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34章 不正常的剧本杀(二)

第34章 不正常的剧本杀(二)

 热门推荐:
    秃头大陆。

    是一片神秘的大陆,其中有忙忙碌碌的普通人,也有能搬山倒海的绝世强者。

    每一个人都以头发多少来衡量强弱,就像这片大陆一直以来流传的名言:秃头大陆,秃者为尊。

    每个秃头人都有一套严格的晋升道路,从最开始头发开始掉落的秃者境,到发际线后移的后移境,再到秃顶的秃师境,地中海的大秃师境,再秃的更多的秃人境,最后到没有头发的光头境。

    每一层境界都有其中的小境界,具体衡量是以脱发程度(例如发际线后移的厘米数)来表示的。

    而到了光头境这种盖世强者,也有一些差别在内,例如新踏入光头境强者俗称的光头强境,到传说中的琦玉境,两者的差距之大,远超前面几层大境界。

    而如今最强者是离琦玉境只差一步的秃头帝亿泽无。

    秃山岭,是秃头大陆一座普通的山岭。

    秃然客栈,位于秃山岭交通往来之处。

    近日,爆出秃山岭有秃头秘籍这种地级功法,7位秃头强者接连前往此处并入住秃然客栈。

    刘子余看着眼前的剧本,有些发愣,什么鬼恶搞前言,这剧本还能评分这么高?

    他看了看自己的角色名字,西门吹风(秃师境),又开始翻阅起剧本来。

    西门吹风是秃头大陆一个小世家的子弟,正如很多小说主角一样,西门吹风背负着血海深仇,年少时家族被灭。

    然后为复仇努力修炼,近来听闻秃头岭有秃头秘籍这种地级功法,于是来到了秃然客栈入住,试图等待机会夺得此秘籍。

    这居然很长,让刘子余看了有一会,剧本里只有一个死者,名字叫甄秃,修为比自己弱一些,是后移境。

    不过自己的角色和甄秃的关系可就不一般了,甄秃正是那年灭门惨案中参与的一员,只不过几十年过去了,甄秃还是后移境,而自己已经是秃师境的一员。

    刘子余看了看西门吹风时间线如下:

    晨阳历七七七年十月初三听闻秃头秘籍来秃然客栈入住。

    遇见甄秃,心中恨意滔天,遂准备刺杀甄秃。

    十月初六丑时三刻(约凌晨1点45,未避免麻烦我后面就直接用数字了),西门吹风潜入甄秃房内,甄秃未在,于是暗藏角落的储物柜中。

    2点钟左右,西门吹风听到有人进屋,有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本以为自己即将被发现,但未曾想那人并未搜索这里。

    接着那人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甚是恐怖。

    “到底在哪里?”

    西门吹风闻不是甄秃,故并未轻举妄动,仍然躲藏其中。

    稍许,因没找到自己想找之物,遂愤愤不平而去。

    2点15,甄秃与另外一女子入房,行苟且之事,西门吹风用秘术减弱五感,避免心猿意马,忍耐着仍然未有动作,但居然听到秃头秘籍是编造出来,差点心神失守。

    2点半,女子离去,西门吹风本想有动作,但忽闻身边有股强大气场,大惊。

    屏气凝神中已然运转功法,准备防御。

    不过脚步声忽远,过了一会,听见有人推窗关窗的声音。

    3点,西门吹风从暗藏之处出来,见甄秃蒙着被躺在床上睡着,于是凝聚全力一掌打在甄秃身上。

    听闻有人接近,没有细细检查,急忙离去,不过想来以秃师之境的全力一掌,甄秃不过后移境界,无防备下必死无疑。

    看完剧本,刘子余面色如常,虽然看起来是自己杀了甄秃,但光以蒙被没检查这一点来看,自己应该是嫌疑人而已,并不是真凶。

    翻阅自己的任务,刘子余大概对剧情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任务一:调查自己是否是真凶,如果是,请务必隐藏自己,如果不是,找出杀害甄秃的真凶。

    任务二:找出散布秃头秘籍的人是谁。

    任务三:找出来此地关于西门灭门案的另一个参与者。

    任务不多,其他还有些无关紧要的,比如隐瞒自己与甄秃的仇恨之类的,不过这种公开了也没事,反正基本上搜证都能搜出来。

    刘子余看向其他人,见夏鹿鸣一脸震惊,眼睛里透着紧张神色,翻阅着自己的剧本,又脸色忽然发红,而蠢妹妹吃着零食和夏鹿鸣一起看着剧本,脸上紧绷着,刘子余知道这是她遇到难题了的表情。

    刘子余看了看夏鹿鸣角色的名字,东方,不知道是什么修为,但是刘子余觉得这是个女的名字,所以与甄秃行苟且之事的是她?

