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12章 入学考试中

第12章 入学考试中

 热门推荐:
    刘子余往前面跑了一会,然后听见了何云飞大声的说不跑了,笑了笑,平复了一下呼吸便停了下来,回头准备看看他什么状况,但却看见夏鹿鸣从呆滞的何云飞旁边跑了过去,速度异常的快?

    何云飞眼神呆滞的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她也跟着我们一起跑的。果然,还是不做人好了。”

    自己居然连女孩子都跑不过了,大失败。

    夏鹿鸣跑到刘子余跟前,看着他,笑嘻嘻的说:“达令,你好啊,今天还没和你打招呼呢。主要我还没想好以哪种身份进入你的生活,或许得放弃我魔法使者身份化作成一个普通人,不过这样星空唯一的传承就断了,这也是不可以的。”

    刘子余自动翻译,我想和你交朋友,但是不知道该怎么交。

    不过让刘子余惊讶的是,夏鹿鸣虽然有些喘气,但呼吸节奏并没有乱掉,看来现在的跑步对于她来讲还有余力,真是可怕的女人,你难道还真的用魔法加持了双腿?而且跑完步,大热天,你还穿两件衣服真的好吗,你都出汗了啊!难道校服外套才是你的本体吗,魔法使小姐。

    刘子余看着这个中二少女,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开口,说实话对于这个麻烦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一方面,第一个次见面就给他冠上个r的名号,关键自己还真的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意思,自己严重怀疑这个人称呼自己只是觉得这个词酷而已,也许还可能是从某部动漫学来的;另一方面,自己感觉这个少女和自己肯定有些关系,他想起来了,她那天说的昊然真君的故事,这不就是自己以前写小说的主角吗,不过后面上课时候写被老师发现,通知了家长,于是自己的小说本子也被没收了。

    自己的小说本不止这一个,昊然真君也只是其中一个,但也是唯一一个被没收的本子。

    后面有一天,自己好像忽然醒悟了,翻看自己写的其他的乱七八糟的小说,不禁羞耻感爆棚,在一个夏日里,点了把火,烧的一干二净。

    昊然真君的故事写了什么自己不记得了,也没写多少字,自己大致还对昊然真君是光明传人,流落人间,通过做好人好事恢复修为这样的设定有些映像。

    当初一个劲的把自己代入角色,不要脸的夸这个人多好多帅,以前的用语也不知道多直白肤浅,估计如果现在把那个本子给他看,他就要羞愧而死了。

    当初初中毕业也问过自己的妈妈,不过他妈妈说早就丢了的,自己当时也没多疑,而且没有暑假作业的假期真的是太好玩了,所以自己也没有费功夫去探个究竟。

    但现在,他就不得不问了:“你是不是有我的小说本?从哪得到的?为什么知道是我写的!”

    夏鹿鸣笑脸僵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子余,眨着扑灵的大眼睛,像是在问你怎么知道的,但话到嘴边就成了:“什...什么东西,我有点不明白你说的话,我不跑了,先走了。”

    喂,你这怎么说话都正常了啊!

    刘子余没去追问她,他准备周日回家问问老妈,看她那边是怎么说的,他觉得十有**答案就在他老妈那。

    对于这个少女,刘子余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视感,自己总感觉是见过的,但是始终没有想到是谁,难不成自己还类似一些小说男主记忆丢失了一段?最后发现原委,然后和夏鹿鸣重归于好,完成自己的青春恋爱物语?夏鹿鸣长的挺好看的,好像自己不亏的。

    不对不对,她是个中二病啊,她的话能相信几分?自己那没来由的直觉是没有依据的啊,可能是某种心理暗示,比如以前自己见过类似的人,所以导致了这种既视感,更有可能是某些个忘记了的梦。

    据他所知,人每天都会做一些梦,但并不是每个梦你都有映像,也许它们并没有消失,只是等待在某一天突然让你想起来。

    想着想着,刘子余已经回到失魂落魄的何云飞身边,他对于何云飞现在这种状态已经司空见惯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到原来嬉皮笑脸的样子。

    不过作为好朋友,刘子余想了想,还是决定安慰他,说:“虽然看上去她好像跑的比你快体力比你好,但是你想想看,她是女子组,你是男子组,要是比赛的话,你们两个是不会一起比赛跑步的,所以你也不必要在意这些。”

    “?”

