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37章 终末的剧本杀

第37章 终末的剧本杀

 热门推荐:
    第二轮搜证,刘子余选择了两张大鱼儿的,一张花有缺的。

    何云飞选择了一张东方的,一张凤清扬的,一张叶孤村的。

    吴立君选了一张东方的,一张客栈的,一张花有缺的。

    林雪选了一张叶孤村的,一张大鱼儿的,一张东方的。

    夏鹿鸣选了一张叶孤村的,一张大鱼儿的,一张凤清扬的。

    罗捷则只能收下剩余的一张客栈卡,一张花有缺,一张东方的。

    刘子余看着自己的线索卡,对吴立君问:“你就是那个先天满发根的?”

    他把两张关于大鱼儿的线索亮了出来,一是大鱼儿房间有很多超出他修为的法宝,二是大鱼儿学会的一招分身术,上面写着起码秃师境以上才能学。

    大鱼儿先前说自己就是后移境而已,这就矛盾了。

    吴立君看到这两张线索卡,没有出口否认,过了一会才说:“凤清扬追的那个人就是我。”

    “你是什么时候在那偷听的。”刘子余询问。

    “两点多钟吧。”

    刘子余思索了自己最初的房间,貌似就住甄秃旁边,如果是大秃师境,这种修为还要趴窗户偷听,这剧本太奇怪了吧。

    何云飞拿出一张凤清扬的卡,有些迷惑的问:“你这卡是什么意思,逆天神秃功,你练这玩意?”

    逆天神秃功,传闻中的一种邪功,欲练此功,必先自...不,是不受资质影响,但一旦修为凝滞不前,就会遭受巨大反噬。

    林雪回答:“从邪修那找到的,剧本上说练了这种功法的还不少。”

    “这样吗,我发现这东方还真没什么嫌疑,她这张线索卡上面说她们合欢谷根据修为,每隔段时间就要和别人交合,像东方这种大秃师境,每天都要一次。”何云飞拿出得到的线索卡,嘿嘿笑道。

    夏鹿鸣听着满脸通红,而刘子琪还懵懵懂懂。

    “别笑的这么猥琐行吗。”刘子余提醒。

    “咳咳,我就是觉得设定有意思,你们搜到的东方卡是怎么样的。”何云飞听刘子余的话,马上正色起来,向其他拿了东方房卡的人问道。

    吴立君说:“就记载了合欢谷秘术,扣心术,和她之前说的效果一样。”

    罗捷笑笑:“我这线索也没太大用处,上面讲合欢谷预备谷主大选将于10月15举办。”

    林雪双指夹着卡片,放在桌上,挂起一丝微笑面对夏鹿鸣说:“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卡片上面就写了东方性格心狠手辣,对双修者只是看作熄灭欲火的道具而已。

    夏鹿鸣看着林雪,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心里有些焦急,好像自己重要的东西会被眼前这人抢走一样,连忙针锋相对的反驳道:“不,我现在知道很多了。”

    林雪看她这模样,眼神一冷:“你说说看。”

    “我觉得凶手就是你,凤清扬!”夏鹿鸣自信叉腰。

    刘子余诧异的抬起头,你又知道了?

    “说说看。”罗捷笑眯眯的吃着零食。

    “看我这张凤清扬的卡片,上面说她嫉恶如仇,她说自己去追大鱼儿没追上,但她不是说自己能一掌拍死在座所有人吗,怎么可能追不上,很有可能就是折返回来,然后发现自己的护身符被人击碎,但甄秃没死,问他事情后,发现这人是个穷凶极恶的人,于是就一掌把他拍死了!达令不也说听见了脚步声吗,这可能就是她的。”夏鹿鸣气不喘心不跳的把自己的推理说了一遍。

    刘子余摸摸下巴,竟然有那么几分觉得夏鹿鸣的说法有道理。

    众人都开始琢磨这种说法的可信度,而林雪却迟迟没有反驳。

    林雪淡定的又喝了口饮料,发现其他人好像在等她辩解,于是她说出自己的想法:“我的确是追丢了,不过这也能理解,你们知道那个分身术的作用吗。”

    分身术?

    夏鹿鸣有些迷糊,刘子余提醒,就是自己亮出来的卡片,大鱼儿学的秘术,估计当时候这货和自己的蠢妹妹在边吃边喝,根本没留神注意。

    众人看向吴立君,等他回答,毕竟他是原主。

    “我不知道。”吴立君拒绝回答。

    林雪开始补充自己的剧本上的说法:“分身术足以迷惑同等境界的高手,分不清本体是谁,我到时候可能是追踪分身去了,后面分身离本体过远,就会自动消失,我上面的时间线也很简单,4点回到客栈,其实我才是案发现场的第一个见证人,甄秃在我到之前已经死了。”