    刘子余又看向其他人,其他人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尤其是林雪,一直是那冷冰冰的神情,连微笑都欠奉。

    刘子余感觉自己的角色像一个侦探一样的身份,自己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线判断他人有没有说谎。

    虽然有杀人嫌疑,但是基本上都不会真怀疑自己是凶手。

    又过了十来分钟,其实其他人早都已经看完了,除了夏鹿鸣和自己的蠢妹妹,两人都摆出了有些迷糊的样子,令刘子余有些头疼,看来不止自己的妹妹是搅屎棍,估计夏鹿鸣也是,最后投票说不定跟风投。

    不过这时候夏鹿鸣也看的差不多了,众人开始讨论起来。

    “这设定还挺有意思的,秃头大陆,鬼才策划哈哈哈。”何云飞笑着拍拍大腿,吐槽着设定。

    罗捷眯着眼说:“是挺有意思的,令人耳目一新。”

    “不过男人秃头还能想,女人全秃了我感觉有点欣赏不来。”吴立君嘶哑的声音,在宣告自己的直男发言。

    林雪没有说话,小口喝着自己身前的饮料,淡漠的眼神打量了其他人的神色。

    而夏鹿鸣和自己的蠢妹妹明显还游离在游戏之外,发着呆吃着零食。

    “那先自我介绍一下?”刘子余提议。

    坐在门边的罗捷起了头说:“那我先介绍一下吧,我没什么特别多的东西可以讲,我叫叶孤村,修为的话,我就直说了,是秃师境。然后我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秃头秘籍,剩下的信息我就先不说了。”

    坐在旁边的何云飞大呼:“你也太狡猾了,这等于没说吗,我来,我叫花有缺,是个散修,今年好像是六十岁了,不过毕竟是玄幻世界,我驻颜有方,看起来二三十岁而已,由于散修资源匮乏,所以我就一小小后移境而已,和甄秃一样,我杀他不会很容易,大打出手的话住在客栈的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并且这上面写着甄秃的尸体是在早上五点发现的,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正是我,我觉得凶手总不可能第一个跳出去指认现场吧。”

    吴立君那双三角眼瞥向了何云飞,让何云飞感觉如临大敌,好恐怖,这刘子余邀请的是什么人,不良少年吗?这种眼神不在黑道摸爬滚打多年,难以锻炼出来吧。

    由于刘子余只说自己会再拉个朋友进来,具体的说法也没有,何云飞并不知道这帽子男是谁。

    吴立君反驳道:“这里面是可以说谎的,你说你没有嫌疑,得调查以后才知道,这么快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我现在有些怀疑你是凶手了。”

    刘子余颔首道:“根据我玩的这些剧本杀来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杀人动机和嫌疑的,你这种说法,肯定是在隐瞒什么,具体的看后面的搜证就知道了。”

    何云飞笑笑,没有辩解,对身边的吴立君说:“哥们,到你了。”

    吴立君又看了眼剧本,开始斟酌道:“我的角色名字叫大鱼儿,年龄大概三十岁,修为也只是后移境,不过我是有杀人动机和方法的,但我这里不做说明,后面估计你们能搜出来,这也是我觉得花有缺在强行洗白的理由。”

    声音也好恐怖,何云飞暗道。

    吴立君的发言也完了,他的旁边是刘子余。

    刘子余捧着自己的剧本,说:“我的角色叫西门吹风,不过作为世家子弟,可能幼年打磨的好,三十几岁的我和叶孤村一样,是秃师境,按照这里面的说法来看,秃师境打死甄秃这种后移境不是很难,所以你们可以暂且把我纳入怀疑对象,我现在对于你们都是有怀疑的,不过并没有程度之分。”

    夏鹿鸣用店家发放的纸和笔,在疯狂做着笔记,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

    虽然刘子余感觉现在众人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除了修为,年龄之类的,甄秃的年龄和花有缺差不多,六十几岁,所以刘子余也甚至怀疑花有缺是不是就是自己任务里面说的那个灭门参与者。

