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42章 林雪的周五

第42章 林雪的周五

 热门推荐:
    七点钟的闹铃响起,林雪从床上坐起来,稍微愣了会神,便穿上拖鞋去往洗漱台洗漱。

    大概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又回到自己卧室的梳妆台上,对着镜子扎起单尾麻花辫来。

    扎的时候偶尔也哼着一段小曲,这小曲是昨天晚自习时候刘子余不经意所哼出来的,自己倒是把旋律记清楚了。

    扎好麻花辫后,对着镜子稍稍整理一下自己的着装,背上书包后,提了瓶牛奶,带了个面包便草草在路上结束早餐。

    一般来说在七点五十左右,林雪就会来到教室,这个时候一般来讲,刘子余还没到,他大概会在响铃前三到五分钟赶到教室,这是林雪通过观察得出来的结论。

    无事的扫扫教室周围,或是成群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或是单独在作为上坐着自己的事。

    就像林雪眼中的夏鹿鸣,一个奇怪的女生,有时候有些令人吃惊的直觉,看似荒诞的言语却指向最深处的真相。

    这个少女前天摔的伤,现在已经差不多好了,痊愈的能力真令人羡慕,或许是魔法的力量也说不定,毕竟是什么星光魔法使吗,林雪暗暗想到,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

    夏鹿鸣此时正在昨天忘记写的今天得交的作业,格外认真,只是那速度确实让人不忍直视,至少在林雪眼里是这样。

    看着她长长的打了个哈欠,还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令林雪也有些想打个哈欠,不过想归想,自己可能已经失去打哈欠的能力了吧。

    昨天听刘子余的朋友好像是叫楚云飞,还是何云飞,对另外一个他的朋友,自己记得是叫罗捷,控诉刘子余的渣男行径,倒是挺有意思的。

    爱交朋友的少女?跟自己恰好相反呢,没必要的事情不用记,没接触的人不用理,朋友什么的,自己有吗,也许刘子余是吧。

    林雪握着笔,在草稿本上随便书写画画,用来打发时间。

    七点五十五,刘子余赶到教室。

    林雪看着他露出的笑容,打心底就有点舒坦,让她自己也有些想笑的冲动,是个很神奇的少年,自己从未遇见过的那种,所以自己才会说坐他旁边久一点,或许自己能改变很多。

    “早上好。”少年笑着拉开座位对着林雪说道。

    林雪点了点头,然后又回复道:“早上好。”

    林雪自己其实是不大习惯回复别人的,除了有时候觉得这没什么太大意思,更多的是心里可能已经没有了这种本能。

    所以自己在别人眼里总是冰山一块,这也是在所难免的吧,又不会说话,又不懂礼貌,眼神啊脸啊总是冷冷的,这样的自己人们选择远离也不是一件多么令人惊奇的事情吧。

    而左边的这个少年,呵,有时候还真喜欢絮絮叨叨,有时候还要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有时候对于别人的热情还不懂得推脱,有时候还喜欢莫名其妙的帮助别人。

    但自己却不反感,甚至挺喜欢听他说话,林雪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要说是男女情爱的话,林雪是不认可的,因为自己对于刘子余并没有那种心思,她对于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没有强烈的热衷,现在的距离刚刚好,不过自己是不是会太狡猾了点呢。

    如此心安理得的接受少年的好意,或许自己应该报答他,但如何实施,哪怕是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如果实在是不知道的话,任他所求也行吧(笑)。

    林雪觉得自己的心远比表情活泛,虽然可能相比刘子余来说,喜怒哀乐的程度会低很多吧。

    上午的课,由于很多自己都是已经预习过了的,听起来有时候有些重复枯燥,所以自己更喜欢先做自己的事情,到了有自己不懂的或者觉得有意思的时候才会留神聆听。

    偶尔上课的时候,自己也会瞥瞥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人,不然为什么自己会有一叫做观察日记的本子,不过观察日记并不局限于观察人,还有有意思的物,自己做不成有意思的人,看到别的有意思的事物,记载下来对于自己来说也是种慰藉。

    这个班级里面有意思的人也不少,很多或许刘子余都不熟,但自己在观察中会留意到,虽然名字什么的自己没记住,也有自己不去记的因素吧。

    人只在某一时刻会有趣,物也是,自己只留心有趣的那一段,而不去对于始终留神。

    但对于左边这个少年,自己却开始对于一些不有趣的地方也开始注意了,真是奇怪,不过他就是个奇怪可爱的少年。

    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快慢永远不因为人而定。无论是谁,都会被时间击败,化为尘埃。

    林雪不是个喜欢结群的人,所以体育老师解散自由活动后,林雪会随心到处逛一逛。

    偶尔也会有一些有意思的场景,像自己有几次看到诗人,好像叫君无言还是君微言,一个人站在学校花圃旁边,以一种孤高的眼神望着天,或者盯着地。

    有时候也会在荷花池旁,以一种仰慕的样子在旁边踱步,脑袋里面在构思一些精妙的诗句也说不一定。

    新城一中是沿江而见的,在教学楼天台上或者后校门那边的长栏那边,是可以看见那条奔涌的大江,以及那座跨江大桥。

    林雪今天不想去,因为现在看到了更加有意思的事情。

    刘子余和他的两个小伙伴,还有两个少女,其中一个是夏鹿鸣这个夏日身穿两件衣服的奇怪家伙,另一个是过耳短发,肤色是健康小麦色的活力少女。

    至于为什么说是活力少女,是女人的直觉。

    林雪没选择靠近,而是隔着一些距离观察着,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不过光看场景就觉得很有意思了。

    两个少女之间隐隐在对峙,那个短发少女就是那个爱交朋友的新生吗,可以写进观察日记,怎么写呢。

    『朋友这种事物,存在相互利用关系,不过到了不斤斤计较的地步,就成了友谊。』

    刘子余好像答应了什么,让短发少女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是交上第一百个朋友了吗,虽然自己完全不明白这样的意义在哪,这些朋友能有几个是真正的呢?

    光以数量可是不行的,但林雪觉得她交上刘子余这样的朋友绝对是一种幸事,她是打心底就这么认为的。

    下午七时,暮色苍茫。

    再过不久,天晚会更早了,刘子余闲话倒是多,自己也有时候会应答他,虽然一直由他主动开口会很不好意思,但自己的确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他在以他自己的方式帮助自己,自己是知道的,不是随口的承诺,而是说出口就准备付诸行动,这样的人,难道不是一个奇怪的人吗?

    也许自己的高中生活也不正常吧,本来独自一人便可以,但偏偏很多人就这么有意无意的撞进了自己的生活。

    林雪笑了笑,刘子余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