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27章 雨到了这里

第27章 雨到了这里

 热门推荐:
    “我真不是那样的人,都是有原因的。”刘子余突然开口道。

    林雪微微偏过头看着他,没有说话,现在已经是晚自习时间了,离体育课过去了好几节课了。

    刘子余也没有再说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要解释一下,也许是因为之后,林雪虽然也没说过这件事,但刘子余从她没什么情绪的眼睛里面看出了些许意味,像是观察小白鼠的感觉。

    在这种感觉笼罩下,他熬到了晚自习,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林雪见刘子余一直盯着自己,似乎在等自己表态,只好开口哦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做起自己的习题。

    刘子余不知道她这声哦,是相信了,还是就是个敷衍的态度,不过现在是晚自习也不好追问。

    开始埋着头写习题,不过那种被观察的异样感也不见了,让他微微放松下来,看来还是有效的。

    ?

    刘子余讶然转过头,看见林雪还是面无表情,但他刚刚确确实实是听见了一声轻笑,不是吧,难不成是最近糟糕的事情太多了吗,不仅精神方面有影响,现在都出现幻听了吗?

    他双手按住脑袋摩擦了一会,林雪朝他瞥了一眼,没有转头,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又很快消失,不过这让林雪的内心有些震动的,自己刚刚是笑了吗?

    真是奇怪啊,不过这种感觉挺不错,林雪面无表情的写着作业。

    ......

    吧嗒吧嗒。

    下雨了。

    刘子余有些惊讶,居然下雨了,这又不是夏天,那雨说来就来的,现在居然也是下的毫无征兆。

    不过下雨还有点好处,就是凉快,现在这天气还是属于比较闷热的那种,现在下着雨,空气都已经有了湿度,让刘子余倍感清爽。

    林雪刷刷刷的笔停了下来,看着被雨敲打的窗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是君微言貌似有感了,开始在他那个牛皮本子上书写起来,昨天诗人半推半就的让自己观赏他在牛皮本上写的诗句,说实话有些他感觉好不错,但有些就过于普通。

    “刘贤弟,来看我这首诗,刚刚有感而发的。”君微言把自己的本子递到刘子余的桌前,想让他品鉴一番。

    刘子余看着君微言那诚意满满的沧桑脸,以及那双仿佛看透了尘世的眼睛,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有这种眼神啊,刘子余有些无力吐槽,只能拿着牛皮本开始看。

    只见上面写着:

    晨时只身去,骤雨携风来。

    久坐无人问,落叶掩尘埃。

    刘子余有些懵,每个字他都看得懂,为什么合在一起,自己就有些理解不了了呢。

    “君兄大才。”刘子余只好打个哈哈,夸了一句。

    孰知君微言见此,两目发光,说:“贤弟是懂我意思了?”

    刘子余尴尬笑道:“略懂略懂。”

    “那多谢贤弟把雨伞借给我了。”君微言伸出手拿走了刘子余课桌里面的伞。

    “???”

    我什么时候说把雨伞借给你了,原来你是说早上出来的急没带伞,现在下雨了,你打算借把伞,但没人借你?

    刘子余看着君微言手上的那把伞,这是他一直放在课桌里面做备用的,这你也能看到!

    “呵呵,君兄尽管去用吧。”说完,刘子余就想给自己一巴掌,你给了他,你用什么,装什么文人雅士,舍己为人啊!

    只能看看室友有没有人带伞了,大不了跑回宿舍,也不是多远,回去洗个澡就完事了。

    诗人也是走读生,想到这,刘子余记得林雪好像也是,他侧过头,发现林雪依然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来,自己也不知道她带没带伞。

    大概是带了的吧,毕竟从感官上来讲,没带这个时候多少也有些焦虑吧,而且林雪一看也是个做事滴水不漏的人,虽然这些都是刘子余的主观臆测。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止住的趋势,难道是很多天没下雨,积攒的全释放了?

