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无题

 热门推荐:
    刘子余不知道林雪在旁站了多久了。

    他看书看的很认真,可以说是心无旁骛。

    所以对于林雪的到来是没有发觉的,直到现在抬起头来,才愕然发现她正站在一旁挂着微笑。

    刘子余左右看了看,没有看见夏鹿鸣的身影,想必少女还在那青春文学那边。

    于是他笑着说:“吃了吗?”

    林雪沉默了会,摇头道:“没有。”

    “那你不饿吗?”

    “还好。”

    “哦。”

    “嗯。”

    气氛陷入莫名的尴尬与沉闷。

    “你吃了吗?”

    林雪靠了过来,坐在了刘子余的旁边。

    果然,国人经典的问法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很派的上作用。

    “我吃过了。”刘子余有些不自在的问,他忽的想起了不久前林雪的话。

    关于男女朋友的事。

    那应该也算是告白吧。

    “吃过了吗,还能吃吗?”

    “应该能吧。”

    “那和我去吃东西吧。”

    林雪瞥过头,淡淡说。

    她不想让刘子余看见她现在的表情,想必一定很怪,说出这样的话来,对于她来说,很难。

    所以她更怕被拒绝。

    “吃东西吗,你不是说不饿吗?”

    “现在又饿了。”

    “这样吗。”刘子余站起身来,把骊阳志放回了原来的地方,笑着说道:“那走吧,我去叫上夏鹿鸣。”

    不过他没能去,因为坐着的林雪抓住了他的手。

    虽然力气不大,似乎一下子就能挣脱开来。

    但刘子余陷入了犹豫。

    他回过头,看见了林雪的眼睛。

    不同于往日那般,现在他知道她想说什么。

    从眼睛里流出来的,是希望与请求。

    她不想让刘子余去叫夏鹿鸣,所以才会露出这样一副有些悲伤的表情吧。

    但这样做,对于夏鹿鸣来说,又是件不公平的。

    来书店,是刘子余带她来的。

    所以,要走,也应该叫着她。

    林雪看到了少年的犹豫,心中有些急躁以及羞耻,所以抓住他的手也比之前更加用力。

    “就一会,附近吃。”

    “好。”

    两人走出了书店,但并没有手牵着手。

    林雪的手在他答应的那一刻就松开了。

    书店附近,刘子余和林雪都很熟,两人都是新城一小毕业的,不过那个时候并没有交集罢了,如同一组平行线。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其中的一条开始倾斜,所以才会有了交点,才会有些现在的场景。

    刘子余跟着林雪走进了一条小巷,拐了好几个弯。

    “你很熟悉啊。”

    这条巷子刘子余自然也走过很多遍,长长窄窄,走过水泥路就是青石板的路,再往尽头,就是一小。

    “我是一小毕业的。”走在前面的林雪没有回头,声音一如往常。

    “这样吗,我也是,不过小学的事情已经记不大清楚了,那时候可不会想这么多,每天就是玩和学习,到了放学的时候就想跑回家。”刘子余笑着说道。

    见林雪没有回声,于是他又接着说:“或许,那个时候可能见过你,但是已经记不得了,毕竟我现在连小学同学,有些人我都已经记不大清楚了。”

    “我也不记得有没有遇见过你,或许没有,或许有,但有些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的有很多,但最可惜的是没有记住你。”

    “这很重要吗?”

    刘子余看着林雪的背影,圆圆的软软的耳垂格外吸引他的目光。

    林雪突然停了下来,刘子余差点撞了上去。

    她回过了身,定定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年,发出来微微颤抖的语声:“记忆这种东西总是不可思议的,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请求吗。”

    刘子余踩碎了路上掉落泛黄的叶子,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在有些岑寂的巷子中显得格外突出。

    “我希望你能记住我。”

    “记住你?”刘子余有些疑惑,不知道林雪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记住我,记住我的样子,记住我的语气,不要把我忘掉。”

    她的话让人感到有些悲伤和难以适从,好像有一天刘子余的关于她的记忆会消失一般。

    刘子余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于是他笑着说:“我们是高中同学,而且还是同桌,再加上你还是个长的很漂亮的女生,高中生活甚至还有这么长,关于你的记忆现在才只开始一小段。如果你的请求只是让我记住你的话,那我可以答应你,我是永远不会忘的。”

    听到刘子余的说辞,林雪抿嘴,也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去一小旁边完成了午餐,是一家小店,老板很热情,所以吃的也很开心。

    至少,他这么想的。

    回去的路上,起风了。

    小巷旁边簌簌低语的叶片,如人心情,不能平静。

    刘子余走进书店,迎面就碰上了夏鹿鸣。

    生活就是如此,巧妙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夏鹿鸣刚想问刘子余去哪了,她在书店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但当她看到站在刘子余身后的林雪时候,嘴唇蓦地合拢下来。

    “林雪她饿了,我带她吃了个午餐。”刘子余解释道。

    事实上,真是如此,没有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顶多是路上林雪的请求有些奇怪而已。

    他们两个吃了顿午餐就回来了,甚至回来的一路上如同那小巷的氛围一样,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只有安静。

    夏鹿鸣微微歪头,看着刘子余的双眼,仿佛是在一泓清泉中寻找小鱼行迹一般,探查着这句话是真是假。

    但她没有读过有关的书,所以不能像林雪一样。

    只不过少女很相信刘子余,她的直觉告诉了她达令没有骗她。

    “你怎么不看书了。”

    “我...我突然有些想你了,所以就去找你了。”

    这就是少女的情话吗,直白的让人觉得可爱。

    夏鹿鸣没有骗刘子余,她看的那本书,很有意思,是讲述一对夫妻从高中到结婚以后的故事,平淡中带着温馨与俏皮。

    当夏鹿鸣看到书上写的『在这什么都善变的人世间,我想和你看一看永远』的时候,就想起了刘子余。

    于是把书放回原位,就在书店里面找了起来。

    “所以,还看吗?”

    “看的,我还想继续看,但是达令不能再偷偷跑出去了。”

    “好。”

    站在刘子余身后的林雪,看着这两人。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

    小学时候,林雪也有一个朋友吧,在奶奶还没去世之前。

    明明是天天一起玩,甚至住的地方也不远,还能一起上下学。

    但后来有一天,她搬家,从林雪的附近搬走了,甚至就读的学校也改变了。

    那一天,两人哭着说,会永远记住对方。

    但是,现在连她的脸,都已经变成了模糊的景象。

    所有的,觉得珍贵的记忆,已经化成一摊烂泥。

    林雪,已经有些不太记得清奶奶的样子了。

    不是完全记不得,是多年奶奶的面容交杂在一起,让她有些分不清这些面容的先后顺序。

    最开始,只需用五秒就能想起,往后需要十秒,再往后就更长了。

    人一直往前走,过去的记忆就停留在原地,步步远离。

    所以林雪知道,如果她和刘子余分开后。

    一年他能记得住自己,十年或许也能。

    但是二十年,三十年呢?

    记忆就会如同夕阳下的阴影一样,最终消融在冥冥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