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13章 入学考试后

第13章 入学考试后

 热门推荐:
    “怎么,你没考好吗,怎么一直沉着脸,只有最后一门了,考一门丢一门,这样才能开心的活着啊。”何云飞扯扯刘子余的头发,没扯动,心里大为吃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我早就想问你了,你这几天怎么天天想扯我头发,现在你扯到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刘子余沉着脸,手按着何云飞的肩膀。

    何云飞打个哈哈:“我是关心你,真的,别无它意,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何云飞对着刘子余眨了眨眼,故作害羞状,嘴边还不时说着,哎呀,别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人家啊,人家会害羞的。

    刘子余远离了何云飞两步,冷漠的说道:“你真是个贱人。”

    何云飞嘿嘿一笑:“比起贱人,我更希望做一个剑客。像古代那些人一样,仗剑行千里,只为不平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说完,何云飞故作深沉的看了刘子余和罗捷一眼,压低嗓音道:“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的伎俩。无论用多么美丽的借口来解释,这始终是现实。”

    “那你是不是还会什么飞天御剑流?”

    何云飞惊讶的看着刘子余:“你也知道?”

    “我特么又不是真没接触过霓虹文化,我也是粉红五级用户了。”

    不过经过何云飞这一来二去的打岔捧哏,刘子余从林雪这两天给他的阴影压力中走了出来,差距太大了,每次他看到林雪那解题速度就心惊,这年级第三和年级第一真就亿点点差距吗?

    刘子余对何云飞伸出手,在食指与大拇指中留下一点区域,说:“我知道的不多,就这点?”

    “喂喂喂,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表示这食指到拇指之间藏了个宇宙吗。”

    罗捷笑笑:“就最后一门英语了,子余你发挥怎么样,看你这样子,似乎不是单纯是考试引起的啊,难不成是考场有什么你在意的东西。”

    刘子余叹了口气,自己总不能说林雪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而且别人也真没对他做什么,纯粹是自己的原因。

    于是他说道:“这次考试,林雪又坐我前面,她应该考的很不错,我和她相比,好像还差的远。”刘子余又摆出那个食指与大拇指的动作。

    何云飞撇撇嘴:“那个大学霸怪里怪气,跟你们类似,你就成天脑内剧场,表面什么都不在乎,其实是个闷骚男。那个大学霸,成天挂着一丝微笑,我都不知道是真笑还是假笑,莫名给人气势很足,你看她现在也没朋友,大家都对她敬而远之。”

    何云飞把手肘架到罗捷肩膀上,露出一丝微笑:“你像何大爷这种微笑,那才是有魅力的,要笑出强大,林雪这学霸的微笑就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难道她自己意识不到吗?”

    说完,何云飞试图装出林雪的笑容,那种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古井无波,不过他可发不出林雪那有特色的声音,别说,光听着林雪的声音,夏天都能凉快很多。

    刘子余忍俊不禁:“有那味了啊,想不到何大爷你以后还能去参加个模仿秀之类的。”

    “那可不,其实我是个演员。”何云飞笑笑。

    “以后我给你发卡,云飞兄。”罗捷笑笑。

    “我觉得你在内涵某人,还有不是说不要叫我云飞兄了吗,每次听到这,我就想起了当年与李云龙对垒的日子。”

    ......

    考试完英语,时间到了下午五点,众人从各自的考场回到本班。

    赵祁从教室外走到来讲台上,看底下还有没有少人,等了一会,人都齐了。

    “这次入学考试下周一会出来结果,现在考都考完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希望各位能在周一对照自己的成绩,看看自己哪些方面不足,该往哪努力,下周一我也会重新安排座位,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诉我,我会酌情考虑,那也不耽误时间了,大家也可以适当放松自己,但不要去玩危险的游戏。回家途中不要逗留,回家叫家长在群里发送安全到家的信息。回不了家住寝室的,不要太晚回来,晚上我会查寝......”

    何云飞在底下偷偷抱怨:“老赵又开始了,每次都说讲两点,不浪费大家时间,每次讲起来就停不下来,老赵要是刘子余多好?”