    “到你了,夏鹿鸣。”

    刘子余看着沉思的中二少女,提醒道。

    “诶,到我了吗?我想想我该怎么说。”

    夏鹿鸣不复中二姿态的大胆,现在的模样就像普通女孩子被老师邀请上去解难题那样的慌乱。

    “我,我是东方,合欢谷传人,大概两百岁了吧,修为是大秃师境界,但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

    合欢谷,果然和甄秃行苟且之事的就是她了,什么都不知道,哪有这样的事,少女稳一点,现在你的嫌疑很大啊,刘子余默默吐槽。

    夏鹿鸣的旁边是林雪,她的那双被圆框眼镜遮住的眸子扫视了其他人一眼,然后淡淡开口:“凤清扬,一百岁,大秃师境,我可以一掌拍死在座所有人。”

    !!!

    “一掌拍死我这个后移境的菜鸡还好说,但你旁边的东方也是个大秃师境啊。”何云飞被林雪惊人的发言惊住了,竟然能在林雪的威势下开口吐槽了。

    “我按剧本上实话实话而已。”林雪依旧是那副样子,不咸不淡,对于何云飞的提问不置可否。

    吴立君的模样有些不好看了,不知道是因为林雪的话还是什么,本来就有些凶恶的脸因为沉下来而显得更加凶神恶煞。

    让旁边的何云飞有些坐立不安,他都怀疑这哥们是不是一个暴脾气,就要拍桌而起了。

    夏鹿鸣依旧很迷糊,她有反复翻阅着自己的剧本,刘子余观察到夏鹿鸣的剧本厚度大概是在座的最厚的一份了。

    既然是最厚的,你还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这届的新人都这么差劲的吗。

    像夏鹿鸣这种间接性中二病是真的难办,中二起来什么都可以不用管,自顾自的活在自己世界里面,但一不中二,刘子余发现她比普通女孩子还更容易害羞,好像很缺乏沟通和处理问题的经验。

    “现在光按修为来讲,就我们几个秃师境和大秃师境能在没有太大动作的条件下击毙甄秃,所以我们的嫌疑很大,但也不排除有些人隐瞒自己的修为,或者对修为撒谎,但是不是真凶的话,大家也没必要撒谎。既然大家都不怎么愿意透露个人信息,那先进行搜证吧。”刘子余提议。

    见众人都点了点头,刘子余联系了主持人。

    过了一会,有些发胖的主持人带着一堆卡片走了进来。

    他憨笑说:“你们讨论的怎么样了?”

    罗捷笑着说:“八字还没一撇呢,我们准备先搜证再通过线索追问某些人。”

    “那搜证吧,我来说下搜证规则,本次游戏有两次搜证环节,现在是第一次搜证环节,每个人都能从我这里拿走三张卡片作为证据,可以公开或者隐瞒,不过我建议不是凶手的话公开会让寻找凶手更快一些。现在我这里有8个场景的卡片可供选择,客栈大厅、甄秃房、西门吹风房、叶孤村房、东方房、凤清扬房,花有缺房、大鱼儿房,其中甄秃房有8张线索卡片,其余各四张。角色不能选择自己房间的卡片,你们谁先来选。”

    “给我两张凤清扬房的卡,一张花有缺的卡。”吴立君开口道,主持人看见他锐利的眼神,连忙抽出三张卡片给他,这让吴立君稍微有些尴尬,长这样又不是自己的错。

    “给我两张甄秃房的,一张客栈的。”罗捷道。

    接着何云飞拿了一张甄秃房的,一张西门吹风的,一张叶孤村的。

    刘子余拿了三张甄秃房的。

    夏鹿鸣拿了一张客栈的,两张西门吹风的。

    林雪拿了一张甄秃的,一张西门吹风的,一张甄秃的。

    刘子余发现自己房间里面的卡片已经被拿光,不由无语,自己应该不是最有嫌疑的吧,为什么自己的先空,不应该先看案发现场吗?而且那什么都不知道的东方一张都没拿,我怀疑在针对我。

    尤其是夏鹿鸣拿到卡片后,望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你那怀疑的眼光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又变得笃定了!我可不是凶手啊。

    尤其自己的蠢妹妹还在跟夏鹿鸣窃窃私语,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看这架势恨不得把自己绳之以法。

    刘子余也没管她们,定睛看向自己手中三张卡片。

    这好像没有什么特么大的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