    “你逃过凤清扬的追踪后,去干什么了,大鱼儿。”罗捷眯着眼,拿着笔,对吴立君说。

    吴立军面对追问,略显沉默,然后皱眉道:“我现在回答刘子余问的那个为什么我没有去搜他那里的疑问,我的修为已经凝滞不前很久了,所以我才会到这里最后一搏,那晚我遭受到了巨大反噬,痛苦难耐,所以只能先出去杀人饮血,降低自己的痛苦,我之所以要在窗边偷听,是因为反噬的原因,导致我的五感弱了很多。”

    “难怪我这客栈消息里说,除了甄秃,还在客栈不远之处发现几名秃者境界的干尸。”罗捷亮出自己的客栈卡,对于吴立君的说法是相信的。

    “但之后呢,你说的可不是自己的时间线。”何云飞问道。

    “我由于本身遭受了反噬,所以用出分身术后,我已经没什么力量了,于是在外打坐修养。”

    对于吴立君的说法,刘子余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怀疑,这或许是直觉,命运的选择?

    吴立君把自己的线索卡拿出来,其中一张客栈卡上面就写着现在老板不是真正老板,幕后老板起码打到秃师境界,这是已经被推理出来了的,是叶孤村。

    他又将花有缺的线索卡拿出来,说:“这上面的署名是你以前的名字吗?”

    是花有缺的手扎,落款名字叫楚无香。

    何云飞点了点头,说:“我就没啥说的,我的时间线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客栈喝酒,喝到昏睡,然后四点多种才醒,就准备去杀甄秃了。”

    林雪回答:“我在两点看见过他喝酒。”

    刘子余有句槽不得不吐,为什么这里的人都喜欢写手扎,把自己干过的事往里面写不蠢吗。

    夏鹿鸣也回答:“我从甄秃房出来后看见他趴在桌子上睡觉。”

    夏鹿鸣的东方是两点半出去的,而之后,林雪的凤清扬在四点进入甄秃房,她说甄秃这个时候已经死了。

    而自己在三点对甄秃拍了一掌后就逃走了,那脚步声也有可能是醒来的花有缺前来杀害甄秃。

    但也有可能是吴立君的大鱼儿,他也是个无证人的状态。

    “你们都把其他的线索说出来吧。”刘子余思索了好久,还是没有确定的想法,于是提议道。

    其他人爆出的线索,差不多都是打家之前差不多调查的差不多了的,比如花有缺还留着几十年前与甄秃的信,这东西你还留着干嘛,何云飞说让自己把仇恨铭记于心,这样的信是一种寄托。

    不过叶孤村这边就差不多清楚了,根据后面人爆出来的线索,这秃然客栈还真就是间黑店,通过入住者的信息,他们挑出弱的、独自的修士,杀人劫货。或者把他们下魔道禁咒,当成奴隶卖出,因此这账目收入才会这么离谱,还有是另一个西门世家灭门惨案的参与者。

    众人(林雪除外)指责叶孤村原来你是个这样的黑心老板,应该吊路灯上。

    罗捷只能羞赧一笑:“不要把角色与真人看成一样的,骂角色不要指着我。”

    大鱼儿的线索就是他在找疯狂找秃头秘籍的消息,从他房里找到很多这样的纸条。

    然后就是说大鱼儿的手扎,上面写着奇怪的话,零零碎碎的话:痛苦...控制不好手脚...修为只有后移境...

    这应该就是说大鱼儿遭到反噬以后的特征吧,但这有什么意义呢?

    刘子余感觉离真相只差一步,但没想到其中关键。

    “你们说凶手是谁?我觉得刘子余挺有嫌疑的。”何云飞还是决定刘子余说不定不止拍了一掌,他为什么只拍一掌,不是学会补刀是必修课吗。

    刘子余只能说,这是剧本安排,自己有什么办法。

    夏鹿鸣吃吃喝喝放弃思考,不过时不时瞄瞄林雪,看来这少女和高冷学霸杠上了,不过高冷学霸倒是丝毫不在意她的偷窥。

    其他人也在思索,自己是不是还缺了什么线索,不断翻阅桌上的线索卡以及自己的剧本。

    林雪也不例外,她也在思索,不过思索的不是凶手,还是现在自己的心情,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虽然从她脸上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她拿起纸杯,在喝上一口的同时,眼睛悄悄瞥向正在认真思索的刘子余,这个少年的脸上写着专注,有股让人想靠近的感觉,林雪的内心在这样告诉自己。

    真是个可爱的人。

    于是她开口了:“虽然我不懂玄幻世界,但作为一个修者,控制自己的脚步声是很轻松是吧,连普通人都能压低脚步,而刘子余你说动手后,听到门外脚步声接近了。”

    话戛然而止,但刘子余懂了,那人是个连自己脚步声都控制不了的人,普通人怎么可能这个点出现在甄秃门外,门外的只能是凶手了。

    而这个人是谁,就只有因为逆天秃神功反噬的大鱼儿了。

    面对众人的视线,吴立君仍然是说,自己就在外面打坐,如果不信也没办法,剧本上就是这么写的。

    众人又叽叽喳喳讨论了一会,不过大多是剧本里面有意思的事了,而不是凶手,众人心里早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