    刘子余:“?”

    ..........

    刘子余走出学校的时间是六点,何云飞出校门就被他爸接走了,罗捷也和自己不同路。

    所以刘子余走出校门后就只身前往了公交车站,周围也是有不少现在才回家的学生,让刘子余不禁皱眉,其实自己不是很喜欢拥挤的场合,不过新城的公交车也就开到六点半,如果自己不去挤挤,基本上就要破费打滴或者租摩托回家了。

    刘子余突觉有点疲惫,打算伸了个懒腰,不过伸到一半发现别人盯着自己看,不由把动作停了下来。

    不由心里叹了口气,自己还是太在意别人的目光了,在意这么多,对自己反而是种阻碍。

    想到这里,刘子余带着一丝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态度,朝周围看他的人看去,大多数人都偏过了头,不和他对视。

    只有一个穿着两件衣服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马尾辫女孩,在他看过来后,眨了眨大眼睛。

    然后貌似意识到了什么,才想起来要躲开,整个人往站牌后一缩,过了会,又探出头来,当然,有对上了刘子余的视线。

    于是她索性小跑过来,马尾辫一甩一甩的,笑嘻嘻的说:“啊,好巧啊达令,这莫非就是命运的指引?我感觉到了这股力量,于是行至于此。”

    刘子余有些头疼,不过还是说:“在外面能叫我名字行吗,你稍微也看看周围人的反应行吗。”

    夏鹿鸣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确实有很多人带着些许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个,不过少女并未觉得怎么样,反而双手叉腰,不像之前没事就脸红:“作为星光虔诚的信徒,作为尘世中隐藏的魔法使者,秉持着寻求命运红线的心,被众人所瞻仰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刘子余察觉到周围愈加古怪的眼神,气氛开始尴尬起来,让刘子余感觉空气都有点焦灼了,此时刘子余的心中,在呐喊,什么鬼,自己竟然有些佩服夏鹿鸣,能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在自己的世界活着,这种大无畏精神多么值得敬仰啊,自己要是也能这样就好了。

    随后,又立马否决,自己作为新时代的接班人,祖国未来的栋梁之才,怎么能如此,可恶,差点就陷入其中了,想起过去种种黑历史,刘子余感到不寒而栗。

    刘子余只好说:“你坐几路公交车。”

    夏鹿鸣眨眨眼睛,说:“大概是103路?”

    “?你连自己坐几路都不知道,你确定你是坐公交车的?”刘子余满脸狐疑,自己也是坐103路,他有些怀疑是不是夏鹿鸣知道了这件事,这不是他自恋,是眼前的少女真的不正常。

    然后夏鹿鸣掏出自己的手机,像在看备忘录,神情很是认真,然后把手机放回口袋,笃定的说:“是103路。”

    “......”

    夏鹿鸣又开始解释道:“以前的据点被邪恶力量入侵了,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所以选择了战略性转移。”

    “搬家了吗,你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呢?”

    “作为星光唯一传承人,作为魔法使,我有着与普通人不一样的身份与使命,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星光的意志。”

    刘子余看着夏鹿鸣如此信誓旦旦的说,有那么零点几秒觉得是真的,但长年累月的生活经历让他知道这完全是眼前少女的臆测,中二病什么的太可怕了。

    他想起来自己那个初二的妹妹,她除了毒舌傲娇以外,跟中二病完全挂不上钩,想想万一哪天她也变成这样,刘子余不禁往后退了几步,太可怕了。

    “达令,一零三路车到了,走,上车吧。”

    刘子余看着夏鹿鸣上了车,稍微犹豫了下,还是挤了进去,心里在不断提醒自己,人这么多,自己稍微离她远点就没问题了。

    “上车请刷卡,没卡请投币。”

    刘子余顺着人潮往里走了点,公交车上早就没有了座位,他抓了个扶手就立定了。

    抓稳后,刘子余还是忍不住看看夏鹿鸣在哪,发现这个娇小的女孩被人挤在中间,并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东西,但她自己却没有任何感觉,没有试图去寻找可以抓住的杆子或者说位椅这样的,而是一脸迷之自信,认为自己可以牢牢站住。

    少女,你也太小瞧一零三路公交车了吧。待会一动一停,你就难受了。

    刘子余叹了口气,在公交车启动的时候又往里走了几步。

    “关门请小心,车辆起步请拉好扶手......”

