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渐变

 热门推荐:
    九月九日,经过一场雨后,空气较之昨日清新多了,而气温好像一下子降了好几度,让早上起来穿着短袖的刘子余感到了一丝冷气。

    今天没去跑步,昨晚下雨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现在地上还有些积水。

    所以刘子余睡到了七点多,伸了个懒腰后就把还在睡的其他人喊醒了。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起来后都会在床上有一段时间的懵圈期,反正所有人起来后都坐在床上发了会呆,就连罗捷也不例外。

    洗漱完后就是吃早餐,刘子余感觉食堂的粉面其实很不错,不比外面的难吃,能加的码子也很多而且便宜。

    米粉米线煮的恰到好处,酥酥软软的,再淋上大骨熬的汤,鲜甜可口,加以香菜,萝卜条,榨菜以及葱花,选择一种自己想要的码子,肉丝,炸酱,牛肉,青椒炒肉等等。

    每一次吃完刘子余都很满足,尤其来的早的时候,食堂阿姨们还不忙活,加的东西也更多一些。

    大喝一口汤后,张杰发出舒爽的声音,然后说:“这可比吃包子得劲多了,怪不得刘子余天天来嗦粉。”

    刘俊掏出纸巾,擦擦嘴,也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本人也十分认同,尼玛,别把老子的纸拿光了啊,不会自己买吗。”

    看着刚掏出放桌上的纸被一堆牲口一人拿几张,最后只剩一个包装袋放自己面前,刘俊勃然大怒,也没装刚刚那绅士模样,开始连连发出粗鄙之语。

    尤其对拿了三四张纸的张杰,说擦嘴你一张纸就够了,拿这么多干嘛,囤货吗,然后张杰淡定回了句,拉屎。

    这让刘俊把准备说的话憋了回去,怒道:“吃饭的时候说这话,你这人太恶心了。”

    “人有三急,这是避免不了的,多多担待。”张杰嘿嘿一笑。

    ......

    刘子余看着自己桌上已经干了的两把伞,然后把它们放进课桌里面,准备等晚上或者中午带把回宿舍。

    诗人不在位置上面,不知道干嘛去了,不过林雪倒是在自己的座位上,翻看着手上的书,是一本杂志,刘子余倒是看过,也有些喜欢看这种。

    于是有些惊奇的说:“诶!你也看这种书吗,挺不错的。”

    “不,我第一次看,觉得一般吧。”林雪冷冷的声音发出,让刘子余本来在腹中打好的关于这本杂志的优点的话语没有了用武之地。

    “......”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又把天聊死了,林雪补充了下:“如果你想看的话,晚上可以没事干了借你看看,你也不用苦着脸看那本诗词大集。”

    “额,其实那本数词大集挺好的,只是我不是受众罢了,我不是觉得枯燥无味,只是觉得晦涩难懂。”

    “君微言又不在这,不用用谎言来掩饰自己的内心。”

    “......”

    自己也是你昨天的恩人啊,你怎么这么毒舌拆人台,太不懂事了啊少女。

    “昨天的事,谢谢了。”

    林雪没有转头,刘子余笑笑:“都是同学,何况我们还是同桌,小事小事。”

    看见林雪没有搭理自己的意向,而是专心看起杂志,刘子余也没再搭话,拿出了语文课本摆在桌上,准备面对马上要来临的语文课。

    后面的邹发戳了戳自己的背,递了张纸条给自己。

    刘子余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林雪刚刚和君微言有些冲突。

    让刘子余有些纳闷,就林雪这人,话都不怎么说,也能和人起冲突?难不成是君微言热脸贴冷屁股,恼羞成怒。

    待会好好问问诗人就行。

    刚好诗人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用一种惋惜的眼神看着刘子余,让他有些懵,自己又怎么了。

    回到座位上,叹了口气,没有和刘子余说话的念头。

    看诗人那态度,刘子余只好问:“怎么,我有做了什么事吗?”

    诗人叹气:“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贤弟与我终归不是一路人啊,也罢也罢。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刘子余默然无语,大哥你能把话说明白点吗,他看了看林雪,然后在纸上写着『你和林雪怎么闹矛盾了』。

    君微言看了下纸条上面的字,脸色微变,冷哼了一声,在上面写下『这事是为兄之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小姑娘只是言语过于犀利,为兄挂了面子过意不去』。

    刘子余看这说法,琢磨了今天林雪和自己说的话,然后在纸上写着『是因为我吗』。

    君微言点了点头,又惋惜的看了刘子余一眼,大有一副可造之材就此浪费的神情。

    刘子余明白了,大概就是因为诗人的那本诗集引起的吧,不过林雪居然会因为自己说话,真是神奇,难道是为了报昨天一伞之恩?

    “谢谢啊。”刘子余轻声对林雪说。

    林雪面无表情,但刘子余就当她听见了,反正绝大多数时间她都是这个脸。

    就当刘子余因为林雪不会说话的时候,她清冷的声音开始传来了:“这种不愿意做的事情,直接拒绝就行了。”

    人在班级,身不由己啊。

    刘子余虽然心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

    或许是该这么做,但人际往来会不会受到影响,其实诗人也就是想分享自己热爱的东西而已,虽然过于沉重。

    ......

    九月十号也就是明天是教师节,于是中午时分班长召集了班干部,讨论一下明天应该准备什么礼物,当然小礼物就行,符合心意才是最棒的。

    “给老师们弄一支签字笔吧,简单方便还实用。”最后是袁兮兮这个建议被采纳了,班长决定他今天下午时候出去采购几支还不错的签字笔回来。

    太阳西沉,预兆着今天离结束也没差多远了,刘子余忽然感觉到有些惬意,他觉得今天过得很正常,这让他觉得少有的高兴和轻松。

    没有发生什么预料之外的事,夏鹿鸣依旧说着怪话,时不时在自己面前露个脸,像是防止自己忘记她一样;诗人还是那么爱说诗,让他怀疑他哪句话不拽点文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林雪依旧是面无表情,不过好像眼中能看到写情绪波动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嗯?什么时候这些都是我正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我以前的正常生活是这样的吗。

    刘子余惬意的表情没了,陷入了沉默之中。

    而教室里的光也被日光灯开始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