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31章 关于想不出题目但不能空着这档子事

第31章 关于想不出题目但不能空着这档子事

 热门推荐:
    “你是刘子余,你是吴立君?”教导主任看着眼前两人,有些愣住了,难怪自己看他们有些眼熟,一个高二年级第三,一个高二年级第二。

    刘子余和帽子男吴立君点了点头,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面色都有些古怪,你也成绩又好又能打?

    教导主任头疼了,带刀子不是件小事,还打的是年级第二和第三,这让教导主任看另外四人的眼神更加不好了。

    还好两人没什么大事,不然要真打坏了,那就出大问题了。

    “行了,你们两个可以走了,刘子余你看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这几个人我们讨论过后会严肃处理的。”

    刘子余和吴立君两人走了出来,两人都没立马说话,尤其吴立君想起周日自己那些台词,原本不认识才这样随便喊喊的,但现在好了尴尬了。

    刘子余顿了顿,说:“今天的事,还是真谢谢你了。”

    如果没有帽子男插手,说实话后面会怎么样,刘子余有些难以想象,不过自己对于打架这方面倒是有了些信心,这架不打不知道,一打自己心里就有数了。

    或许自己当时在厕所就能打一架,中不中刀不知道,不过把那四个打趴下那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让刘子余不自觉的回想起他扑街堂哥的社长,那一拳锤烂竹子的猛人,这人是有多强啊。

    吴立君对于刘子余的道谢有些不适应,他扶了扶帽子说:“我只是单纯对于这些校园暴力反感而已,遇到了帮一手再正常不过了,而且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你。”

    “不管怎么样,下次丧尸的币我出了,电玩王。”

    “呵呵。”

    ......

    “卧槽,你还真的中刀了,这校服洗的干净吗。”何云飞看着刘子余的背,只不过现在只有一道小痕了,现在送去医院,估计伤口都好了。

    夏鹿鸣瞅了几眼,还试图用手摸摸那道痕迹,不过被刘子余用眼神制止了。

    “我说你个姑娘家家的来凑什么热闹。”刘子余明白夏鹿鸣看自己的裸背没有害羞,但自己害羞了。

    下午的时候,就来通报了,说要严格检查管制刀具,并宣布了有关于那几人的处理方式,自然是开除了,持刀的陆航还被带走了。

    赵祁组织所有同学自觉把书包打开,然后一些学校老师就在那观察课桌或者翻找书包里面有没有管制刀具这类危险的违禁品。

    有不少带了这类东西的被没收了,人也被抓去写保证书和领处分了,不过还好刘子余这一班没有,看来虽然怪人是多了点,至少大家都是守法好青年。

    到了体育课时候,刘子余的背就成了众人的焦点,不光是何云飞和罗捷他们,他两那一寝室的人也来看了下,后面夏鹿鸣也跟着来凑热闹。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他背后的邹发所导致的,刘子余回到教室,后座的邹发很明显就看了他背后的血迹,然后询问是怎么回事。

    刘子余只说被刀刺了,小伤而已。

    邹发本来还不信,但是后面突击检查管制刀具还有关于携刀伤人的处分,就让邹发意识到,这还真是真的,伤的还是刘子余。

    然后就是追问刘子余发生了什么,刘子余便把事情经过简略的说了一遍。

    诗人听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又诗兴大发,说要为刘子余写首诗。

    刘子余肯定是当场拒绝的,林雪倒是递给自己创口贴,问要不要帮自己贴上,刘子余摇了摇头,他背上那点伤早好了,那刀又没次多深,其实就当时流了点血而已。

    “衣服的话,可以加点淀粉食盐和洗洁剂,涂抹10分钟后,清洗,血迹一般就能掉了。”林雪冷冰冰的说。

    后来邹发把这事说给了其他室友,进而大家都知道了。

    故事愈演愈烈,后面传到刘子余耳朵里,是刘子余一人大战四个恶汉,大展身手通通打趴下,但不幸后背挂了彩。

    体育课时分,众人围着刘子余,指指点点。

    “行了,我回去换件校服,顺便试试林雪的方法。”刘子余买了小袋淀粉和食盐,以及洗洁剂。

    “可惜今天不能让你领悟我篮球王子的厉害了。”刘俊叹了口气,极其惋惜。

    “妈的,就你那两三下,你天天自吹自擂干嘛。”看着刘俊在运球,但那动作有些浮夸,张杰一下就把球截走了。

    刘子余回到寝室,把黄色短袖校服脱下,找到自己的白色短袖套上。

    把校服放在盆中,按林雪讲的,在血迹处撒上淀粉和食盐,再挤出洗洁剂覆盖在什么,抹匀。

    刘子余心想,今天已经是周五了,没想到开学都有11天了,回想这其中的事,不禁脑壳有些大,总感觉区区11天,高一一年都没有这么多领自己头疼的问题。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刘子余对此再次发出质问。

    ......

    晚自习时候。

    刘子余闲的没事做,开始翻看从林雪那借来的杂志。

    “你那方法还真的挺有效果的,你怎么会的。”

    刘子余问出后,林雪看着他没有说话。

    经过好几天都相处,刘子余觉得自己发现了林雪的一个大秘密,她可能不是什么情绪管理大师,而是压根不能发出对应的情绪。

    就像现在这样,她挂起了一丝微笑,刘子余从这几天接触来看,她挂起微笑并不是自己高兴,反而她真正高兴的时候大多是面无表情的。

    虽然刘子余并不能从她脸上真正判断她是否高兴,不过有时候她面无表情的做些事情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像昨天晚上她面无表情的哼歌被刘子余听到了,虽然她立马停下来,脸上更是一点神情波动都没有,接着莫名其妙的解释起来自己哼歌的原因,让刘子余看出来她好像是被戳穿秘密的小孩子一样,因为害羞所以随便找理由来解释。

    林雪看着刘子余的眼神,发现他好像并没有其他想法,单纯就是随口问问,于是转过脸,调整自己的语气,虽然再怎么调整在别人耳里都是一样的清冷,但自己接下来说的话,总是让人有些害羞的。

    “你觉得女孩子清洗带血的衣服是什么时候。”

    刘子余很快想到月事,然后觉得自己好像又问了个蠢问题,张着嘴巴有些呆愣。

    “呵。”

    林雪发出一声轻笑。

    刘子余回过神,果然那天的笑声就是林雪发出来的,“你也会笑不是吗,女孩子多笑笑会更好看一些吧。”

    “我觉得当着女孩子的面问愚蠢问题的你,真是可爱啊。”

    “???”

    妈妈,我这是被撩了吗?

    林雪看着刘子余那副模样,忍不住嘴角挂起一丝微笑,不过这次是真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