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43章 下一个星期就要隔着过道的周六

第43章 下一个星期就要隔着过道的周六

 热门推荐:
    晚自习上,刘子余有意无意跟林雪说上几句,比如他就吐槽了马不菲这个爱交朋友的奇怪家伙。

    这少女居然和他们一节体育课,还被她找到了自己,冲上来就是一句,哈,这是第三次见面了,怎么样,做我第一百个朋友吧。

    然后夏鹿鸣直接出来给了她一个多手怪人的称号,让马不菲有些迷惑,为什么是这个称呼。

    夏鹿鸣还煞有其事的解释,正所谓兄弟如手足,那朋友也是,朋友多了不就是多手怪人吗。

    马不菲嫌难听就和夏鹿鸣争论起来,说什么正义使者也有很多伙伴,比如每当人们遇到危险了,总会呼叫超级飞侠,为什么她朋友多就得被称呼为多手怪人,没道理的。

    最后两人越讨论越离谱,让刘子余异常的头疼,而马不菲这人真的是百折不挠,明明已经一天过去了,如果真要找最后一个朋友,早该找到了,这是赖上自己了吗。

    而且刘子余虽然没看到人,却有感应到附近的窥探,担心风言风语之类的,再加上刘子余对于马不菲的印象其实也不差。

    她是个干净爽朗的孩子,至少笑的让人觉得就很纯净,面对这样的女孩子,讨厌之类的情绪很难升起吧。

    所以刘子余最后答应了马不菲的请求,完成了她高一刚踏进这个学校时定下的远大理想。

    马不菲志得意满的离开了,笑容灿烂。

    刘子余开始对着林雪吐槽,自己有预感这是接下了一个大麻烦,自己真是不擅长拒绝太过热情的人。

    林雪便开始笑了,不是微笑,是笑,与正常人无疑的笑。

    于是乎,刘子余呆住了。

    林雪笑起来,原来也会不自觉的将眼睛往月牙般眯着。

    雪山化成了清泉,荡漾在心间。

    不过她的笑容止的很快,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让刘子余以为刚刚或许是错觉。

    所以刘子余忍不住追问道:“你笑了是不是,你刚刚笑了?”

    林雪点了点头,刘子余嘴角忍不住勾了上去,自己算是成功了一步吗。

    “那你还能再笑一下吗?”

    “不能了。”

    清冷的声音又把刘子余的心浇冷了一些,但起码刚刚不是幻觉,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然后晚自习下课,何云飞带着一丝坏笑的找到了刘子余说:“好兄弟,对不起,我没能保住你。”

    “?”

    看着刘子余疑惑的样子,何云飞扫视了下周围,神神秘秘的侧耳小声说道:“你被袁兮兮计入纪律本上了,周日老赵茶会,说不定有你一员。”

    (°Д°)

    该死,晚自习光顾着开导林雪去了,忘记了还有一位巡视整个班级的监管人。

    “不是说三次才会被请吗。”

    “你觉得这个星期你没有三次吗,学校不是无法之地,谈情说爱请到别处,你个该死的现充。”

    刘子余心累的接受了这个结果,这或许就是烂好人的报应吧。

    ......

    九月十九号,周六。

    为什么高中学生没有双休,刘子余有时候也会去思索这样的问题,但双休了就不会有月假了吧,所以集中起来的假期才是最棒的。

    林雪早上竟然也有些晃神,从她有些呆滞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了,不知道脑袋里面在想些什么。

    想来周日还得来学校,刘子余就感觉胸口痛,不知道这周有几个好兄弟陪自己在榜上有名,不会就自己一个周日接受赵祁的狂轰滥炸吧。

    果然,休息日还要上学,太痛苦了。

    “你怎么了?”林雪轻声询问道。

    说来奇怪,照何云飞所说,袁兮兮本子上并没有写自己和林雪说话,而是写着自己对林雪说话,因此周日的话,林雪是不用来学校的。

    “晚上你就知道了,我们应该好好读书,少说点话。”刘子余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贤者状态,全身心的无欲无求。

    林雪看着他的模样,看了有三四秒,可能是没看出什么来,歪了下头,眨眨眼睛。

    刘子余自然是注意着林雪,果然她有开始恶意卖萌了,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动作,让刘子余居然觉得有些可爱。

    恶意卖萌,可耻啊,可耻啊!

    你的人设崩了啊,快给我回归冰山学霸去。

    “今天周六了哦,下个星期你就要去那边了吧。”林雪指的是第6列的位置,到时候就是隔着一道过道了,那讲话什么的,估计要大动作了。

    刘子余思索了一下,下一周继续像这一周的话,那岂不是在袁兮兮本上小六天,天天有爷名?那老赵可不会放过自己了。

    “怎么,你有些寂寞了吗。”刘子余打趣道,他倒是像看看林雪面对这样话语的反应。

    谁知林雪居然点了点头,薄唇轻启:“我可是会想念你的。”

    要不是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刘子余还真有些信了她的鬼话。

    看来面对这样的话,说不定林雪会主动反击,可怕的女人,脸皮居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厚,自己开始很难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来。

    “这种话我可是只对你说过,夏鹿鸣的达令。”林雪像是看穿了刘子余的心思,又面无表情的补充了一句:“我也会害羞的。”

    刘子余:......

    说出这种令人误解的话来,刘子余差点都自我感觉良好到认为林雪对自己有意思了,但青春皆是谎言,别看某些人当下说的信誓旦旦,其实不过是为了搪塞你的借口罢了。

    关键你说就说了,还得添上一句夏鹿鸣,是很享受这种背德感吗,真是个可怕而且变态的女人!!!

    ......

    下午最后一节课,老赵拿起袁兮兮的纪律本,开始点名哪些人周日要来和他相聚,当然刘子余正在其中,逃是逃不掉的。

    林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刘子余无奈的耸耸肩。

    晚上回家的时候,夏鹿鸣很是生气,说什么达令已经被月之恶魔的邪恶力量给慢慢腐蚀了,这样下去太糟糕了,得接受纯净洗礼。

    不过当刘子余问,该怎么洗礼,夏鹿鸣就开始支支吾吾了,也没说明白什么,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两人很快就坐上公交车离去,林雪又一次从窥视他们两人的角落走了出来,不过表情有些出神。

    夏鹿鸣回到家,兴奋的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又摆出了几个中二的姿势来,顺便还去了几个奇怪的名字,什么精神粉碎波,世界大放逐之类的。

    然后就开始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手掌,时不时收缩两下,似乎在回味什么。

    “你又怎么了?快去洗手吃饭。”

    “好的,母上大人。”

    站在水龙头边,夏鹿鸣认真的想了想,还是只洗左手好了,右手还有达令手掌的温度呢,嘿嘿嘿。</>