    刘子余早已经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有些无所事事,辅导书什么的也把自己学到的写完了,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再买点?开玩笑的,谁会没事给自己增加负担啊。

    好像旁边这人就是,刘子余观察到林雪进度远超自己这些人,比如可能自己这还在学第一章,做第一章的习题,但林雪这边已经自学到第三章,开始做第三章的题了。

    真学霸,恐怖如斯。

    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学习方式,刘子余自己总觉得就算自己现在开始预习自学,效果也不会好到哪去,还不如放松一会,看看课外读物。

    看着手上的诗词大集,刘子余有些懵逼,自己什么时候有这种书的。

    然后看见君微言朝自己投来一个赞许的眼神,这东西是你的吗?你什么时候放我课桌里面的啊。

    好吧好吧,姑且看看,算给语文作文积累素材好了,刘子余翻开这本足有接近四斤重的书,好家伙,这厚度。

    刘子余发现这上面居然还有很多诗人自己的批注和仿写,厉害了我的哥。

    书有些旧了,看来是诗人少不了闲来无事的时候翻阅,刘子余用诗人的思维想想那场景,静谧的夜,无声的风,一杯古茗,一本书,只缺个红袖添香的佳人在旁研墨。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是诗人的题记,用小篆写在书第一页的前头,刘子余貌似听过,是哪位纳兰先辈的词。

    翻了几页后,刘子余被大段文字弄的有些头昏脑涨,主要这上面的字实在是密密麻麻,诗人你批注就批注,写一堆自己的看法干嘛,一页下来书的文字不多,剩下的空白部分全被你写满了啊,刘子余翻了翻书,好家伙,700多页的书,你写了300多页的批注了。

    刘子余以一种惊为天人的目光看着沧桑的君微言,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怎么催老了,看的太多,悟的太多了,怪不得眼神已经不是这个年龄段应该发出的了。

    刘子余很想把这本书退给君微言,表示自己看不下去了,不过一有动作,君微言就投出加油以及期盼的目光。

    刘子余只好硬着头皮又翻了几页,直到晚自习下课铃声响起,让刘子余长吁一口气,终于结束了,然后他看着君微言对他赞许的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雨伞走掉了。

    刘子余也趁机把书塞到君微言的课桌里面,并表示下次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不会再看这本书了。

    看到林雪也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刘子余站起身去看看自己是室友有没有带伞的,像何云飞这货自己是没带伞的,罗捷肯定是准备了的。

    最后一堆人分着分着,两人用一把伞,刘子余居然和刘俊共用一把伞了。

    “和本大帅哥一起用伞,刘子余你可真羡煞旁人。”

    “你可别,没看见别人都不愿意吗,我只是运气差,抽签抽到了和你一起。”

    “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再这么说,我就不搭你了。”

    刘子余看自己这都走到一半了,于是只能屈于形势所迫,委曲求全的说:“是我错了,咱们寝室的颜值担当。”

    颜值担当还被刘子余格外咬字突出了,都怪这四个字让自己别扭了一下午。

    不过在刘俊耳里就是他为了搏自己开心,才着重在颜值担当上花了功夫,满意的说:“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忽然他手摸了摸口袋,然后脸色一变说:“不好我手机没带,放教室里面了,要不回去一趟。”

    刘子余有些无语,手机这种东西也属于校园违禁品,不过偷偷带到学校的也有不少,他说:“放那又不会被偷,明天再拿呗。”

    刘俊不好意思的开口了:“不行,没有手机我睡不着觉,走吧走吧,刘子余,大不了我把颜值担当这称呼让给你几天。”

    刘子余听到颜值担当脑袋就大,连忙说:“你还是自己把这称号戴着吧,我不需要,快点走吧,不然待会就锁门了。”

    两人折返教室,在一楼过道上,发现林雪正看着外面的雨有些出神,这种情况刘子余坐了她两天同桌都还是第一次见到,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面无表情,要么挂起一丝微笑,除此之外任何表情刘子余都没见过。

    而现在竟然能看到这种迷茫表情,真想拍下来啊。

    不过她站在这,是没带伞吗,咦,她想走了,就这么直接在大雨中回去吗?