    何云飞一脸困惑的看着刘子余。

    罗捷这时候也慢慢走了过来,他一上来就是用十分惊讶的语气说:“我本来以为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是夏鹿鸣这异于常人的速度,让我有些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魔法存在。”

    刘子余点了点头,说:“你看,罗捷也说了,是魔法的影响,你跑不过,是很正常的。”

    “??”何云飞以一种你以为我是白痴的表情看着刘子余,能说点靠谱的吗。

    刘子余没办法了,只好说:“其实你跑的很快!”

    “特么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把嘴给我闭上!”何云飞怒了,誓要与刘子余没完,最后在刘子余一瓶快乐水的赔礼下,原谅了刘子余。

    ..........

    几人跑完步,去了趟便利店后,也没有说直接回教室,而是去了地下乒乓球馆,刘俊上次说他是村里面的乒乓球王子,所以约了他们体育课打两场,本来罗捷是不想去的,罗捷的运动天分不是很好,但一人不敌两男,被刘子余和何云飞硬生生拉走了。

    进了乒乓球馆,见到刘俊正站在里边的一个球台旁,背对众生。

    周围还有孙祥以及他另外的室友邹发,两人坐在长凳上,脸上都蒙上了挫败神情。

    “这是怎么了,一个两个。”刘子余有些疑惑,怎么一个个都不正常。

    只听到刘俊背对着他们,发出淡漠的声音:“你们来了。”

    何云飞大呼卧槽,“发生甚么事了,你怎么装起来了。”

    刘俊依旧是那样的作风,只不过这次手张开,像是在拥抱天地,右手还拿着拍,就这样摆了两秒的姿势,他的头缓缓转过来,眼神发出锐利的目光:“我已经无敌了。”

    罗捷眯眯眼,何云飞拿起拍子,摆出个大鹏展翅的姿势,大声道:“在下新城何云飞,请多指教!”

    刘俊撇嘴,转过身来,用手扬了扬头发,冷冷道:“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刘子余无语的看着这两装起来的戏精,问了下邹发他们,原来是打十一点,两个人都被零杀了,一个右直抽,一个反手攻,一看就是有备而来,两人大意了,没防住。

    罗捷自觉自己的实力比邹发他们也强不了多少,所以他是不打算上场的,毕竟自己只是来了,又没有说一定要打,自己这堆人最强的应该是何云飞这货,至少上个学期一向是他称王称霸,不过罗捷总感觉刘子余练了一个暑假的武就跟开了挂一样,现在他也说不定。

    他没有再想,而是专注的看着何云飞和刘俊有来有回,不过何云飞明显已经没有了刚刚那副嬉笑姿态,而是露出很认真的表情,而刘俊这边,他在干嘛,他在狂笑!

    “哈哈哈,你还差得远呢,我乒乓球王子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吃我一记我抽击球b。”

    “可恶,你这球和刚刚没什么区别,取个屁的名字,你是越前龙俊吗?看我云飞领域。”

    最后何云飞还是以7-11输给了刘俊,刘俊又回归了那种背对众生,天下无敌的姿态。

    何云飞忍住把球拍砸向刘俊的冲动,然后对刘子余说:“交给你了!”

    刘子余实力其实也没比何云飞差多少,接过球拍,说:“别搞的像托付生死大事一样行吗,就是打场乒乓球而已。”

    何云飞挠挠头,说:“这不是更有气氛感一些吗,你这人真是无趣啊。”

    刘俊转过头,淡淡道:“来者何人?”

    刘子余想了想,然后报了个名号:“翻斗花园刘子余?”

