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39章 风开始起伏的周二

第39章 风开始起伏的周二

 热门推荐:
    刘子余不知道为什么发型的改变会对人的影响这么大,就像林雪。

    明明只是换了个长发,为什么现在挂起一丝微笑,眼角也学会了微微下垂,完美的掩盖了自己眼神里面毫无波动的异样。

    一个晚上,练就正常人的微笑。

    这也是你能办到的事啊,林雪同志。

    刘子余觉得今天的林雪身上高冷的气势弱了很多,甚至在她笑的时候心里还不自觉的向她打上有些温柔的标签。

    见鬼,甚至连今天的风也跟着温柔起来。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今天的体育课不好打羽毛球了,甚至连乒乓球也不能打了,因为地下乒乓球室的铁丝网只能挡球,不能挡风。

    “这样的头发有一点不好,就是起风的时候难以控制。”林雪冷不丁的说。

    刘子余木木的点点头,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按你昨天教的?”

    “我昨天教的难道不是露齿的笑容吗。”

    “两者有区别吗?”

    “区别大着呢,你这种笑,属于恬静的那种吧,而我那种,属于开朗的,不过能笑就好,虽然我感觉你不是出自真心。”刘子余展示了自己的笑容,又迅速收拢。

    林雪的微笑也很快消失不见,悄声说了一句:“笑挺累的。”

    不过刘子余还是听见了,但是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啊,这样装出来的微笑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笑容应该是从内心释放的吧,而不仅仅是脸上。

    不过也因为林雪练会的笑容,刘子余今天发现她旁边的新同桌赵姚姚已经开始主动找她讲话了,不过可惜的是,林雪光学会了笑容,却改变不了声音。

    如果语气里没有了喜怒哀乐,对自己对他人都是种困扰吧。

    想起夏鹿鸣早上说的月亮的诅咒,现在想来也颇有道理。

    天上宫阙,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明月不可攀。

    不过自己能做什么呢,真的有必要做什么吗。

    刘子余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刹那都有些灰冷了,多管闲事的下场可不见得有多好。

    “昨天,有些谢谢你了。”

    听到没来由的道谢,让刘子余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又做了什么帮助林雪的事吗。

    “笑容。”林雪言简意赅。

    教的让她感觉到累的笑容也是值得感谢的吗,刘子余沉默了。

    于是他决定深入一步:“你什么时候开始不会笑的?”

    林雪沉默着没有回答。

    “不至于从小开始吧。”刘子余见林雪不说话,或许每个人都有难以吐露的心事。

    “我不知道。”林雪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清冷,但刘子余却感受到了悲伤。

    “我会帮助你的,你现在不笑也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真正的笑出来的。”刘子余感觉自己说话有时候有些不过脑子,就像现在一样。

    林雪看了看刘子余,然后挂起一丝微笑:“其实这个笑容我练了很久。”

    “不是出自内心的笑有什么意义?”

    “至少在别人看来,微笑都没有的话是不礼貌的。”

    “笑又不是奉承给别人看的。”

    林雪又开始沉默,自己的笑容什么时候开始是为别人而扬起的?

    母亲的叱责,自己摆脸色?

    父亲的不理解,远比家庭更重要的工作?

    教室的窗户并没有关紧,突如起来的风,将书页刮的哗哗响,将林雪的头发吹起,遮住了半张脸。

    “你能教我笑吗?”

    “好。”

    刘子余点了点头,林雪转过有些狼狈的脸,圆框眼镜后的眼睛波光流转。

    ......

    不过这或许不是个轻松平常的任务,中午,刘子余三人照例的闲聊。

    “教那个高冷学霸笑啊,这太难了,我自己虽然会笑,但教一个不会笑的人笑我却不知道怎么教起。”何云飞露了个笑脸,几颗大白牙对着刘子余和罗捷显摆。

    罗捷想了想,说:“笑这种东西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或许我们应该弄明白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笑不出了。”

    “何止不会笑,我坐了这么久的同桌,除了无表情和那熟稔的挂起一丝微笑以为,我还没见过其他表情,例如皱眉之类的。”

    “说不定是不笑猫的诅咒。”何云飞煞有其事的说道。

    “不笑猫?”刘子余有些疑惑,又是诅咒?

    “一个猫的雕像,只要献上贡品,就能实现愿望,说不定林雪就把自己的表情献祭出去了。”

    见刘子余好像在揣摩这种事情的可能性,罗捷忍不住提醒道:“这和我看的一部动漫一样。”

    “咳咳,我这不是说了是说不定吗,假设而已,很多动漫的设定也是从现实而来的吧。”察觉刘子余不善的眼神,何云飞解释道。

    “总而言之,解铃还须系铃人,问林雪才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吧。”何云飞终于提出了个很有道理的提议。

    不过刘子余已经问过了,但林雪却显得很沉默,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不想开口。

    “或许真是月亮的诅咒也说不定。”刘子余半开玩笑道。

    “这不是你想要的正常生活啊,子余。”罗捷笑笑。

    “谁知道呢?”

    ......

    体育课。

    夏鹿鸣骨碌碌的大眼睛,紧紧盯着林雪,让林雪感觉有些不自在,一般人早在她的气势下就逼退了,哪有人会像夏鹿鸣这种。

    “你的诅咒很深啊,是什么时候向月亮许的愿?”夏鹿鸣表情严肃的说道。

    “月亮,许愿?”林雪歪了一下头,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卖萌手段。

    “哼,月之恶魔,你的谎言只能偏过达令,而不能逃脱我星光魔法使的慧眼,你的命运线上捆绑的诅咒早已经根深蒂固了,不是主动许愿那是什么?”

    “我是来找你教教林雪怎么笑的,不是让你来犯中二的。”见夏鹿鸣越说越离谱,刘子余忍不住敲了敲她的头。

    夏鹿鸣忍不住发出啊呜的一声,不过林雪这个时候开口了:“我小的时候,奶奶过世的那个时候,月亮确实很大很圆。”

    “嗯?”

    “或许那个时候我许愿了吧?许愿自己要坚强,不能哭?”

    “这和你不会笑有什么关系?”

    “可能是月亮一并夺走了!”夏鹿鸣捂着头笃定道。

    “是因为奶奶的死吗所以难过才许愿不哭吗?”

    “不是,是因为父母。”林雪面无表情的说道。

    “咦,好浓的怨气!”夏鹿鸣故作惊讶道。

    刘子余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追问下去,不过很快夏鹿鸣就帮了自己。

    “难不成你父母不给你奶奶进行葬礼?真是丧尽天良。”

    “那倒没有,只不过是在跟兄弟姐妹争夺奶奶的遗产而已。”

    “真是可恶啊。”嫉恶如仇的夏鹿鸣握住林雪的手,说:“月之恶魔,你放心我一定会沟通星光,看有什么办法能清除你的诅咒吗,不过达令是不可以的,他是我的!”

    真是大胆的宣言啊,少女,还有,我就在旁边啊。

    然后夏鹿鸣的脑袋又被刘子余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