    “喂,林雪你等一下。”刘子余出于人道主义叫住了林雪,虽然这位是高冷学霸,对自己也没什么好脸色可言,不过体育课上看见自己出糗的情况,也没跟人说,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没有朋友去说的原因,但自己还是有些感谢她的。

    林雪面无表情的看着和刘俊一起走过来的刘子余,没有说话。

    “你没带伞吗,就这么走回去?你可是走读生啊,而且这种时候女孩子淋雨容易感冒吧。”

    “快点跑到学校的小卖部,就可以买一把伞了。”林雪语气平淡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学校那家小卖部?这种大雨怎么好跑啊,你到那小卖部都好几分钟过去了吧,这样早成落汤鸡了,你等一下吧,我回寝室去后把我备用的伞给你。”刘子余估算了一下距离,就反驳了林雪的话。

    林雪用那双被圆框眼镜盖住的眼睛盯着刘子余,眼神如同凝滞的水一般,然后淡漠的说:“为什么?”

    刘子余不太清楚她问的是什么,是为什么自己帮助她吗,这还有什么为什么吗?就算是陌生的人被困在雨中,你有伞也会借给她吧。

    不过刘子余小声的说:“就当是你为我保密的交换条件可以吗。”

    刘俊早被刘子余打发上去拿手机了,但刘子余还是声音不大,而且不肯说通透,防止有人听到。

    林雪眨了下眼睛,然后像是在考虑,过了两秒说:“可以,我答应了。”

    “那真是太好了。”刘子余装作很高兴的样子。

    看见刘俊下楼了,刘子余持起伞,向他招呼着,然后回过头说:“可能要等几分钟。”

    “好。”

    刘子余便带着刘俊朝寝室走过去了,林雪看着雨中撑伞的两人,有些出神,她有些享受现在这种出神的状态,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过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林雪又一次心想。

    “这高冷学霸你要勾搭吗,你不是一个萌妹中二了吗?”在路上,刘俊百无聊赖的说。

    “什么啊,她毕竟是我们的同学,能帮为什么不帮忙啊,你这都哪跟哪啊,别天天用恋爱脑看问题好吗,用点正常思维。”

    “害,说实话我估计我这辈子都不会跟这种学霸有什么过多的联系,你不感觉她气势很足吗,就站在那里,就有一种高高在上,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

    “这么说,好像是有点,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我坐她旁边,有时候都能感觉到压力,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是我们接下来两年的同学,所以好好相处也是必然的,她也没做什么错事,我们也不能就排斥她。”

    “有些道理,我觉得你可以不当我们寝室的吉祥物了,当我们寝室的助人为乐担当吧。”

    “这都什么奇怪的名字,还有我可从没说过我是寝室的吉祥物啊,你不要整天自说自话行吗。”

    ......

    刘子余带伞回到致远楼时,这已经没有多少光亮了,刘子余从那些还亮着灯的地方没看见林雪的身影,难道是等久了淋雨回去了?那她明天还能来上学吗。

    “我在这。”

    从一片漆黑的地方,传来冰冷的身影,刘子余不禁打了个寒颤,然后想想这好像就是林雪的声音,传出的位置是之前两人交谈过的地方。

    “你怎么在这啊,我还以为你走了,这乌七八黑的,你不害怕吗,为什么不去有光的地方呢。”刘子余眼睛适应了黑暗后,看见了这个麻花眼镜娘。

    “嗯,对不起。”刘子余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笃定肯定是没有什么表情,不然这语气怎么这么平淡。

    “别对不起了,给你伞,我走了,你自己好好回家啊。”刘子余为避免尴尬,把伞给了林雪便打着伞走进雨幕里,然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林雪握着还有温度的伞柄,又出神了。

    过了会,撑伞离去。

    街角霓虹灯还在闪,不过在雨中有些落寞,不像平日里底下人来人往。

    林雪踩着雨,听见街边小巷的音乐声,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