

    “小女娃也是一中的吧,能考上一中都很不错的,你是他的女朋友吗?”

    “不是。”

    “是!”

    两人的答案并不一样,让保安有些懵。

    刘子余看了夏鹿鸣一眼,夏鹿鸣才不情愿的说了声:“现在不是。”

    “呵呵,小情侣我见得多了,你们这样的,我看迟早会是,别低估大叔我看人的眼力啊。”

    “大叔,你继续站岗吧,我们先进去了。”

    刘子余拉着夏鹿鸣走进了校门,保安大叔笑而不语,下次跟人聊天打岔的说词都已经打好腹稿了。

    “这大叔,我真怀疑是不是以前那大爷的儿子,脾性一个样,就是喜欢问东问西。”刘子余嘀咕着。

    “以前那大爷爱笑吗,我看大叔挺爱笑的。”

    “爱笑,每次笑起来,脸都褶皱成一团了,尤其是看见漂亮的女同学,老不正经了。”

    “是吗?好可惜不能和达令你一起见到那位大爷啊。”夏鹿鸣看着这陌生的校园,感慨道。

    如果可以的话,她多么希望能和刘子余一同上初中,成为同学,想必这样的三年一定是很愉快的。

    “你之前是不是认识我?”刘子余看似无意的笑着说。

    夏鹿鸣眨眨眼,犹豫了片刻,然后说道:“我认识达令很久了哦。”

    “很久了吗,我们以前见过吗?”

    “见过的,只是达令你想不起来。”

    “所以你能告诉我吗,或者给点提示?”

    “达令,我想要你自己想起来,如果有那么一天,无论什么时候,都请你告诉我,我会很开心的。”

    夏鹿鸣那双清澈的黑眸子,无声的透露了很多信息,传递了很多情愫,这让刘子余止住了追问的念头。

    或许有一天,自己也真能知道,这一切的来由,或许真到了那时候,自己也懂得了为什么夏鹿鸣会如此的喜欢自己。

    “达令,你拯救了我哦。”

    语气虽然清淡淡的,但是这话的分量可不是如此。

    “哈,拯救这个词太沉重了吧。”

    “但,就是这样的。”

    少女的表情很认真,让刘子余也收住了笑脸。

    他点点头,说:“能拯救一个少女,也是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不过你就是因为这个喜欢我的吗?”

    夏鹿鸣摇摇头,她猛的贴近了刘子余,两人的脸靠的只剩下一拳的距离。

    “达令,喜欢这种东西是日积月累的。”

    “是...是吗?”刘子余的头不自觉的往后仰。

    “虽然,达令你说的也没差,但是当时的我肯定没有现在的我喜欢你多。”

    少女的脸上有些纠结,看来她也否认不了,因为那次刘子余所不记得的救赎,才开始喜欢上他。

    刘子余往后退了两步,夹住了一片从树上缓缓飘落的泛黄的榆树叶,温声说道:“秋天不意味着凋零,意味着新生。”

    夏鹿鸣眨眨眼,不明所以。

    刘子余刹那间,想起来一个成语。

    叫作对牛弹琴。

    这次弹的不是琴,谈的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