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一百零八章:紧随而至的日常

第一百零八章:紧随而至的日常

 热门推荐:
    与夏鹿鸣所见到的清晨的天空不一样。

    到了七点多钟的时候,天已经大放光明了,投射下来的阳光暖暖的。

    而刘子余和夏鹿鸣乘坐的公交车缓缓的。

    不过这自然不是因为司机想要享受现在慵懒的时光,而是因为路上遇上了大堵车。

    一零三路公交车一如往日的人多,没有地方可抓的夏鹿鸣于是选择抓住了刘子余,她看着窗外凝滞不动的车辆,有些担忧地问道。

    “达令,我们会迟到吗?”

    “大概吧。”

    刘子余扯着吊环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嘿嘿。”

    令人意外的是,夏鹿鸣听到这样的答案在沉默了两三秒后,突然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在想,到时候迟到了,我和达令你一块走进教室,那样的场景一想想,我就觉得很有意思。”

    “这有什么有意思的啊。”

    “就是很有意思啊。”

    刘子余有些不懂身前少女的脑回路,不过看到她的笑容,就消去了挤在公交车里的烦闷,整个人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车子就这样停停走走,两人跟着一起摇摇晃晃。

    坐了大半个小时后,两人才赶到校门口,再加之早上发生的那档子事情,导致他们出门也颇为晚了,因此便毫不意外的迟到了。

    此时大门已经被关上了,刘子余和夏鹿鸣两人只能穿过保安室才能进入学校。

    保安大叔看了看两人身上的校服以及手上所持有的校园卡,并没有刁难他们,还提醒两人要快点去教室,毕竟现在已经八点过七分。

    星期一第一节课是语文课。

    林雪心不在焉的拿着语文书,因为她旁边的椅子上是空的。

    她瞥了眼夏鹿鸣所属的位置,同样是没有人。

    所以他们两个在干什么呢?

    她有些在意。

    同样,对于两人在意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那就是坐在后排,像是统揽全局的纪律委员袁兮兮。

    在注意空缺位置的同时,她还不时的瞄向教室上方的圆表,在确定时间。

    迟到十分钟以内算违纪一次,迟到十分钟以上算违纪两次。

    如若无故旷课,那就需要当面向赵祁解释。

    现在是八点过九分,还有一分钟,刘子余和夏鹿鸣在她的记录本上就要升级到另外一个档次了。

    坐在一旁的何云飞看着她,凑过来小声道:“我觉得吧,那两人应该是路上堵车了,这能不能融通一下,记迟到就算了。”

    袁兮兮稍稍偏头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让何云飞颇为失落,果然,在这婆娘面前,想要‘法外开恩’实在是太难了,估计她不因为自己上课和她讲话记自己的名,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指针摆向10的时候,刘子余和夏鹿鸣还是没有进入教室。

    何云飞叹了口气,心想,好兄弟,要怪就怪你们太慢了,哥们我已经尽力了,你们只能祈祷这个星期别再被记上名,不然就要被老赵请去喝茶了。

    不过也在这个时候,刘子余带着夏鹿鸣来到了教室门口。

    “报告。”

    刘子余用着适度的声音喊了一句。

    语文老师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无奈的笑着说:“请进,下次不要迟到了哦,快到自己座位上去吧。”

    两人自然也不会在门口站着,便快速的回归到了原位。

    刘子余刚坐下,旁边就传来了林雪冷冷的声音。

    “为什么迟到了。”

    声音不大,可能也只有贴近着她的刘子余能够听到。

    刘子余边找自己的语文书,边小声说道:“别提了,路上堵车了,就那桥上寸步难行,不知道开了多久才开出来。”

    “为什么不能早点出门呢。”

    “唔...早上发生了些事情,耽搁了。”

    终于从一些书的中间,刘子余找到了语文课本,把它抽了出来。

    他看了看林雪书上的页码,便快速翻到了那一页,把书平铺在课桌上。

    “是和夏鹿鸣的事吧。”

    “算是吧。”

    刘子余不好说,毕竟早上起来,发现夏鹿鸣睡在自己旁边,这样的事也说出口。

    林雪也没有再问他,认真听起了课。

    至少,坐在旁边的人,他回来了。

    而在后排,何云飞一直注意着袁兮兮,发现她并没有再度打开她的纪律本,为刘子余和夏鹿鸣两人再添上一笔。

    正当他有些疑惑的时候,袁兮兮提起了放在桌上的中性笔。

    这是要开始执行她所谓的使命了吗?

    不过让何云飞意外的是,袁兮兮依旧没有打开纪律本,而是在放在她右边与何云飞贴近的草稿本上,写了句,教室的表快了30秒。

    快了30秒吗?

    何云飞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关注过这样的事。

    不过有一件事他清楚,那就是刘子余他这一周变成了还能在纪律本上再记两笔的人。

    而且他准备把这当做自己的功劳,中午去让刘子余请吃饭,最不济,一瓶肥宅快乐水是要的。

    ————————

    周一上午是两节语文加两节英语课,一个教国语,一个教外语。

    如果非要谈重要性,那自然是国语要重要的多,外语说到底只是一门工具,只是充当与外国交流的桥梁而已。

    而国语就不一样了,不仅仅是门语言,还传承者悠久的文化历史,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你能立足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的重要原因。

    但重要归重要,难也是真难。

    刘子余还没有一次考试,语文分数比英语高的。

    可能也因为高中阶段的英语不算难,毕竟大多都是直白的选择题,不像语文那样花里胡哨,这一问叫你谈谈理解,那一问叫你描述一下感情。

    刘子余靠在椅子上,头已经向后倾倒到了邹发的桌子上。

    让后座的邹发有些无奈,拿着笔轻轻敲着他的头。

    这是第三节课了,再上一节就中午了。

    中午,就要吃饭了。

    想到吃饭,刘子余就想到了周日的时候自己答应了和夏鹿鸣一起吃饭。

    “别跟敲木鱼一样,敲我的头行吗,还有你这是在念经吗。”

    刘子把头抬了起来,听着邹发的碎碎念,好像还有些熟悉。

    “大悲咒,听过吗。”

    “邹发,你还会这个啊。”

    “暑假无聊的时候,学会了。”

    果然,人无聊的时候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刘子余不禁心想。

    “歌词你都记住了啊。”

    “哈哈哈,记了我好久。”

    “牛批。”

    除了这句,大概也只有卧槽能充分表现现在的情绪了吧。

    两人的闲谈,林雪在旁听着,没有插话,她没什么好说的,也不知道说什么。

    况且,光这样听着,就已经是件有意思的事了。

    她看着有说有笑的旁边人,心中就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