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40章 主动出击才能摆脱败犬的命运

第40章 主动出击才能摆脱败犬的命运

 热门推荐:
    “所以说你也会高兴难过,只是从脸上表现不出来。”

    “那什么时候会高兴呢?”

    “该高兴的时候。”

    “......”

    看着刘子余沉默的样子,林雪发出一声轻笑。

    “这样的嘲讽的笑声就是你高兴的时候发出的?”

    “或许以后还能发出其他笑声也说不定。”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之前我可连这个都发不出。”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遇见你的时候。”

    刘子余老脸一红,按住夏鹿鸣想冲过来的头,皱眉说:“我说严肃正经的,你能不能认真点。”

    “可是,我第一次发出这种笑声就是和你坐同桌的时候。”

    “是...是这样吗。”刘子余略显结巴。

    “或许我待在学习委员身边久一点就自然而然学会其他表情了。”林雪微笑着说。

    面对如此大胆的发言,夏鹿鸣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道:“月之恶魔,我会帮助你的,所以你就不要再纠缠达令了。”

    “呵呵,魔法使小姐你放心,我现在对你的达令好感度还不足以成为男女朋友的程度,而且你们也不是男女朋友,不是吗?”林雪的话仍是这么直白。

    不过还是本来就有自知之明的刘子余有点受打击,不过林雪确实说的对,像自己,如果说就现在林雪对自己表白,自己会接受吗?

    刘子余看了看林雪,细致柔顺的长发,散落在肩上,瓜子脸上布着清秀的五官,属于那种越看越好看的那种。

    面对这样的林雪,刘子余把不会接受的心思放了下去了,选择用或许接受来代替。

    “男女朋友,我和达令的渊源可不是这种俗世的关系可以表达的!”面对林雪的话,夏鹿鸣有些无可反驳,不过她还是自有自己一套理论。

    “是这样吗,那可真是羡慕你啊,不过我只是他的同桌而已。”

    刘子余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慢慢偏离了主题。

    “我们不是来教林雪怎么才能从心底来笑的吗?”

    “达令,我说了月之恶魔这是诅咒,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

    刘子余:(●––●)

    刘子余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有些混乱了,果然跟着中二病久了,思维已经不能从正常人及时切换了。

    “你先消停会,让我想想,如果按照一般都逻辑来讲,一定是因为心结的原因,所以只要解开那个心结,说不定,林雪你就能控制你的表情了。”刘子余抬起一只手掌对着夏鹿鸣,示意闭嘴,然后另一只手捂着头道。

    “心结吗?抱歉,我不清楚。”

    “例如父母之类的,你不是说你父母在你奶奶...额,算了,这档子事不提也罢。”

    “然后呢,如果真是父母,该怎么解决?”

    “谈心之类的?或许...”

    “那或许就无法做到了,我的妈妈啊,在几年前就走了,而另外一个人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呢。”

    林雪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平淡,不过说出的话却让刘子余有些哑口无言。

    夏鹿鸣好像和林雪开始有了共情,眼中都开始泛起泪光:“月之恶魔,你真是可怜,其实,其实我的爸爸,他也...”

    “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我的妈妈在几年前,也许是受不了我,也许是受不了这个家,所以她离家出走了。”林雪依旧是那么清冷,清冷中带着让人难以靠近的距离,这种距离是现在中无论靠的多近,但也消除不了的隔阂。

    ......

    刘子余发现林雪的事情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一些,甚至说自己感觉自己插不进手。

    晚自习,静悄悄的,只有沙沙的书写声以及翻页声。

    与灯火通明的教室不一样,外面漆黑一片,仿佛有一个吞噬所有事物的怪兽一般。

    刘子余心不在焉的写着作业,旁边林雪也是正在写着自己的习题,解题的速度还是那样快,让刘子余清晰的感觉到两者之间的差距。

    林雪仿佛已经是习惯了,就算是没有表情那又怎么样?甚至连早上有些温柔的微笑都懒得露了,又变回了从前的样子,她也不在意自己的新同桌在体育课后都没再主动找她聊过天。

    自己真的能帮助她吗,作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的我,真的负有拯救他人的能力吗。

    自己又不是夏鹿鸣这样的中二,可不会魔法,或者能够和奇奇怪怪的东西交流,自己最多是比一个普通高中生在学习方面强一点罢了。

    这样的普通人,连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吧,我只是个会说大话的小鬼而已。

    刘子余沉溺自己的脑内剧场中,心情愈发沮丧。

    手掌被硬物戳了戳,是一支黑色的笔,笔旁是草稿本,草稿本上是娟秀小字。

    看着林雪写的‘帮人也是有限度的,超出自身能力便无需自责,我很感谢你哦’,刘子余会心一笑。

    不过看到后面还有几行小字,上面写着‘我下午说的可不是假的,我对于坐你旁边很满意,或许久了,我也会慢慢改变,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报酬都行,包括我自己(*/\*)’。

    林雪看着慢慢涨红脸的刘子余,把本子拉了回来,随后撕掉了这页,漫不经心道:“我开玩笑的。”

    ......

    早晨,没下雨,又是晨跑。

    刘子余没跑多久,依旧是那个少女追了上来。

    夏鹿鸣生气道:“达令,你又和月之恶魔靠近了一点。”

    刘子余回想起昨天林雪调戏自己的那回事,不禁有些薄怒:“她真是个恶劣的女人。”

    “嗯,是的是的。”夏鹿鸣听到刘子余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刘子余扭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她,说:“你也不是个什么正常女人。”

    “哈,我可是魔法使,当然不是。”

    “你弄清楚啊,我可不是在夸你!”

    “是吗,诶嘿嘿。”

    少女傻笑着,刘子余有些无奈。

    夏鹿鸣回想起昨天晚上和大姐头楚含韵的对话,主动出击才能逃脱败犬的命运,这也是为什么自古青梅不敌天降的原因,主动即是胜利!

    所以少女决定主动出手,达令是我的!

    少女狡黠的目光盯住了刘子余的手,好,就从手出发,就这么扑上去,用双手握住这个男人的手,冲啊,夏鹿鸣。

    刘子余忽的听见背后有人叫自己,于是停下了脚步,接着却看见夏鹿鸣朝自己面前猛扑了下去,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了少女的哀嚎声。

    于是刘子余的清晨又在校医院度过了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