    当夏鹿鸣被问道,为什么她的剧本这么厚,但是她一直感觉都什么都不知道。

    夏鹿鸣只好把自己的剧本大致说了一遍,好家伙,这剧本就两页说了案件,其他都是讲合欢谷的事,甚至把东方修炼到大秃师境的大致经过讲了一遍,让刘子余感觉这就是篇小小说。

    这个剧本杀众人玩了四个小时,最后把主持人叫来投凶手,四人投了大鱼儿,何云飞投了刘子余,夏鹿鸣投了林雪。

    刘子余:???

    何云飞叹了口气,深沉道:“纵使这是错误的选择,纵使万劫不复,我也待你如初,子余。”

    “,谁要你这么待我如初,快滚。”刘子余有些无语,这人估计是看大家都这么投了,所以才故意投自己的。

    而夏鹿鸣她则是笃定的说:“这是命运的选择,月之魔女接受审判吧。”

    当然最后的凶手就是大鱼儿吴立君,他无奈耸耸肩:“我这线索有些明显,除非你们联想不到那里去,不然一旦能想到这,我逃不掉的。我用分身术摆脱凤清扬的追踪后,打坐了一会,就返回了客栈。想起在窗外偷听的话,秃头秘籍竟然是假的,自己提升不了修为性命已经岌岌可危了。而这次反噬的严重让我明白已经挨不到下次了,所以就准备杀了甄秃以及幕后之人。”

    剧本杀也随着凶手的揭露而落下帷幕,众人也都有些疲惫。

    “那我先走了,再见各位。”罗捷向他们招手作别,然后只身离去。

    “可惜我和罗捷不同路,零食没吃饱,还想吃点什么,你们吃吗?”何云飞嘀咕了一下后,发现自己有些饿,于是问刘子余他们。

    吴立君摇了摇头,扶着帽沿说:“既然今天活动就这样了,那我也走了,准备回去休息一下。”

    刘子余看向另外三名少女,不过可惜的是刘子琪和夏鹿鸣两人都吃的饱饱的,刘子余也不是很饿,而林雪也跟着摇头,可怜的何云飞只能独自去觅食。

    “周一见。”林雪简单明了的道别。

    “要我们送你吗,你是怎么回去?”

    “地铁。”

    刘子余想了想地铁口好像不远,刘子余家那边就没通地铁线,所以只能坐公交车。

    “我们送你入站吧。”刘子余还是这么提议。

    林雪没有拒绝,而是直直的盯着刘子余,让刘子余感觉有些不自在。

    夏鹿鸣插在两人视线中,双手做交叉状,大声道:“,月之恶魔,禁止对达令使用你的魔法。”

    “什么魔法?”林雪面无表情道。

    “类似于东方的那种魔法?”夏鹿鸣想了半天,憋出这样的话来。

    林雪挂起一丝微笑:“你真可爱。”

    “诶?”夏鹿鸣有些不理解林雪的说法了,发出大大的疑惑声来。

    而林雪则是闭口不言,表情又回归无状态。

    “行了,你们两个,我们先送林雪去地铁口,然后我们再坐公交回家吧,我还有些作业没写完,可不想挨老赵教训。”

    “!!!”

    听到作业,刘子琪仿佛天塌了般,整个人都脱力了,要不是刘子余扶着她,她就顺势跪在地上了。

    “你又怎么了?”刘子余无奈的问。

    “我作业好像还有好多,我感觉我写不完了。”

    “蠢货,昨天你不是被我教了很多吗,都忘完了?”

    刘子琪听到这话,使劲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这回事,又恢复了精神,说:“好像我只剩一点了,哈哈哈。”

    刘子余面无表情道:“昨天我教你的你还记得多少?”

    刘子琪表情一僵,支支吾吾道:“一半?”

    然后在刘子余的注视下又变成了四分之一,最后只好承认只记得一点点了。

    不过这次刘子余没敲刘子琪的头,而是扯着她脸颊,拉开道:“真是我的蠢妹妹啊。”

    刘子琪含糊不清的说:“好痛,混蛋快住手。”

    “或许买些增强记忆力的保健品是个不错的选择。”林雪淡淡道,看着两兄妹的打闹,一本正经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有道理,我回家就跟我妈说,顺便问问这丫头是不是捡来的,为什么和我这么不一样。”

    “你才是捡来的,可恶的刘子余,我的脸都红了。”刘子琪捂着自己的脸,躲在夏鹿鸣身后,对着刘子余吐舌头。

    三人将林雪送到了地铁站,看着她走了下去后,便去搭乘公交回家了。

    地铁上,林雪抬起右手掐了掐自己的脸颊,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