    公交车一踩油门,刘子余就感觉到了惯性,抓扶手的右手立马用上了力。

    “诶!”夏鹿鸣明显没有这么多准备,这个人都不受控制的要往后倒去,然后她本能的试图去抓住什么东西。

    “手给我。”刘子余无奈道,在夏鹿鸣反应过来之前抓住了夏鹿鸣,把她往自己这一拉。

    然后他带着夏鹿鸣朝稍微被影响到的乘客道歉,接着就把夏鹿鸣拉到自己身前的座椅周围,说:“抓住这里。”

    “哦。”夏鹿鸣小声应了一声,察觉到刘子余松开了她的手,她立马抓住了座椅,头低着,让刘子余无法完全看到她的脸。

    刘子余看着她有些泛红的耳朵,心里吐槽,为什么你能若无其事的在众人面前犯中二病,现在又变得这么腼腆了。

    夏鹿鸣和刘子余靠的很近,可以说贴在一起了,刘子余鼻子下发就是夏鹿鸣的头发,闻着淡淡的洗发水味道,让刘子余难免心猿意马,要是换做何云飞,估计连孩子名字都想好了。

    刘子余为了防止尴尬,开口道:“你在哪下车,我帮你看着。”然后说出口后,刘子余就觉得自己是不是犯蠢了,现在公交车都会到站提醒,到站会主动停靠一会,这对一些不便的人以及社恐患者都有着很大帮助。他也不认为这少女不知道自己在哪个站下车,不然她万一没遇到自己怎么办。

    夏鹿鸣嗫嚅着发出声音:“政务中心。”

    刘子余一愣,自己也是,不免面色古怪起来,阿r,不是吧。

    刘子余没有再询问,自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身前的夏鹿鸣不知道小脑袋瓜子里面在想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新城的公交车开的不是很快,主要这边车真是太多了,到了这个时候,就开始堵在桥上,时动时停,宛如刘子余跳动的心。

    少年,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不自在,难不成你也在有着什么奇怪的想法?

    的确,身前这少女虽然有些中二,但是好看也是真的,这样的少女不断散发着清香扰乱自己的呼吸,遭了,心率好像都不正常了。

    刘子余脑子里闪出一些奇怪的词语,什么吊桥效应,恋爱补偿效应,多看效应,契可尼效应?不然怎么解释自己现在的心情变化,这种感觉不过是青春荷尔蒙刺激了大脑,影响了自己的主观判断。

    刘子余此刻多想何云飞这二货在自己身边,至少现在气氛肯定不会这样,刘子余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他准备破开这种气氛,回归正常状态。

    “夏鹿鸣同学,你......”

    刘子余还没说出口,就感觉自己的左手旁边有一只冰冰凉凉的小手,时不时撞一下。

    在,有少女白给,是否选择牵手?

    夏鹿鸣抬起了头,脸颊上像是布了两团火烧云,眼波氤氲流转,睫毛似乎因为紧张在颤动着。

    刘子余从她眼中读出了些东西,但他并没有动,他也说不太清楚为什么,或是不太熟悉?或是心存芥蒂?或是还没想好迈出的这一步该落脚何处。

    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对不起,我还没想好。”

    夏鹿鸣就这样看着刘子余,稍许,又低下了头。

    “我也是到政务中心,到了,我会提醒你下车的。”刘子余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本来自己是打算跟夏鹿鸣挑明点东西,希望她告诉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注意自己,什么星光魔法使,什么命运的指引,说出来是没人信的。

    落日最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夏鹿鸣身上,刘子余看着那条马尾辫,熠熠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