    几人一脸茫然,何云飞说:“你就是牛爷爷吗。”

    “正是老夫。”说完,刘子余捂脸,自己怎么也装上了,但很快就认真起来。

    和刘子余来回几下后,刘俊道:“有两分本事,接下来我要拿出我的真实实力了。”

    “打球就打球,别打嘴炮行吗。”

    “欧啦欧啦欧啦!”

    何云飞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的起反应了,脱口而出:“木大木大木大。”

    然后刘俊由于瞅了何云飞一眼,被刘子余一球带走。

    刘俊左手拇指擦过嘴唇:“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子余桑。”

    刘子余神情冷漠:“并没有,还有你擦嘴唇干嘛,别这么多戏行吗。”

    不过他倒是发现自己反应快了不少,以前接不到的球也得心应手了,总而言之,他变强了。

    两人来来回回打到了比分14:14,何云飞看着两人的花式球法,大受打击,这打击当然是来自刘子余的。

    他用手摇着罗捷,悲愤的说:“这世道是怎么回事,时代变了吗,你看看刘子余这货,怎么实力增长了这么多,这也是练武练的吗,我不信,究竟是世界不正常了,还是我不正常了。”

    罗捷被他摇来摇去,自己试图停下来但做不到,只能呵呵一笑:“也许是每天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跑步10公里。”

    何云飞愣了一下,罗捷趁机离了他两步。

    他皱皱眉,看向刘子余的头发,比自己还茂密,随后压低声音:“你的意思是刘子余带的是假发?”

    罗捷:“.......”

    抱歉,你的思维太快,我无法适应。

    看着何云飞一半怜悯一半好奇的看着刘子余,罗捷就知道他想多了,估计他过会还会去试试真假。

    刘俊不巧将球打出了边界,他心一惊,赛点局,自己不能再输一球了,趁着刘子余去捡球的功夫,刘俊在使劲想对策,怎么发球,怎么给自己创造好的局面,怎样绝杀刘子余。

    不过剧本明显不按刘俊想的来演,刘子余的一个发球,自己居然失误了,回了个较高的球,刘俊看着这球高高弹起,心里暗叫不好,他看见了对面的刘子余嘴角上扬,像是在宣告胜利者的发言。

    “啪。”一个大扣杀,速度很快,刘俊迅速后退。

    不过刘俊的速度明显不如球速了,他只好伸手,试图用拍子挡一下球,看还没有机会。

    伸出手的那一刻,刘俊瞳孔一缩,感觉整个世界在他眼里似乎都慢了下来,接着他看见自己的拍子离球还有一公分的距离。

    那一公分有多远,平常不过是指甲大小的距离而已,但在这一刻放佛是天与地的距离。

    刘俊身体内的自我意识在疯狂呐喊,动起来啊,我的身体,快动起来!

    不过这样的呐喊有用吗,没用,包括他的呐喊,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一瞬的事。

    球打在了后面防止球打出馆子的铁丝网上,发出呲的一声。

    14:16,结束了。

    刘子余捡起溜回来的球,看着刘俊道:“看来还是我技高一筹啊。”

    邹发和孙祥都兴高采烈的走过来,何云飞趁机准备拔刘子余的头发,不过被刘子余看见了,直接一个打手,然后他莫名其妙的看着何云飞投出的怜悯的眼神,他像是在说果然如此,这人怎么回事?

    刘俊看着他们,心里想起一句话。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

    隔天,入学考试,九月四日,五日。

    考场中,看着座位分排,刘子余如临大敌,他考场前座是林雪。

    虽然林雪转班后,他们两个没有交谈过,不过似乎林雪对他有印象,坐在他前边转过头,带着那不变的微笑,冷冷的声音传出:“刘子余你好。”

    刘子余看着她圆框眼镜遮住的眼睛,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正所谓,眼波才动被人猜。

    而刘子余从她眼睛里面,什么都没看到,宛如死水,这女人真是太可怕了,怎么做到皮笑肉不笑的,情绪管理大师吗?

    刘子余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扯出笑容:“你好,林雪。”

    这两天,刘子余考试一点都不自在,果然这样的高中生活有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